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被主流文化压抑的难言之隐

生活 李国翠
这是一个反脆弱的时代 而反脆弱容易导致人们内心封闭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们变得越来越独立了。也许是因为听了太多“人生只能靠自己”的话,也许是因为太多的纠纷、问题,让我们觉得人心叵测。为了避免背叛、辜负,我们提升了自己的“安全装备”,并且一再发展出巩固这种“安全”的技能。


独立之所以这么受人推崇,是因为在当前的词汇语境中,大概很多人都把独立等同于强大,而我们之所以推崇强大,是因为文化推崇一种倾向:反弱小。


每种社会都有自己的主流文化,那些被主流文化所排斥的特质,容易被打入“羞耻”的范畴,这意味着一个生活在主流文化是推崇强大的时代。弱者,或者发现自己虚弱品质的人内心会自带羞耻感,这种“羞耻感”决定了人们只会允许自己强大,不准自己脆弱。


矛盾的是,脆弱是人性真实的一部分,当我们不敢表达自己的脆弱,认为脆弱是一种带有羞耻的成分的特质的时候,我们就再也不敢展示自己的脆弱,我们需要紧紧地维护住自己这部分“家丑”,以免被人耻笑。


维护脆弱,让自己一个人去消化脆弱,并且过度发展这种能力,就会让一个人越来越独立,越来越会发展自己的控制性,同时会让我们丧失掉真正依赖别人的能力——而真正的依赖正是建立在分享脆弱的基础上。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独立性非常强,为了防御内心脆弱,她在亲密关系里不敢依赖别人;同时她的男朋友贺涵,更是一个独立性很强,喜欢用征服和控制展现自己能力的人。唐晶不敢暴露脆弱,贺涵发现不了自己有脆弱的一面,导致两人恋爱十年都无法结成正果——缔结可以分享脆弱和信任的亲密关系。


无数的“唐晶”和“贺涵”正在被这个社会催生出来:一方面是个人能力越来越强的个体,另一方面是越来越脆弱的关系。在单枪匹马的世界里我们是英雄,但在关系经营里,我们的成绩一塌糊涂。据统计,2017年离婚率已飙升至39%,单身人口已经超过2亿,这反映出在新的时代,我们在关系的建立和维护上面临很多问题。


这是一个反脆弱的时代,而反脆弱容易导致人们内心封闭。脆弱是人的基本人性,否认或掩饰自己的脆弱,只会让自己活成封闭的孤岛,且疲惫不堪,丧失活力。如果所有的人都在追求反脆弱,那么这个社会将会到处充满防御、不信任、冷漠、竞争和控制。我们构建越来越多的心墙,这些心墙固然保护了我们免于受伤,但同时也让我们深陷孤独。


脆弱并不可耻,只要是人就有脆弱的一面,所以人不应该把脆弱藏起来,去追求绝对的强大,试图把脆弱消灭掉。脆弱就像我们的影子,跟我们如影随形,没有影子的人是鬼魂,没有脆弱的人是虚假的。比如机器人没有脆弱,但机器人不是人。


脆弱并不代表着失败,无能,是我们的文化和教育把这两方面做了很多无效关联,导致我们现在一想到脆弱,就自动套进无能、失败的感觉里,其实它们不是一回事。


脆弱就是意识到你现在需要一些安慰,总有那么一些时刻,我们都是脆弱的。正是因为脆弱的存在,我们才需要关系。我们看见自己的脆弱,也就能看到他人的脆弱,这种惺惺相惜导致人们建立深度链接。


脆弱是人性的表示。能够展示和暴露脆弱是一个人真正内心强大的表现,脆弱是人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人只有正视自己的脆弱才能真正看到自己的力量,不敢承认自己脆弱只会让自己把很多的力量用于防御,用于维护和建设自己的自尊心,这样就会限制人的发展,其实会让人更加虚弱。


承认吧,其实我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其实我们就是需要别人,需要安慰,需要联接,这并不意味着懦弱、失败和无能,相反,能够和敢于依赖别人,才是这个时代稀缺的品质,因为这是真正的强大。


愿你不再假装坚强,敢于找人去依靠。也愿你愿意给人依靠,而不是嘲笑。


作者:李国翠,心理咨询师,婚恋咨询师,多家媒体心理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