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群就退群

生活 泡泡唐
在亲人朋友微信群 都有些淡淡的失落


李先生加入的第一个微信群是什么群,他早已经忘记了,反正早就退了。去年,某个晚上,他睡不着,把手机打开,挨个退群。也没有具体原因,就是觉得这些群很烦。每次打开微信,没有朋友的问候,扑面而来的都是群,一排的红色标签,显示别人已经聊了几十、上百甚至几百句。他是一个有强迫症的人,受不了这些数字,一定要全都消除掉,只得不停地点开这些群,然后再退出。这实在很烦,相当于别人嗑瓜籽,嗑完后让他去扫地。扫完了,别人再嗑,无穷尽也。


退的都是什么群呢,他自己也不大记得住了。大约都是同仁、同好、同乡之类的群。有的群里熟人很多,有的群里几乎没有啥熟人。可是,跟谁都聊不到一块儿去。李先生常常怀念过去坐火车的时候,那时跟人胡侃,也听人胡侃。他说部队的事,人家说工作中的好玩事,总能侃得很忘我。现在,几乎是没有啥好侃的,大多数人都是在自我表扬。还有做广告的,有的互相吹捧好像在开小组会,没完没了地斗图,转发心灵馊鸡汤。线下干的套路,线上继续。线下不好意思的肉麻,线上就成了时髦。


平心而论,李先生也觉得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有点不合群。不过,他也并不想太急于向人说什么。森山大道在《迈向另一个国度》里面说:“极端来看,我没有,也不想拥有人际关系。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能拥有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间,如此而已。”李先生觉得这有点过分了。有时间的时候,他有很多事要做,写大字什么的,愉快而充实。李先生从内心里还是需要交往的。所以,只要有人拉,他还在不断地加群,然后又在某个时候偷偷地退出来。这个时候,他就想:不合群就不合群吧。


李先生的微信群已经很少了,但一直保留着两个同学群。这两个群里,几乎有一半的人还在老家。最初加入这两个群时,李先生曾十分兴奋过,因为很多少年时代的记忆开始复活,他甚至记起了自己少年时的模样。同学们偶尔会聊些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情形,特别是那些在老家的同学,常常在群里发布消息,要搞聚会,还会把聚会时的图片、视频发出来。李先生很少发言。他只是常常在翻看同学们只言片语的生活时,想起刚当兵时候唱的一首歌:“林中有两条小路都望不到头,我来到岔路口伫立了好久,一个人无法同时踏上两条路……”这样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好像自己同时走了两条路,甚至是两条以上的路。


也有的时候,他会觉得有些淡淡的失落,觉得自己当年,其实不应该走得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