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屋的温柔良宵

生活 肖遥 朱辉 史未


咖啡屋的温柔良宵
文|肖遥

吉蒂坐在铺着亚麻桌布的桌子前,希望这回是同一个频道的人,而不是那些令人失望的家伙:暗示自己其实有两套房的社区公务员,自顾自聊生意的宾馆小老板……还有一次,有个声称自己是程序员的,其实是天天窝在家打游戏的啃老宅男;还有个自称是某技术学院教授的,去了趟洗手间,桌上的手机就抽风似地闪烁着“老婆”二字……

她等的人进来了,穿着冲锋衣外套,也许跟他的职业有关,介绍人说他是个摄影师,这令她想起地铁里看到的那种风光摄影——猛地从闹市走进地下通道,扑面而来的美景,令人心旷神怡。

他们的话题就从地铁里的广告牌上展开,但不太顺利,他听她说了半天才解释道:他在婚庆公司工作。她才明白,他不是她想象中那种开越野狂飙在无人区的摄影师,他平时工作的环境,是喧哗闹腾的婚宴现场。

她更不知道他心不在焉的原因,是因为他在焦虑,刚才来这儿的路上打的滴滴,说好的延迟送券,送的三元钱怎么没到账?害得他账单上显示的是全款,如果不是眼前正在约会,他会马上投诉,总之,他现在不会付款,明天也不会,直到专车公司给他一个解释,或者送他一张折扣券。

感觉到话不投机,吉蒂犹豫着要不要叫服务员来买单。往吧台方向张望时,透过一株盆栽,吉蒂看到几张熟悉的脸,是她大学学生会的学妹和她老公,这个“炫夫狂魔”没一天不在朋友圈秀她老公,吉蒂忽然想起,好像刚才看到“刷屏王”发了一条“心情小不美丽,帅哥带我去喝咖啡,一切不快全狗带……”没想到在这儿会师了。

咖啡厅里现在就这么两小股人马,现在走显然不明智,既然迟早要狭路相逢,吉蒂决定改变行动计划,她问对面的摄影师:“嗨,有烟吗?”她抽出他递过来的一支烟点上,不是什么好烟,将就吧,她吐出一口烟,缕缕烟雾在空中飘浮,她将烟轻轻地夹在两指之间,擎在空中,神情参照号称某爷的那位女明星,又风情又霸气,在学妹走过来之前,那个漂亮、呼风唤雨的校花和女神成功附身。

也许是因为做服务业的,婚宴摄影师没有显示出惊愕,只是很自然地配合她表演,为她点烟,递烟灰缸,只是每当她醺醺然的目光转过来,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的时候,他的目光就躲开了。

学妹过来打招呼,态度类似于闺蜜间的“嗨!让我抓住了吧!”的故作兴奋与暧昧。吉蒂松了口气,只要不让这个“炫夫狂魔”看出自己是在相亲,凭她怎么想都好,在所有的男女相处模式当中,相亲,目前是最让前校花吉蒂感到难堪的一种。

目送那一小股人马离开,吉蒂也和她的相亲对象道别,没有握手,更没有留手机号,彼此心知肚明,此前为了碰头加的微信好友,也会被删除。

地铁风驰电掣,吉蒂那种微醺的感觉又回来了,这种感觉令她感到一丝温暖——仿佛他们曾经真的很默契,度过了一个“隔座送钩春酒暖”的温柔良宵。

家乡的淳朴
文|朱辉

两年前的小马白白胖胖,乍一看像个贵妇人。前些天在路上偶遇,他已经瘦得小鸡似的,非但大圆脸变成了瓜子脸,骨架好像也缩水了一大圈,让人讶异大自然竟有这等鬼斧神工,不仅能弄出喀斯特地貌,还能将一个人“易容”到难以辨认的程度。

小马在深圳工作十多年了,至今依然与国际先进理念接轨,居无定所租房为生。虽然他也算是个白领,收入从数字上看尚可,但在这样一座高房租的城市,白领基本都是一个月下来,工资白领了。小马也曾想过回老家县城发展,辞职回去过几次,每次不足半年又回到了深圳。

小马的家乡依山傍水,山清水秀。多年前我去他家做过客,那时正逢过年,每餐一大桌人热热闹闹。“这位是我哥们,他哥是家具厂副厂长……”小马每每这样介绍我。在座各位有的嚼着菜冲我点点头,有的聊着天,无暇顾及做出点什么反应。或许家具厂一听就没档次,最好也不过是改制了的小型国企,多半没有行政级别。副厂长都不值钱,何况副厂长的弟弟。

过了两年,再次去小马家做客,又是过年,还是每餐一大桌人吃饭。“这位是省城杂志社的主编……”小马声音高了八度,底气十足地向大家介绍。这回所有人都放下了筷子,做肃然起敬状,其中一些还是县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顿时有些惶恐,我供职那杂志是私人承包的,不过是草台班子,似乎承载不起他们这般厚重的敬意。

“这就是我的家乡,民风淳朴……”小马私下对我说。我很理解,我老婆娘家在武汉附近一座县城,大致也是如此。见到貌似有些来头的人,哪怕拿不准,大家也还怕有些真,总不如尊敬一些稳当。而对于“闲杂人等”,则毫不掩饰自己的轻慢,视若透明。

与小城居民的淳朴相比,我们这些在大城市混生活的人,难免有些虚伪,基本都具备了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心里对别人再不以为然,多半也不会流露出来,顶多笑的时候打点折,露四颗牙齿应付一下。或许虚伪久了,不适应表里如一将势利挂在脸上的那种淳朴,所以虽然周边县城房价不过三四千一平方米,我从未想过老了去那儿住。

“回去,还是继续漂着?”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外加行业不景气,小马压力越来越大。回去固然不难,但若非是去当局长、县长,恐怕难免被人议论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到家乡人的那种淳朴,小马便抑郁了。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楼市崩盘了呢?”好在我们国家盛产心灵鸡汤,现在小马就以此自我治疗抑郁。想想马云长成那样,冷不丁就富成那样了。如今的小马正按马云的模样长着,焉知将来不能在深圳有套房?一旦有了房,过年回到老家,那一大桌人……画面美得难以想象。

重生之灰姑娘的朋友圈
文| 史未

曾经刷屏的圈友玩着玩着就掉队了,有的是因为刷完朋友圈情绪懊丧,似乎人人都过得比自己滋润;有的则是觉得朋友圈里的水越来越浑,盛传谣言还被营销。资深圈友得出结论:他们太认真已经输了游戏。

剩男小D就输在太认真。一般熟的熟人给小D介绍对象,互加微信后发现女孩艳赛网红,随即把女孩的朋友圈刷了个底朝天,迷得当晚就失眠了。密聊了半月,被女孩表里如一的人品深深打动,小D壮起胆跟人语音告白,女孩矜持回复说了解一段再见面。两人又微信交往了数月,有天女孩称母亲病重需钱救急,小D二话没说往女孩卡里打了1万元,确认钱款到账后小D被女孩从好友名单中秒删。

对于小D来说最坏的时代,对于小M却是最好的。小M的朋友圈俨然她飙演技的舞台,点赞之交的好友们想不到,小M住的并非高档小区的联排别墅,而是脏乱腥如鸡窝的三十平方米出租屋,屋里自然也没有盖着丝滑锦缎的斯坦威三角钢琴。小M甚至没有一份正经工作,天天睡到自然醒,有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宅能宅好几天。房东提起她时眉毛拧成了一团,说好房租给这种连马桶都不刷的人真是糟蹋了,又说搞不懂这女孩不上班还昼伏夜行到底靠什么吃饭。但小M偏偏靠所谓的炒股赚的钱活得很好,除了在朋友圈晒男友送的貂皮大衣、带奔驰车标的方向盘和迪拜的超五星酒店,文艺情绪饱满时还会贴几首配乐原创打油诗。

借助智能手机移花接木的洪荒之力,现实版的灰姑娘在朋友圈重获新生,变身为尊贵的公主。物质的力量多么强大,童话里像白纸一样单纯的灰姑娘,竟然也一样涉嫌造假,也会害怕王子看见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担心南瓜和老鼠在零点现出卑微的原形。

如果改编一下剧情,让两人穿越到公元2016年,灰姑娘暗恋上高富帅的王子,主动加了王子的微信,为吸引王子如炬的目光,灰姑娘在朋友圈晒出穿水晶鞋的艺术照,哪怕礼服的品牌是高仿大牌,水晶鞋的水晶是人造水晶。毕竟,童话里真爱无敌的王子再不畏世俗,也终究是个有七情六欲、会被表象迷惑住的凡人,如果灰姑娘留下的不是一只水晶鞋而是一只破旧的粗布鞋,谁又能保证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一定会怦然心动呢。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