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腔调

生活 阿紫
山水有相逢 这个背影将来对于你 或许比区区一点年终奖有用得多


每年岁末都是晒年终福利的时节,网络上各路晒客蜂拥而出。这些人有的平日里正义凛然,对于媒体上某些造假数据口诛笔伐,可是轮到自己发布“数据”了,注的水比人家还多。其中有些人混得不好不坏,丢进人群中便找不出来了,觉得必须吹点牛才能找到存在感。有的处境堪忧、心灰意冷,干脆就当起了“恐怖分子”,直接造谣“年终奖好几十万”,围观群众内心打个两折,依旧会觉得身心不适。能让尽可能多的人看了心情郁闷,自己的郁闷仿佛就减轻了许多。


我是个诚实的人,偏偏又在一家不温不火的公司里混着,每年的年终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于是常常被朋友圈里的“恐怖分子”扎着心。不过我们的“尾牙宴”倒很丰盛,而且常常能吃好几次。原因在于公司给星级酒店供货,年底总会有几家账很难结,便会通过去吃饭抵消一部分。今天在四星级,过两天又去了五星级……有图有真相,还有结账小票。这么有力度的图文一张张传到微信、微博上,可想而知如草船借箭,吸引来一大堆羡慕嫉妒恨。有人会问尾牙宴这么高端、这么频繁,年终奖得发多少啊?这个当然打死也不说,属于商业机密,于是撩动得看客们睡眠质量大幅下降。


岁末总会有一些人蠢蠢欲动,暗自准备着开春跳槽,越是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越会装作兢兢业业,免得被老板看出来了。年终奖还捏在老板手里,万一损失了这一大笔,过年的心情恐怕要打三折。某年,我在某杂志当主编,杂志销量连续大半年月月下降,每天上班心情都很糟。终于扛不住心理压力,决定辞职。事先征求了几个手下的看法,都劝我再撑撑,还有一个半月就过年了,怎么也得把年终奖哄到手。但我还是递上了辞呈,老板当时很吃惊,第二天批准了,并取了一万元现金提前支付了我的年终奖。


“老板平日挺抠的,没想到这回对你这么豪爽,看来敬你是个傻子!”有同事打趣道。过了好几年,这位前老板依然还是我的朋友,他说我让他部分改变了对员工的看法。并不是所有的主雇关系都是虚与委蛇、互相算计,老板和员工还是可以彼此坦诚相见的。


幸亏当初没有多混两个月,为了那点年终奖,不然势必被老板小瞧。我不算计那点钱,最后钱并没有跑掉,还收获了一份平等的尊重。人们印象中上海人斤斤计较,吃不得亏。其实上海人同时还讲腔调,做什么都不愿让人小看,哪怕因此死要面子活受罪。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时值岁末,不少人可能要和老板、同事“永别”,千万要留给他们一个有腔调的背影。山水有相逢,这个背影将来对于你或许比区区一点年终奖有用得多。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