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一个青年偶像

生活 闫肖锋
鹿晗是我偶像,是我榜样,是我的信仰。怎么着?
如何做好一个青年偶像
文|闫肖锋

本刊学术召集人,趋势观察家,著有《少数派》《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我被“群殴”了,原因是招惹了鹿晗粉。

三天前,《中国新闻周刊》年度盘点把文化人物奖颁给了刘震云。台下坐着一众鹿晗粉们,叽叽喳喳,一心盼着偶像到来。我就发了句议论:“鹿晗是你什么人呢?当然刘震云也不是你们的什么人。”结果微博上就炸窝了。

一片“删除!删除!删除!”更有粉丝“谆谆教导”我:鹿晗的榜样是这样的,他开创了粉丝经济,他的微博两创吉尼斯,鹿晗效应是他的专有名词。他抵制黄牛,拒绝卖高价票,赔钱开演唱会。永远都是九十度的鞠躬,对长辈的尊敬对同辈关爱。能吃苦敬业,他带领粉丝一起进步,去做更好的人。有的就直说了:“你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鹿晗,说明你老了。呵呵。”

当然,鹿晗后来到场了,很懂事,很谦虚,一路点头哈腰。真真的一枚谦谦青年。粉丝也很懂事,都是一拨怀春少女。主持人说:“好了,你们可以尖叫了。”台下的粉丝回问:“可以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于是才尖叫。

“鹿晗是我偶像,是我榜样,是我的信仰。怎么着?”我不解就是这种不依不饶的偏执。

我私下问一位粉丝:他是你们什么人呀?答:人家是精神上的爱嘛。

所谓的粉丝,就是无条件爱偶像,把他当个完人来激励自己?这种爱甚至超过对家人的爱。

反过来为鹿晗着想,他得多累啊,偶像360度被无死角注视,365天被追,一点坏事都干不了,那不是成圣的节奏吗?压力大啊。鹿同学应深感“影响力大、责任重大”吧。

这不,前段时间TFBOYS花300万开生日派对就遭人质疑了。生日派对成为收割机,粉丝服务平台、广告代理商、品牌商都从中分得一杯羹。分明是品牌商的派对嘛。而鹿晗生日更是推出了“鹿晗生日季”概念,不是单纯明星粉丝活动,更像是一次商业品牌的狂欢——Me直播、联想小新笔记本、肯德基、甲壳虫、佳洁士等品牌,纷纷加入鹿晗庆生,大家收获满满。

这还算是所谓营销创新呢。品牌商为明星定制生日会,转变了明星单向的代言广告,将传统的“被动配合以品牌为核心的传播”转变为“以明星为核心,为品牌创造影响力”。

这是典型的世代行销。记住:第一,粉丝们消费的是一个符号,有时是一种假象。第二,许多所谓的“粉丝狂热”都是营销出来的,并非真实。第三,许多的粉丝经济背后都是资本的意志,品牌商的狂欢,就是说你是被操纵的。

可粉丝们才不会听你分析呢。我年轻我追星你管不着。

当然,在“群殴”的评论和私信中也有来探讨问题的。有人问:“请问你对鹿晗有具体意见吗?”我说:“鹿晗不错,如果眼界再开阔些就更好了。”毕竟年轻人不能太“小时代”了,要关注一下人文历史等宏大命题。你们是最为全球化的一代呀。

还有就是对所谓“奋斗”的理解。本次鹿晗获奖感言也是“为了实现梦想,就要坚持”。这不就是一句大白话吗?“奋斗”还要偶像来鼓励吗?想必80后90后都是独生子女,一路都是王子公主待遇。相对来说,90后则更洒脱,毕业后不着急工作,就来个“慢就业”,分明就是“懒就业”嘛,逃避就业、消极、不成长、甚至“啃老”。年轻人是真心吃不了苦。好比说能自己拧开矿泉水瓶子盖就“女汉子”了,可你妈那一代人急了还要扛煤气罐呢。

说回粉丝狂热,在粉丝众多特征中,“有一致的群体意识和规范,有一定的分工协作,有一致行动的能力成为显性现象”,于是粉丝“口水”就成了武器,稍不对付就来“群殴”。相信多数人不是水军,是真心维护偶像形象的,就是带着那么股子邪劲。

如何做好一个青年偶像?不要让粉丝“群殴”不同意见者应该算上一条。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