陈平:推动中国民间艺术“走出去”

人物 牛楚云
“我不能用殚精竭虑来形容,但几乎是倾尽所有”


2017年6月,陈平在河南省汝州市张公巷的汝窑遗址。图|受访者提供

陈平:推动中国民间艺术“走出去”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牛楚云

萨拉热窝已经入夜,在机场错过了接机人的陈平孤身一人拖着行李箱,穿着高跟鞋无助地走在大街上,寻找能住下的地方。

回忆起8年前自己第一次去波黑的情景,陈平至今仍然心有余悸:“那个场景让我想起来一部老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心里念叨着,不会有人打劫我吧。”

几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陈平每年都要奔波于世界各地,探寻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民间艺术,筹办艺术节、组织学术研讨会。

陈平拥有很多很国际化的头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全球副主席、中国区主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咨询专家;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专家;德中文化发展促进会会长。此外,她刚刚就任暨南大学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同时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院的国际民间艺术创新中心主任,以及国内多个高校的特聘教授。

总结这十几年的付出,陈平说:“我不能用殚精竭虑来形容,但几乎是倾尽所有。”

IOV的首位华裔“财长”

陈平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22岁从北京广播学院导演专业毕业后,去北京电视台做了记者、编导,因为形象好,有时也会出镜主持。这份工作陈平做了八年,作为台里文化和体育口的编导和记者,她经常接触从事文化行业的外国人,并认识了前夫、来自德国的建筑师霍夫勒。

1997年,陈平追随霍夫勒移居德国海德堡。她原本打算去海德堡大学攻读西方哲学,但是孩子的出生使她停下了先前的计划,成为一名全职家庭主妇。

但陈平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喜欢文字的她在博客上写散文、游记、随笔,记录自己的生活。她还在一些中国的家居育儿类杂志上开设专栏,分享自己的作为妈妈的经历。在克服语言障碍后,她进入了德国记者协会(DJV),成为唯一的华裔记者会员,并开始尝试用英文和德文给德国报纸撰写有关亚洲文化和生活类的文章。

有一次,陈平看到德国街头堆放着一堆粗制滥造的瓷器,注明“中国景德镇”,一大堆不过才卖一百多马克。相比之下,她在博物馆里看到的却是德国人对于传统艺术的珍惜与爱护。这种反差深刻刺激了陈平。

200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陈平结识了IOV的创始人和秘书长亚历山大·外格。

成立于1979年的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是一个多年来致力于世界各国民间艺术保护、挖掘与非遗保护的非政府组织,在全球拥有一百多个会员,是联合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的咨询机构,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正式合作机构。

应外格的邀请加入IOV后,陈平有机会参加很多学术论坛、博览会、艺术节,结识了许多艺术家、手工艺人、艺术团体的负责人和学者等。在一些学术论坛上,与会者常常因观点不同吵得面红耳赤,但最终却往往能达成尊重并传承民俗文化的共识。而这些平台上却鲜有中国人的身影,这让陈平开始有了一个想法,成立IOV中国分会,让中国的传统民间艺术“走出去”。

2007年,陈平当选为IOV的财政执行官,顺利进入IOV执委会,成为该组织历史上第一位“财长”。她做了一个决定:回国寻找、挖掘不为人知的中国民间艺术,并展示给世界。她的理由是,在各种国际民间艺术节上,来自中国的民间艺术团体非常少。她想让中国的民间艺术在世界大放光彩,并增进世界对中国的了解。

怀揣着推广IOV和让中国民间艺术“走出去”的理想,时隔10年,陈平再次回到北京。她把自己的家变成了临时办公室,像当年在电视台那样,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单枪匹马完成了从撰写IOV宣传材料到翻译、印刷、设计画册的全部工作,并自掏腰包组建团队,开始了民间采风和田野调查工作。

2008年3月,在朋友的资助下,陈平邀请了六个国家的执委成员,在北京召开了IOV执委会议。

两个月后,汶川地震发生,陈平在地震发生的第三天写出一份策划案,她想举办一场关于“如何保护濒危中的文化”的文化论坛。经过半年的筹备,2009年初,论坛在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正式举行。陈平做了精心策划,她请来了羌族的老释比,还有来自美国印第安部落的酋长,让两位不同语言、不同宗教、不同文化的族长来为论坛祈福,而且敞开门让当地的藏民和羌族民众进入会场来展示他们的绣品。

2016年,在意大利第四大城市维罗纳举行的“国际街头体育节”开幕式上,维罗纳市市长向陈平介绍,维罗纳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并问她:中国有这样的故事吗?

“我们不但有,而且比你们的更凄美。”陈平讲了牛郎织女的故事。

两条腿走路

从2008年开始,陈平先后策划、主持或参与了美国盐湖城世界青年大会、波黑都卡特国际民俗艺术节、九寨沟濒危文化保护国际论坛、南京世界青年文化遗产保护大会等活动;她还将中国的许多物质文化遗产和来自不同少数民族的歌舞团带到国际舞台进行展示、表演。

2009年,在陈平的提议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开始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的“世界记忆名录”,并于2015年10月成功入选;2011年,陈平创立了中国第一个由国际非政府组织、中国行业协会等共同合作的“四川洛带民间艺术保护中心”,将石雕、砖雕、木刻、玉雕等行业中的雕塑大师聚集起来,力图让这些中国民间艺术形式和人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传承。

陈平十分珍惜每一次展示和推广中国民间艺术的机会,不论是艺术节致辞还是与专家学者讨论,她一次次发出呼吁,“希望大家了解中国、中国民间文化,跨越语言、宗教和地域,以尊重的姿态了解并接受”。她认为,尽管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但中国人在国际场合却比较缺乏文化自信。

“我开始也是低调、谦虚的人,后来我觉得,我代表的是我的民族,所以我要发声。”陈平还意识到,她不仅需要发声,还要尽可能增加自己发声的分量。为此,她开始更多地学习并形成自己的理论与学术思考,并不断拓展新的平台。

2010年,陈平加入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该组织负责古迹遗址保护和修复,对各国申报的世界文化遗产进行评定。

“传统的手工艺虽然精致,但是与时代脱节,绣片很美,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收藏家;对于绣娘来说,卖不出绣片就代表着这门技艺将衰落。”带着这样的认识,陈平开始着手研究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可持续性发展、文化遗产的推广途径和方式、如何推动文化遗产向创意产业转化。

陈平认为,对于文化遗产的保护应该“两条腿走路”,抢救要及时,发展也很重要。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文化遗产也需要发展,在保留文化精髓和要素的同时,进行实用性的改良。

今年4月,陈平加盟了暨南大学并创办了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研究院,她希望能够建立全世界最高端的民间文化学术研究平台,邀请各国顶级学者到中国来进行学术交流。未来,她还希望与布拉格大学、维也纳大学、海德堡大学等高等院校加强合作,共同开发并销售关于中国民俗文化的创意产品。

对于陈平来说,经历的丰富和认识的深化只会让她更加坚定地去做好自己要做的事:让中国民间艺术得到更有效的保护和传承,并更好地“走出去”。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07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