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的鱼是养出来的

生活 朱毅
安全的鱼是养出来的
文|朱毅
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博士生导师

近日,北京超市活鱼下架的消息刷爆社交媒体,各路谣言长了一茬又一茬。鱼塘养鱼的,海里捕鱼的,超市卖鱼的,以及吃鱼群众和管鱼官员,都吓了一跳。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就是这么个事情:管鱼的重拳出击,超市卖鱼的对转身就不认账的养鱼的、运鱼的心存疑惑,不敢对一条条没有身份证的鱼打包票,实在是担心被管鱼的查出非法使用违禁物质。于是讲求效益最大化的超市,不肯吃高额罚单,于是自主让活鱼下架,往大了说,算是对严格监管的消极应对。

现如今,集体撤退的活鱼们又陆续游进了北京的超市里,此事看似风平浪静,其实背后还有故事,卖检测仪器的或成最大赢家,将会是食品安全又一个笑话。

病来如山倒,一池都遭殃。养鱼户被卖药的牵着鼻子走,没病就下药防着,信奉“治病先杀虫,猛药能治病”。2001年的氯霉素残留超标事件,直接经济损失6亿多元,2005年的孔雀石绿事件造成出口市场应声萎缩。这些年为此被判刑的,不是十个八个。但病是防不胜防的,一些养殖户习惯性地铤而走险,继续偷偷请便宜、好买还有效的孔雀石绿来帮忙,人类熟悉的“痢特灵”也用上了。

我国规定饲料中不允许使用任何形式的激素药物,但比如说每吨饲料加50克喹乙醇,就能比别人家的鱼儿生长速度快50%,这么大的卖点,做饲料的和养鱼的都需要坚定的自制力。2013年国家拉网式打击了一番激素,但是漏网之鱼还是有的,打击还需要继续,别只惦记着超市,要奔饲料厂家那里去重典治乱。

搬来一块他山之石学习一下,欧洲人工养海鱼,用自动注射机一条接一条给鱼苗打疫苗,千方百计做到了不喂药。彼人也吾人也,彼能是,为何吾不能是?

首先看一个大漏洞,按规定,养鱼的要填写养殖生产记录、养殖用药记录和销售记录,记录要保存到这批水产品全部销售后2年以上。活鱼下架暴露了这规定形同虚设,超市就是怕找不到养鱼的主人来承担罚单,所以不敢卖了,这记录当然是不存在了,或者只是一个虚假的存在形式。

另外,别看我国水产品占世界总产量三分之一,水产品养殖全世界称老大,但这个第一是靠着“高密度,多品种,集约化”撑起来的,产量高,品质不够高,有的同样品种,只能卖别人一半的价。不少养殖场,鱼养殖的密度能达到常规的10倍以上,好比一个人一辈子都困在高峰期地铁上,这样的逼仄拥挤,鱼当然爱生病。病急乱投医,抗生素滥用、非法物质非法使用就可想而知了。

换句话说,消费决定市场,市场引导生产,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吃鱼、吃多种鱼、少花钱的要求,养鱼的不得不选择产量高、花样多、成本低的养殖方法。

知情后的吃鱼群众,遇到活鱼下架这桩事,对于管鱼者不知道是该还是不该竖起大拇指。

我国有近千万人从事水产业,但专业技术水平普遍低下,亟待帮扶,与其花大价钱在超市投放一些贵而不用的检测设备,不如花钱请技术人员深入基层,传授先进的养殖方法、科学的防病和用药技术,从根上解决水产品品质安全的问题。

养鱼的最大风险在于非法添加,捕鱼则在于水体污染。不管江河湖泊还是浅滩深海的鱼,如果水质不足够好,站在食物链高端的、吃小鱼的大鱼和超大型鱼们,因为生物富集放大效应,汞等重金属污染问题就成了个无解的难题。从美国FDA最新的孕期哺乳期吃鱼指南,就能看出FDA的为难。鱼作为白肉属安全肉类,但鉴于当前全球水体污染形势,吃起来还是有上限的。

总之,活鱼下架给水产品安全再提了个醒,监管有力令人欣慰,但生产帮扶比末端监管还重要,传统渔业向生态渔业升级转型才是最根本的。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

    Warning: extract()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string given in D:\wwwroot\inewsweek\web\data\tplcache\moban\shidarewen-x.html.cache.php on line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