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让贵州“动起来”

观察 杨光振
贵州交通正在呈立体化、快捷化、多元化转变,大交通开始不断释放大活力,彰显大效应,它还将会给贵州带来哪些嬗变呢?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随着贵州立体交通的网络基本建成,中国西南内陆交通枢纽的地位和作用已显现。初步形成“覆盖全省、通达全国、内捷外畅、无缝衔接”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贵州步入了交通便捷的高速时代,也迈入了经济发展的快速时代。

 


 “世界第一高桥”北盘江大桥201612月通车。

 

俯瞰今天的贵州大地,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在山河之间紧密相连,把山里的贵州与山外的世界紧紧相连。

2015年12月31日,贵州省成为中国西部首个高速公路“县县通”省份。2016年底,贵州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5433公里; 在中国14个非水网省市中,以建成851公里高等级航道里程而居首,改写了贵州无高等级航道的历史;贵广高铁、沪昆高铁的开通将贵州带入高铁时代;民航机场覆盖全省九个市、州和贵安新区。

贵州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平均桥隧比分别达45%和85%以上。

贵州山高、谷深,92.5%的国土面积为山地和丘陵,据交通运输部《2015年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贵州境内有各类桥梁17000余座,几乎包揽了当今世界上的全部桥型。另有统计称,在世界大桥高度排行榜前100名中,中国有80座,而其中40座在贵州。贵州堪称“桥梁博物馆”。

由于桥梁和隧道占比高,贵州修路的难度、成本也就比其他省份更大,每公里高速公路平均造价比中国平均水平都高出50%左右。

修路难,但修路的决心却更胜从前,从2008年开始,贵州省财政以10亿元为基数,每年按照10%递增,安排专项经费用于高速公路项目建设,地方政府债募也优先用于高速公路建设。

贵州在全国率先将“PPP模式”应用于交通项目建设,既降低了政府债务,破融资难题,又引入了强有力的建设、管理队伍,形成在国内多个省份复制推广的交通建设“贵州PPP模式”。

时下,贵州形成了“覆盖全省、通达全国、内捷外畅、无缝衔接”的交通体系,进入交通高速时代。

2017年春节,陕西人何庆元从家乡出发,一路南行,自驾游贵州。“没想到贵州的交通发展得那么快,真是太方便了!”何庆元对贵州的印象就此刷新。

 

路畅通,谋发展心思在跳动

2017年春节后,在广州从事餐饮服务的贵州威宁人杨鹏要将家乡的马铃薯(中国南方优质名产)推销进广州的各大餐馆、酒楼。他说,“自从家乡的高铁和高速公路修通以后,运输便利带来许多商机。”

与此同时,在北、上、广多城拥有多家贵州羊肉粉连锁店的老板杨泽,又一次往返于遵义习水与上海之间,带着订单进村挨家挨户收购黔北麻羊。

如今,贵州省的高速公路覆盖全省规划的5个1000亿元产业园区,10个200亿元产业园区,20个100亿元产业园区及数十个风景名胜区、农业产业园;水运打通了贵州“北入长江”的出海航道;高铁以及“一枢纽十六支”的民航机场网络布局,又进一步拉近了贵州与世界的时空距离。

道路畅通以后,眼界变宽,心思变活,贵州开始“动起来”。

2015年7月1日,中欧货运班列从贵阳首发直通德国;同日,首趟黔深欧海铁联运集装箱班列也从贵阳驶往深圳盐田港,贵州对外贸易中的第一条海铁联运出海大通道贯通。

向东连接长三角,对接融入长江经济带;向南融入珠三角,对接珠江—西江经济带;向西打通面向东盟的国际高速大通道;向北实现与西北地区的高速连接,成为连接“一带一路”的战略通道,成为“西南重要陆路交通枢纽”。

仅就道路运输而言,2016年,贵州全年完成客运量8.2亿人次、旅客周转量443.1亿人公里、货运量8.2亿吨、货物周转量873.2亿吨公里,分别同比增长1.96%、4.8%、6.3%、11.6%。其中货物周转量增速排全国第一,为贵州带来大量的人流、物流、资金流,畅通了社会经济发展的脉络。

一个大交通,激活了贵州大区位、大产业、大开放、大旅游、大扶贫、大物流、大数据、大城镇、大投资、大民生的“十个大”发展。

 

路畅通,“交通+”新业态在萌动

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王秉清说,贵州不仅仅为了交通而建交通,而是在构建立体大交通的前提下,推进交通与各行各业之间深度融合,最大可能地发挥交通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引领效应和助推作用。

交通“硬约束”被破除后,贵州提出“交通+”概念,扩大开放,发展县域经济。

以“交通+产业园”引入阿里巴巴、微软、西门子、富士康、修正等一大批500强企业入黔投资兴业。

推广“高铁+旅游”“高速公路+旅游”,先后在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东南亚等地开展以“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为主题的旅游文化推介活动。使贵州旅游在2016年实现了“井喷式”增长,旅游总人数达5.31亿人次,比上年增长41.2%;旅游总收入达5028亿元,比上年增长43.1%。

特别是以“交通+特色产业”“交通+物流快递”,淘宝网(村淘网)、京东商城、苏宁易购等第三方电商平台相继入驻贵州农村,建立县级运营中心。

依托交通优势,越来越多的贵州县域选择把电商作为发展经济的突破口,借助交通突破物流、信息流瓶颈,打通“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通道,以此重构和盘活县域经济。

2016年,修文猕猴桃总销售量的30%,流向省外大城市及台湾、香港、日本、俄罗斯等地。

同样,对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茶农黄永明来说,物流上门,方便快捷,电商平台的订单销售让他更加专心种植、专心生产好茶,不再为销售发愁。

贵州遵义赤水河畔东升农场的有机新鲜蔬菜在香港十分畅销。头一天从农场出库,第二天晚上到达香港。一大早起来,香港的家庭主妇们就可以在超市里挑选来自遵义的新鲜蔬菜,仅这一家农场,每年就供应销售有机蔬菜近80万公斤。

“交通+特色产业”“交通+物流快递”直接推动了贵州茶叶、辣椒以及蔬菜等“黔货出山”,打响了贵州品牌,激活县域经济发展。

2017年1月24日,“贵州省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正式上线,作为省级交换节点入网国家交通运输物流公共信息平台,成为“智慧交通+大数据+物流”的具体实践,进一步让贵州物流与国际接轨。

“交通+文化旅游”“交通+特色产业”“交通+物流快递”“交通+旅游+大数据”等新业态相继出现,融合发展,不断推动贵州交通与地方特色资源进行了深度融合,形成新的产业链条。

 

展未来,提速赶超再行动

2016年末,《贵州省高速公路网规划(加密规划)》出台,把贵州带进交通建设提速赶超的决战期。贵州要在“十三五”末或“十四五”初让高速公路总里程超过1万公里,要在2030年打通与相邻每省至少2条以上高速公路通道。

铁路建设步伐也在加快。贵州将尽快建成贵阳至昆明、重庆、成都、南宁等高铁,要在2020年建成铁路营业里程达到4000公里以上(其中高速铁路超过1500公里),构建通达全国的高铁网。

2017年,贵州要建成国道1000公里,实现100%建制村通硬化路,实现100%行政村通客运。水运建成都柳江从江、大融航电枢纽工程,推进构皮滩通航设施建设,争取早日打通“南下珠江”的水运通道。民航开工建设威宁机场,要在“十三五”期间建设形成“一枢纽十六支”机场布局。

贵州交通正在呈立体化、快捷化、多元化转变,大交通开始不断释放大活力,彰显大效应,它还将会给贵州带来哪些嬗变呢?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航拍视角下的贵州高速一处互通立交。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