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西部文创中心

观察 贺斌
成都的创造力来源于包容、和谐的人文环境


“东华门遗址就像一本成都历史的教科书,你一页一页地翻,在一个局促的区域里面,能看到不同时期祖先留下的痕迹,通过这些痕迹,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它所处的时代和曾经的辉煌。”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毅这样向《中国新闻周刊》描述。


一边是现代城市的发展,一边是古代文明的保护,成都的选择毫不含糊——将东华门遗址的保护、利用和展示工作列为重大项目予以推进,作为市规划局实施城市中央公园规划的重要突破口,并迅速调整原有建设规划,实施原址保护,建设遗址公园。


“当时我觉得只要能把体育中心南边的这一小块地方保存下来,就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但成都市委、市政府竟以这样的气魄对整个遗址进行保护,这完全超乎我的想象。”王毅说。


为了展现成都综合文化实力,成都市拟依托东华门遗址,规划建设中央公园“成都中心”,将其打造成集文化中心、城市遗址、中央公园和产业高地为一体的城市的文化标识、文化门户和文化盛景,建设成为全国大遗址保护利用示范工程,成为又一张世界级的中央公园城市名片。



“文”与“创”的沃土


在此前的国家中心城市中,以文化作为功能定位的,只有北京;成都之所以能被定位为文创中心,在王毅看来,源于成都对历史的传承和对文化的包容。


“从秦汉时期‘列备五都’,到唐代‘扬一益二’,也就是从距今4500年前一直到唐宋时期,几乎2000多年的时间,成都都被放在中心城市、区域中心城市这样极其突出的地位。”王毅说。


而特有的区位优势,让成都成为丝绸之路、蜀道、金牛道、茶马古道等古代商贸驿道上的商埠枢纽,也成为汉族与少数民族交流沟通的前沿,商贸和民族交流带来了各种文化的开放流动:宗教文化佛道并盛,兴衰跌宕,丝路文化吐故纳新。 


如果说,“文”代表着成都的历史和文化,那么“创”则蕴含着勃勃的生机和活力。早在4000多年前,古蜀的人们已经用卓绝的智慧和丰富的想象力,在文学、艺术、技艺等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类文明。


在王毅看来,成都的创造力来源于包容、和谐的人文环境。从秦定巴蜀到湖广填四川,成都是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加上商贸枢纽的地位,外来文化和本地文化不断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一套独具特色的文明体系。


这种包容无处不在。湖北人王毅自称“巴人”,自打大学毕业留在成都,30年来,他已经深深融入到这座城市。“首先,语言就很容易沟通,四川话不像其他方言,比较好懂。其次,在这个城市,你只要做出哪怕一点贡献,都能被这个城市记住。”他解释说,“你看武侯祠,祭祀的对象诸葛孔明是山东人吧,杜甫草堂纪念的杜甫是河南巩县人,永陵安葬的前蜀高祖王建是河南舞阳人,修建都江堰的李冰是汉中人。”而他自己,一个外乡人,如今却成了这座城市历史文化的传播者,不断向人介绍着成都上千年的历史和文化。

打造世界文化名城


在成都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上确定的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发展目标,其中之一就是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和西部文创中心。“这既是国家发展战略对成都的要求,也是成都的使命担当,更体现了市委在规划统领成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中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师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他看来,西部文创中心是国家六个中心城市中成都独具特点的城市定位,“文创”是内涵,“中心”是功能定位。文创不仅是“文化创意产业”,还包括了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既有向内的引力,又有对外的张力。


按照“文创中心城市”和“世界文化名城”的要求,成都市现正在制定具体的行动纲要。据师江介绍,成都市将主动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以“互联网+”为抓手,以统筹推动文创产业与三次产业深度融合发展为方向,以改革创新为动力,优先发展音乐产业、影视动漫游戏产业、演艺娱乐、创意设计为主的新兴文创产业,提升发展文博旅游产业、传媒出版业,整合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完善产业业态,推进文创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建设文创产业功能区,壮大文创产业集群,进一步强化文创产业支柱地位和带头引领作用,提升竞争力,把成都市建设成为高端文创产业集聚、辐射带动作用明显的现代化国际性文创中心城市。


音乐产业以其产业链长、关联产业多、渗透力强等特点,引领着文化产业发展,是典型的绿色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