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出行

生活 朱辉 史未 王国华


绿色出行

文|朱辉

不知不觉中,我成了感动单位的绿色环保人士。因为我很久没有开车上下班了,更戒掉了自驾游的习惯。我的车一直在小区里趴着,每星期只开出去一次,一般不超过十公里就回来了。原本我打算更长时间不挪车,无奈车到中年,电瓶有点不给力,超过一星期不开有可能亏电打不着火。

“我现在每天骑车上下班,怕车子长期不用出状况,所以一星期开出去溜达一圈,下午两点前必回小区,不然肯定没地方停了。”那天邻居小刘说。看来和我一样的被迫环保人士,小区里应该还有不少。

小刘说有时回到小区,无处停车,望着别人的车停在私占的绿化带上,便会忍不住鼻子发酸,耳边仿佛响起了那首煽情老歌:“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假如他父亲还在,应该已经帮他占了块地打了地锁,即便深夜回来,也不用担心没地方停车。我父亲倒还健在,不过年已八旬,没力气砍树、倒地坪了。

年纪老便是核心战斗力,物业不敢管、城管不敢碰,小区里私建的停车位几乎都是老人家们亲手打造并守卫着的。由此受益的年轻人都深深体验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比纸面上多少孝道教育都管用。

难以忍受有车难开的煎熬,一度我们打算换房去一个新建的小区,然而情况也不乐观。朋友小马刚住进去不到两年,小区里已经车满为患。或许因为住户层次要比我们小区高一点,大家对于法律法规还算尊重,没有人胡乱在公共用地上打地锁,不过在规则框架内还是想出了一些变通办法。比如不少人家买了近乎报废的农用车、小面,用这些“破烂”占住车位。下班回来后,将“破烂”移开随便找个地方停着,让私家车停进车位里。那些“破烂”如同关汉卿笔下的“铜豌豆”,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无论停在哪里,心里都很踏实,如果有人用钥匙去划“破烂”,钥匙磨废了,“破烂”也不会有什么视觉上的损害;如果想去砸车窗,会发现车窗本身就是破的……即便“破烂”堵路了,愤怒群众也是狗熊咬刺猬——无从下嘴。

想想要用这样的智慧才能保证车开出去回得来,实在替那个小区的白领、小资们“蓝瘦香菇”,这哪是当初楼盘销售员嘴里的高尚生活?

真正的高尚生活恐怕在附近一个更高端的小区才能体验到,在那里几十万买个小车库,自然就不用担心没地方停车了。可见现在开奔驰、宝马没什么牛的,那只是消费理念差异。而让车停在什么样的“窝”里,才更能反映其主人的经济实力。

俗话说“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以此推断,停车应该不是难题;然而俗话又说“问题是没有钱”,所以我们依然只能“绿色出行”。

女汉子是条不归路
文|史未

巾帼不让须眉的故事,除了流传甚广的花木兰,历史上类似版本还有不少。晚清李伯元在《南亭笔记》中说到一位李姓奇女子。此女为将门之后,身长力大,好女扮男装,被亲戚朋友唤作“公子”。14岁随父从军,替哥哥立下赫赫战功。到了20多岁,父母劝她出嫁改回女儿装扮,不料女豪杰从此郁郁寡欢,一病不起。

花木兰的版本显然更老少皆宜。首先,花木兰的性取向很正常,打仗谈恋爱两不耽误。再者,花木兰的心理素质特别好,十余年戎马征战已经苦不堪言,为不暴露性别还得时刻担惊受怕,最终还能坚持不忘小女子的初心,荣归故里后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那份进退自如实在了得。

边读《木兰辞》边想象花木兰的容貌,至少是有几分姿色的,否则变回女儿身时如何惊艳到吃瓜群众。虽然真人更应该五大三粗,平胸公鸭嗓,人鱼线发达,但这种不讨巧的人设难以服众,只有男装时风度翩翩、女装时亭亭玉立,雌雄同体似东方不败,这样的花木兰才符合流芳百世的标准。否则也不用强调她为尽孝才替父从军,最后又深明大义功成身退。即便在女权主义如火如荼的今天,女强人如果不婚不育不能内外兼顾,依然会被视为“不完整”。

与木兰的圆满相比,李姑娘的早夭令人扼腕,奈何其遗传了母亲的大力士基因,先天不足乃致命短板。现在的一些女汉子则不然:脸蛋白皙水灵剃个板寸,把魔鬼身材包裹在没型的男式衬衣和仔裤里,嘴上叼支烟抖着二郎腿和长发闺蜜勾肩搭背,这类女汉子当街而立除了引人侧目,更叫人对其神秘的性取向浮想联翩。还有一类女汉子,外表女人味十足但内心完全不把自己当女人,扛着大箱子到处跑,动不动撸起袖子拆装家具,壮汉见了都想拱手作揖。只是,当男人言不由衷地对女人说“我敬你是条汉子”时,除了自尊严重受挫,怜香惜玉之心也瞬间支离破碎。被恭维的女人貌似占了便宜,实际上却没得到任何实惠。古代得宠的美女不论是肥环还是瘦燕,其实都很善于表现自己的弱不禁风。琼瑶小说的女主角虽然多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在感情上一点不吃亏,哭了发泄了帅哥也乖乖到碗里来了。最后吃亏的,反倒是那些习惯逞强、咬碎牙往肚里吞的铁娘子。

聚会时遇到多年不见的女友,华发早生满脸蹉跎,和丈夫站一起如同忘年恋。女友这些年过得很操心,通水管修电灯缴电费,买房购车置办大件子女择校,大小事事必躬亲。演员苗圃曾深有感触地说:女汉子是条不归路,硬朗角色演多了,一辈子难摆脱难转型,因此不指望太大改变,只想一条道走到黑走踏实了。女汉子们若都能像苗哥这样想开了也行,就怕一言不合便绝交的作风戒不掉,又忍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同性被各种特殊关照,仿佛没打定贼心却先上了贼船,回头发现已经不是岸了。


哪来那么多价值观鸿沟

文|王国华

微信的出现,让社交越来越直接,零距离。原先亲朋好友一年到头也见不一回面,偶尔见着,即使话不投机,也会互相体谅一下,刻意避开敏感话题。现在不行了,远隔万水千山,一如近在眼前。

可看到又怎么样?对社会事件的看法,对历史的看法,关于怎么爱国,要不要到肯德基去抵制美国人,甚至王宝强夫妇离婚,郭德纲和徒弟互撕,张靓颖母女分了又合,都能产生截然不同的看法。谁都坚定地认为自己逻辑清晰,结论正确。短兵相接时,忽然发现彼此之间的距离竟如此之远。

过去,面对那些三观不同的人,你首先想到的是脑残,是文盲。总之,只有最恶毒的话才解气,直接拉黑就能表达出对对立面的不屑。难怪有人得出如下结论:价值观的鸿沟才是人和人之间最大的鸿沟。

但眼前,那些和我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是我的亲人、同学、好友。在我受伤的时候,是他们抚慰我;在我生病的时候,是他们守候着我;在我有事的时候,是他们跑前跑后……难道要让价值观隔开我们?

在某些国家和地区,常常看到议员在议会里吵架,甚至拳脚相向。不过,打架的那些人下了班还是一起吃饭,甚至给对方介绍女朋友、男朋友。某人家中有个大事小情,其他人都会以同事的身份出席,一点不影响彼此感情。

按以前的理解,既然价值观不同,就应势同水火,老死不相往来。但到了今天,人家已经认识到价值观的对立乃是一种常态。既然改变不了,那就承认对方立场的存在。这样才是常态。

“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不仅针对普通的人际关系,也表现在对价值观的态度上。我又不指着价值观吃饭,干吗因此让亲人不高兴?当然,你可以说我是目光短浅,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但我改变不了世界,我甚至连一个单位一个部门都改变不了,我也不想承担多大的事,我只想尽可能和谐地终老此生。

不跟亲人较劲,那么就避而不谈敏感话题了?是的,既然因此而不快,那就尽量不谈。如果要谈,也有个前提:尊重。无论你怎么想,我都尊重你。我改变不了你,但我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如果你不愿意听,我就改变方式,或者不说了。

不说,也是尊重。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