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车记

生活 席庆和
高峰期没有选择,能上就不错,还想座位,做梦!


插画 | 肖振铎

乘车记


文|席庆和

乘坐公交有座位在北京还是蛮难的,除非始发站或者非高峰期 。高峰期没有选择,能上就不错,还想座位,做梦!

上了年纪,瞌睡少,起得早,车站只有几个人等车,上车后还不挤,基本上都有座。一般人都挑靠后门的椅子坐下,有的人是直接坐到标着黄色或红色的爱心座,这些好的位置座满了,就只有挑紧挨前门与车身垂直的两排座位,或者到车最后面找个位置也行 。这最后的位置个人认为是最好的,一是一览众山小,二是不用担心老弱病残站在面前的尴尬。

坐在爱心座,看到老弱病残时刻准备让座,靠前的座位虽说未标明爱心座位,但是一旦有人站在面前,你是让呢还是让呢!售票员时不时来句,哪位给让个座?让了,身体难受,不让,心里难受脸上挂不住。这样想算是有点良知的。当然你也可以装睡觉不理。一次,售票员喊了4遍年轻的给老同志让让座,竟然没人搭理。所以我现在的原则是有位置也不坐。

在公交上成功地阻止了一次小偷犯罪,也是我常常炫耀的一件事。一日,眼睛的余光扫到一男子的手正伸到中年男子的口袋,我赶紧挤上,劳驾,借过,从两人间穿过。小偷恨恨地盯着我,我只当没看见,心里窃喜,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

那时公交上小偷较多,有一段时期差不多每周都会遭遇,吓得我至今身上不敢多带现金。好在现在有手机支付,好多地方不用现金。好像小偷也少多了,难道他们也转战互联网,改行诈骗了?

沿途各站,逐渐拥挤,要是谁不小心碰着谁,火腾地冒了起来,就骂开了。挤什么挤!怕挤?开车去啊!你以为没车,限行。有本事买两辆车!尽是限行惹的祸?怕是昨天在单位在家受领导、老婆的气全撒出来了。好一阵子,售票员发话了,都少说两句不行啊!吵架的可不听那套,都争着说最后一句,好像结束语不是自己说似乎就认输了。刚刚消停一会,有人和着音乐自由奔放的歌唱,那叫一个陶醉忘我。售票员又发话了,小点声。没反应,扯着大嗓门大声说,小点声。看上去售票员昨晚也没睡好。

车到医院学校,下人多,这时空出好多位置,没有座位的赶紧找座位,有座位的想着换个好位置。一次遇到一位六十多的老头,总共坐8站地换了5次座,一直在寻找更好的,想他年轻时绝对是爱折腾的主,也许是有进取心的人也不定。有时,离目的地只两三站,旁边空出一位置,心想反正一会儿就到了,不在乎继续站吧,好家伙,堵车,这一站可有一阵子。心里那叫一个悔!汲取经验教训,下回只要有空位就坐,可屁股还没有坐热就到站了。想想人生又何尝不是在这不停的上车下车换座选座中……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9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

    Warning: extract()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string given in D:\wwwroot\inewsweek\web\data\tplcache\moban\shidarewen-x.html.cache.php on line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