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扶大方拔穷根 不仅“扶贫”还“扶智”

观察 郝家红
经过恒大的精心耕耘,更多的花蕾将在乌蒙山中绽放。

大方故事②


“我叫刘起敏,今年6岁。”在全班同学和老师面前,小起敏在黑板上一笔一画认真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虽然看上去有些歪扭,但小姑娘脸上满是自豪。


教室里响起一片掌声,刘起敏的父亲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这是第一次她当着这么多人,清楚地说出来自己的名字和年龄。”


故事得从一年前说起。


小起敏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父亲当场哭了


孤独


“我只知道我叫刘起敏。”2016年春天,小起敏还是一个不善交流、不会认字的小女孩。那时已年满5岁的她,穿着脏兮兮的衣服,顶着蓬乱的头发,说话时双手爱插在腰上,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小起敏住在大方县大山乡光华村大坡组半山腰上,与父亲和爷爷相依为命,住在70平方米左右的平房里。父亲在一场车祸后捡回了性命,但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外出打工,至今杳无音信。家里大小事务全倚仗年老多病的爷爷操持。


地处偏僻,小起敏找个小伙伴说说话、捉捉迷藏都是奢望,她只能孤单地成长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的贫困在这个小姑娘的心里留下了阴影,性格孤僻,怕见生人,惧怕说话。


一年前的小起敏


改变


2015年12月19日,恒大集团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扶贫团队通过对大方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大数据分析发现,像小起敏这样农村贫困家庭的留守儿童、孤儿和困境儿童,一共有4993名。


随后,通过恒大集团员工“一助一”自愿结对帮扶平台,大山脚下的小起敏和大海之滨的热心叔叔结成“山海联盟”。好心叔叔不断给小起敏的家人打电话了解孩子的情况和需求,寄来书包、书本、衣物等。有时候碍于语言交流不畅,好心叔叔时常委托扶贫团队的下乡工作队顺路去看看他的“孩子”。


扶贫团队第一次到小起敏家时,正好遇到她和爸爸去接到镇医院看病的爷爷回来。爸爸抱了一箱方便面,爷爷拎了一个热水瓶,三个人正从屋后的小山路上蹒跚走来,神色疲惫。


爸爸从屋里拉出几条长凳,一行人坐在长凳上聊起了家常。扶贫队员询问对孩子的教育有什么打算,过了半天,小起敏的爸爸指了指家徒四壁的屋子说:“没钱。”


扶贫团队一直试图和小起敏说话,她或是不理不睬,或是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谁也听不到的话。扶贫队员败下阵来,只得寻思着下次再去。


一来二去,小起敏渐渐地接纳了这些老是来到家里问长问短的“怪叔叔”,一家人也和好心叔叔建立了稳定的联系。在好心叔叔的关怀下,小起敏的爸爸开始教她读书识字、讲故事。


最近一次见到小起敏,是扶贫团队在大山乡中心小学开展的“一助一”爱心物资转交活动上。短短几个月,她开朗了许多,衣服干净了,头发梳得整整齐齐。


现在的小起敏


扶智


在地处乌蒙腹地的大方县,像小起敏一家一样因病因灾致贫的特殊困难家庭不在少数。


为了不落下一户贫困户,不丢下一个贫困人口,恒大集团在实施发展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吸纳就业扶贫和发展教育扶贫的“造血”式扶贫的基础上,也进行了特困群体保障扶贫的“输血”式扶贫,带上这些已经基本丧失发展生产能力的家庭一起乘着时代春风,搭上同步小康的专列。


到目前为止,恒大数千员工“一助一”结对帮扶全县4993名特困家庭留守儿童、孤儿和困境儿童进入常态化;为14140名特困群众每人购买一份商业保险,将他们稳稳“兜”在贫困线以上;另外,恒大捐资修建的养老院、儿童福利院和慈善医院等民生工程将于6月30日前建成投入使用,确保脱贫攻坚战中不留任何死角。


不仅如此,为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恒大集团还制定了一整套教育扶贫体系,涵盖硬件设施建设、师资培训、职业教育、贫困生帮助等方面,力求真正从源头做到“拔穷根”。


如今,大方县恒大六小已基本竣工,待到金秋,大山里像小起敏一样的孩子们就可以转入恒大六小。截止今年6月30日,恒大援建的11所小学、13所幼儿园、1所完全中学和1所职业技术学院将先后交付使用。其中,7所小学和3所幼儿园已于3月1日开学。


“这是大方教育事业发展史上的大事、喜事。”大方县委书记张瀚时如此感慨。可以预见,不久后,经过恒大的精心耕耘,更多的花蕾将在乌蒙山中绽放。


已投入使用的恒大小学、幼儿园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