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亦曾萌萌哒

生活 一点君
虽说经历过很多女人,西门庆仍很容易“一见钟情”。
西门庆亦曾萌萌哒
文/一点君

虽说经历过很多女人,西门庆仍很容易“一见钟情”。

对潘金莲是:被叉杆打到,发现是“美貌妖娆”的金莲,立即“酥了半边”,怒气变为笑脸。对李瓶儿是:碰巧在花子虚家和她撞个满怀,细细一看,“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对王六儿也是:为她的女儿说亲而来,却在见面后,不看女儿,只看妇人,且“心摇目荡,不能定止”。

按西门庆的风格,还是叫一见钟“性”比较妥帖。

动了“性”思后,西门庆勾搭王六儿的手段,简单、直接,也非常有效。找来冯妈妈,给她一两银子买布穿,托她作淫媒。冯妈妈立即去找王六儿,安慰一番,利诱一番,搞定。攻略清楚,流程清晰。从看上到搞定,几乎没费多少心思。

而西门庆和李瓶儿偷情,就要曲折得多。先是李瓶儿相托,“他请大官人往那边吃酒去,好歹看奴之面,劝他早些来家”。西门庆便留心将花子虚灌醉,然后送他回家,寻找与李瓶儿接触的机会。

之后,经常安排应伯爵一伙人,把花子虚拉到妓院喝酒过夜。自己跑到李瓶儿家门口,“一回走过东来,又往西去;或在对门站立,把眼不住望门里盼着。”几个回合下来,彼此确认有意了,才顺理成章勾搭成奸。

再回头看西门庆图谋潘金莲。被潘金莲叉杆打到后,西门庆连饭也不吃,踅入王婆的茶坊,打听潘金莲是谁家的娘子。为了和王婆套近乎,又是问欠了多少茶果钱,又是许诺王婆的儿子差事。

不到两个时辰,西门庆又踅进茶坊,流露出想请王婆做媒的意图。天色将晚时,西门庆又踅将来,仍羞于开口明说。次日清晨,王婆见西门庆在街前来回踅走,“对着武大门首,不住把眼只望帘子里瞧”。

如果不考虑两人都是已婚等道德因素,单独看西门庆这一番心神不宁、失张失致的表现,简直像情窦初开的青涩少年“萌萌哒”。此时的西门庆,虽然小有钱财,但在当地权势还很有限。后来,被武大捉奸时,竟然本能地就躲到床下。

而勾搭王六儿时的西门庆,已娶了孟玉楼和李瓶儿,财富大增,生意大发,又生子又升官,一副人生赢家模样,对女人自然是自信满满,根本没有耐心去做功课。

可悲的是,在财势诱惑下,不仅王六儿轻松被拿下,连王六儿老公韩道国也失去了抵抗能力,甚至武大那样的“虽一时撞见,亦不敢声言”都做不到。因为,他很为老婆能挣西门庆钱财而高兴,常常主动挪窝呢。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