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睡的艺术

生活 青丝
生活给了我想要的东西 同时又让我认识到没多大意思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多年前有一次乘火车,车厢里挤得水泄不通,卡座上一对杀马特情侣旁若无人地当众搂抱亲吻。那时候还没有手机,其他人的眼神无处安放,只得各自闭眼装睡。于是乎,车厢里的人就像在互飙演技……


装睡其实就相当于鸵鸟把头埋入沙子,就像萨特说的:“生活给了我想要的东西,同时又让我认识到没多大意思,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比如酒桌上,常有人作不胜酒力状,歪歪斜斜地坐在一旁装睡,耳朵却随时关注着桌面上的情势变化,及至局面有利,马上又会满血复活。当然,装睡随时能醒的多是菜鸟新手,怎么也叫不醒的才是真正的老戏骨。有朋友曾于深夜接到一通电话,邀他到夜店喝酒。他到了以后,包厢里的人都在装睡,怎么也叫不醒,无计可施的服务员只能找他这个唯一清醒的人买单。


我哥年轻的时候,有一个姑娘常有事没事到我家串门,年纪尚幼的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哥显然是知道的。有一天他在楼上看到姑娘又来了,赶忙躺到床上装睡,然后嘱咐我对姑娘说,他喝醉了,怎么也叫不醒,而且经常这样。姑娘见到这种情况,似乎也明白了襄王无意的事实,后来就没再来。但这件事情我一直捏着一把汗。过去有一部港片,周润发饰演的主角受命前去相亲,为了不让对方看上自己,故意装作举止很粗鲁。没曾想,姑娘拊掌笑说,你早说呀,害我扮得如此辛苦,袖子一捋就要和他划拳喝酒……假如那个姑娘就是喜欢酒醉装睡的人,我和我哥都会有麻烦。


怎样看待装睡,也是一门学问。友人执教的学校新调来一个领导,开全校大会的时候,朋友坐在台下睡着了。新领导以为他是对自己有意见,是文化人故意摆谱,于是中断讲话从台上下来,走到朋友身边观察。朋友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已经醒来,但又下不来台,干脆继续装睡。领导见状很幽默地说,原来他是真的睡着了呀,不是装的。后来也没再追究这件事。


这种能为他人留台阶的高明领导艺术,很像宋初吴越王钱俶归降宋太祖,被迫跟随出征太原,心底暗怀不服。每天早上,钱俶须与众大臣等候宋太祖起身,他经常躲在一旁装睡。宋太祖知道后表示理解,说你每天入朝太早,又人到中年,确实需要躲避霜露。及至平定叛军,宋太祖指着尸横遍野的战场对钱俶说,你看我也不想这样,如果他们都能像你一样诚心归顺朝廷,无须交战杀戮,血染刀刃,是多么好的事情呀!钱俶听懂了宋太祖话里的意思,从此再也不敢装睡。


有句话说,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我对此一直不以为然,因为有一个最好的证明办法,就是在装睡的人旁边问一句:这是谁的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