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啮性烦恼

生活 东篱
谁说水泥森林里孤独隔绝 邻里分明很有存在感


缺觉不是病,犯起来要人命。连续数日睡不好觉,头昏脑胀气虚乏力,上班形同梦游,简直要怀疑人生。可恨的不是思虑过度导致失眠,更多是邻里带来的人为伤害。这种冤屈眼看还无法申诉。


某天中午1点多上床休息,刚卧倒没多久,楼顶传来吱吱啦啦的声响,音量不低,连绵不绝。我马上意识到是在装修,第一反应是从枕头旁摸出隔音耳塞,想着忍忍算了,只睡半小时,将就一下就过去了。


如果这噪音频率稳定,也许听久了便能适应和忽略。可它偏不,间歇性的钝响随之大作,在我头顶正上方,冷不丁一记闷锤,在睡梦边缘粗暴地把人拽回现实,反复数次就彻底睡不着了。施工队每天中午半刻不歇,电钻左冲右突,闷雷此起彼伏,完全没有消停迹象。作为懂法用法的朝阳群众,我当然想到了维权。


先是找物业。门卫大爷是位北京土著,一接到电话就噌噌噌上了楼,飙着京片子劝导施工队。可他前脚刚走,对方又抡起了家伙。当即呼叫大爷又上来费了番口舌,对方表面应允,显然不起作用。我其实早该猜到这结局。


所在小区规定午休时段停工,3点前不得施工,国家规定是2点前,可甭管几点,都不在施工队眼里。物业除了联系工头和业主,建议我同时报警。


三位人高马大的警察叔叔到场,往那儿一杵义正辞严。工头恰好当时也在,时间还不到2点,在警察口头警告间,工人仍在自顾自干活。工头拼命掰扯什么静音施工不算事儿,警察听不下去,说声音大小有标准吗?规定时间任何施工都不能有。


后来啊,工作日施工队依旧不守规定,但中午1点多能勉强消停一阵。周末规定不能施工,对方愣是白天无休,睡什么午觉啊,出门遛弯去吧您呐!


门卫大爷说,还是以前住平房好啊,现如今高楼隔音差,2楼施工十来层都受不了。说是正经公寓,也不像个样子,八成是租户,全年装修声响就没断过。这事没法解决,除非搬家。


朝出晚归的上班族能逃过小区装修噪音轮番轰炸,SOHO族或夜班党难免备受折磨。不过有一点倒是相通的,感谢纤薄如纸的楼板,我们享受着前所未有的亲密。有朋友说单位的经济适用房,与邻居只隔薄得夸张的一堵墙,类似隔断,对方在墙上钉个钉子,直接穿透到了这边。


声息互闻的日子里,也许唯一可以做的,是祈祷邻里通情达理好脾气。夫妻打骂、小孩练琴、宠物撒欢,但愿少发生在伤筋动骨的时段才好。穿高跟鞋满室暴走、生拉硬拽响声大作,有些还真不是随机事件,却是稳定习性,当然还会有其他令人抓狂的表现形式。解药或许是不大管用的隔音耳塞和一人饮酒醉来麻痹神经。


谁说水泥森林里孤独隔绝,邻里分明很有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