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案阴影笼罩英国足坛

生活 陆幽
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为争夺奖牌而更改孩子年龄,或指使年轻运动员 服用禁药的事情频频发生,这样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伤害青少年的事, 与英国足球性侵案同样丑恶,同样危害深远
性侵案阴影笼罩英国足坛
文|陆幽
中央电视台驻欧洲中心站首席出镜记者

11月下旬,一位名叫安迪·伍德沃德的中年退役足球运动员挺身而出,将自己11~15岁期间在英格兰克鲁俱乐部被教练巴里·本奈尔持续性侵4年的不堪经历公之于众,在公众中引起一片哗然。随后,包括伍德沃德在内的4名受害者集体接受BBC直播专访。

自本奈尔性侵案曝光后的三周,在媒体、警方和社会力量的帮助下,更多本奈尔式的魔鬼教练显现,受害者的人数每天都在递增,三分之一的英国警察局介入与此相关的调查,不少俱乐部甚至包括豪门切尔西队都被挖出曾为性侵球员付封口费。英国媒体普遍悲观地预测,本次英国足球性侵案涉及的人数可能超过BBC前著名主持人吉米·萨维尔性侵案的规模,后者的娈童案同样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

四年前萨维尔爆出性侵娈童案时,英国防止儿童虐待协会公布了热线电话,接受受害者投诉,此次同样的热线头三天接入的相关电话是萨维尔案同期的3倍。英国家长们之所以人人自危,是因为在英国成为一个职业球员是大多数孩子心中的梦。

我走访了从曼彻斯特到柴郡的克鲁,这里是英格兰肥沃的足球土壤,在周边车程为一小时的地带,散落着许多曼联、曼城球星的家,在如此丰厚的足球文化熏陶下,这里的足球少年都渴望成为贝克汉姆、欧文和鲁尼。

英国足总柴郡(也就是本次足球性侵案的重灾区)负责人斯蒂夫告诉我,该地区共有70万名注册球员,其中50万是男孩或女孩。代表英国足球未来的孩子们从6岁开始就在各俱乐部受训,柴郡和大曼城地区共有4000多家业余足球俱乐部,20多家职业俱乐部,最优秀的一拨足球小子都在职业俱乐部的青训学院接受训练,直到16岁定去留,这也是大多数性侵发生在孩子16岁之前的原因,因为像本奈尔这样的魔鬼教练掌握着这些孩子的足球梦。

大曼城地区政府负责儿童和教育的赫曼先生告诉我,“但愿我们不是过分忧虑,因为这不光是足球的事,橄榄球、游泳、网球、板球运动中是否也有相同的问题?我们不能试图把这事最小化或假装不知道。”

英国足总已将此事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进行紧急危机公关:调查涉案俱乐部内部是否知情不报,紧急审视现有的保护儿童措施是否不够充分。英国议会也就此展开辩论,督促各方保护儿童权益是第一要务。

但《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头版文章传递出的信息是,英国足总早在2002年就获得警告,足球圈有青少年遭教练性虐待的现象,但足总没有引起重视并采取行动,而今站出来承认曾受到性虐待的球员已达到350人。

周日一早是许多英格兰少年踢比赛的日子,为了探求本奈尔案到底隐藏了英国怎样的体育文化,我早起去附近的球场和家长们探讨。在那里,剑桥大学的西蒙教授告诉我,从几年前开始,足总确实实行了监测手续,所有跟孩子有直接接触的足球工作人员都要被排查是否有案底或隐藏的心理、生理疾病。他熟悉自己孩子所在的俱乐部教练,所以很放心。

我问西蒙教授,为什么英国会有这样娈童的文化?为什么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的回答是:“阴暗的人性和个体在哪儿都有,但令人气愤的是,当权者和管理层的失职让这样的人继续拥有接近孩子的权利并持续实施暴力。英国足球性侵案所辐射的是整个儿童保护系统。比如,隐藏在教会里的教士性虐唱诗班儿童的情况可能更多,这绝不是体育或英国所独有,只是现在媒体更发达了,才让丑闻以足球的名义出现。”

的确,比起本奈尔、萨维尔之流,那些置若罔闻企图掩盖恶行的管理者同样可怕,是他们置年幼的孩子于危险之中。对于此类丑恶现象,每个人都不应做看客。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为争夺奖牌而更改孩子年龄;或指使年轻运动员服用禁药的事情频频发生,这样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伤害青少年的事,与英国足球性侵案同样丑恶、同样危害深远。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