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累斯顿的重生:每块砖都在原来的位置上

生活 文/邓小夏
“谁不会流泪,就来看看被炸后的德累斯顿。”

德累斯顿的圣母大教堂。图|GETTY


从布拉格出发,经过1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达德国东部城市德累斯顿。

德雷斯顿是萨克森州首府,历史上曾长期是萨克森王国的首都,并在一段时期兼任过波兰首都的角色。1870 年,铁血宰相俾斯麦在完成德意志统一大业后,请来大批意大利建筑设计师和工匠,仿照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的建筑风格,精心打造德累斯顿。易北河边绵沿十多公里,形成了以圣母大教堂、茨温格尔王宫、萨克森州立歌剧院(又叫森帕歌剧院)为代表的皇家建筑和教堂建筑群,整个城市成为一件举世闻名的巴洛克式建筑艺术作品,被誉为易北河上的“佛罗伦萨”。

欣赏德雷斯顿,最好是从布吕尔平台开始。这是一个如城墙般高大的露天平台,建于16世纪中叶,被誉为“欧洲的阳台”。从这里看去,易北河谷风光尽收眼底。

易北河将德雷斯顿一分为二,厚重的奥古斯特大桥将新旧两城连接起来。红蓝两色的有轨电车“铛铛铛”地驶过大桥,沿着布吕尔平台一路向西,穿过圣母大教堂、森帕歌剧院、茨温格宫,穿过一个又一个露天咖啡馆,然后转向北方。

老城区内最大型的建筑当属茨温格尔宫,因建在茨温格尔花园上而得名,是德累斯顿的象征。这座巴洛克式宫殿建筑始建于17 世纪末即位的萨克森国王“强者”腓特烈·奥古斯特一世时代,由当时最著名的建筑师珀佩尔曼设计,也是建筑师个人的最高杰作。宫殿实际上是城堡内外墙之间面积广大的回廊,这是王室盛会举办之地,精美华丽,气势恢弘。

这些建筑的外立面多为焦黑色,在蓝色的苍穹之下,沧桑浑厚。德国朋友告诉我们,焦黑色是无法抹去的硝烟的颜色,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德累斯顿基本都是从烈火的废墟中重建起来的。

1945年初,盟军为了尽快结束二战,决定战略轰炸纳粹德国。作为重要军工生产地和交通枢纽的边境城市德累斯顿首当其冲,被英美空军的3749吨炸弹和燃烧弹夷为平地。大火燃烧了几昼夜,上万座建筑物遭到破坏,茨温格尔宫、圣母教堂、塞姆佩尔美术馆、歌剧院等古代建筑连同这座名城一起被抹去。德国著名文学家豪普特曼曾说:谁不会流泪,就来看看被炸后的德累斯顿。

收集和整理被炸毁的废墟残片构件在轰炸之后就开始了。德累斯顿市民自发清理废墟,硬是将残片一块一块、一片一片地收集、编号、存放,为之后的修复打下了基础。

经过六十多年的重建,德累斯顿基本恢复了原貌。固执的德雷斯顿人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利用老照片,在原址上复原建筑。重建材料尽量使用原来的碎石,而且每一块砖石都务必放在它原来的位置上。

茨温格尔宫1963年就基本上恢复了。现在建筑上的黑色痕迹来自从废墟遗址里找到的原始砖块。如今,大量的艺术品正在这里展出,如果从宫殿内部看,看不出任何战争的痕迹。

位于新市场的圣母大教堂采用通体浅色石砖,杂有黑色。教堂外墙垂挂着大幅白布,上面用德英两种文字印着《圣经》语句:“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在大轰炸中,圣母大教堂被炸成废墟,只剩下一面断壁残垣和一堆废砖石。东德时期虽然没有能力修复教堂,但是废砖石被完好地保存下来。

两德统一之后,圣母大教堂于1994年开始重建。人们从7110块旧砖中挑出3539块,将其一一编号,尽量将其应用于原来的位置。所以今天看到教堂是黑白相间的,黑色是当年教堂的旧砖,白色是后来重建时的新砖,因此这座教堂又被称作“世界上最大的拼图”。教堂门前有一块很大的废墟墙,提醒着人们当年那场战争的惨烈。

重建持续了13年之久,耗资约1.8亿欧元。资金来源除了德国各级政府、银行业和民间,还有来自美国及英法等欧洲国家的捐款。令人感动的是,不少捐款人的家人甚至是被德国纳粹杀害的。

穹顶上镶铸的高达8米的十字架是1998年英国政府以“英国人民”的名义捐助的。为十字架镀金的艺术工匠阿兰·史密斯的父亲曾任英国皇家飞行员,参加过德累斯顿大轰炸。他回忆说,父亲一直对这段经历耿耿于怀,自己有幸参与重建,想必能帮助父亲释怀。

2005年10月30日,圣母大教堂举行了重建竣工仪式。庆祝活动进行了三天三夜,参加者来自多个国家,仿佛是整个欧洲的盛典。圣母大教堂的修复成为了德国与从前的敌对国和解的象征。

现在,圣母大教堂的纪念品部里出售一种特制的手表,约50欧元一只,表盘上镶嵌着绿豆大小的石粒,是当年大教堂被炸后的细小碎片,出售手表的收入用于建筑维护。

如果有幸入住古迹附近的酒店,前台服务员都会询问客人,是否需要朝向古迹的房间。对于德雷斯顿人来说,让远方的客人开窗就面对修复一新的宫殿教堂,是一种上等礼遇,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骄傲。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