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排序

生活 肖遥
在他眼里 所有欲望包括食欲都得给他的权力欲让路


辛小姐大学时的男友是个节俭的男生,也不能说他不体贴,比如说他常常会像妈妈样劝辛小姐好好吃东西:“快吃草莓,再不吃就坏了。”或者,“把青菜吃完,剩下就得倒了。”辛小姐很不喜欢他这么说,好像这些食物的历史使命就是果腹而已,它们诱人的色、香、味乃至营养成分都全无价值,毫无意义。


所以当辛小姐遇到她的第二任男友十分惊喜,因为他特别擅长美化食物,给吃东西这件寻常事添加了一重曲径通幽的腔调。比如一盘大闸蟹,他会描述这蟹如何新鲜,听上去就像他刚从阳澄湖给她捞回来的。玉盘珍羞自不必说,粗茶淡饭也能得到他的花式夸奖。比如有一次他请客,对于当时宴请的农家乐级别,他也有说道:“请人吃饭不如请人出汗,现代人吃大鱼大肉都腻了,吃些野菜,降降三高!”这些客人对他来说应该不属于贵客,所以不需要虾兵蟹将来压场子。


渐渐地,辛小姐发现他只是擅长请客,而不是吃饭。他的所有人生问题——升职、加薪、进修---几乎都是请客解决的,他的所有资源,都是在饭局上搞定的。乃至有一次,辛小姐说她的老板对她动手动脚,他的解决方法也是,“那请他吃个饭吧”。在饭局上,他几乎顾不上吃什么,他的主要任务是让吃它的人都要好好地落他人情。


对待食物,难道不是对待欲望的态度?一切欲望都是有排序的,在他眼里,所有欲望包括食欲都得给他的权力欲让路。这导致他嘴里的一切赞美,无论对象是食物还是女人,都像从哪里拷贝来的套话,从不走心,后来辛小姐一听到他劝酒布菜就没了食欲。



好在辛小姐的下一任男友是一货真价实的“吃货”,经常会在微博上转发“没有红烧蹄髈的夜晚,最难将息”。出去旅游,他总有本事准确定位出这个陌生地方最地道最好吃的餐馆,哪怕它潜伏在小镇最隐蔽的深街陋巷。辛小姐觉得旅游嘛,嘴巴吃什么不要紧,要紧的是眼睛吃到了什么。


让辛小姐受不了的倒不是他不会为其他任何欲望牺牲他的口腹之欲,而是,当他开启吞噬模式的时候简直就像一种铲食物的大机器,轰隆隆地扑向食物,就连喝水,喝完都要咂咂嘴,用舌头在周围的空气中一卷,生怕一丝味道从嘴里漏跑了……后来和他分手时,辛小姐想,难怪他的吃相那么难看,在他的生活中,可能除了食物,再也没有让他能把握、能掌控的东西了。


此刻,辛小姐猛然想起上大学时那个对食物吝于赞美的含蓄男友,他之所以对那些食物的色、香、味视而不见,仿佛它们全无价值、毫无意义,是因为,和她一起吃东西,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意义。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