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定律

生活 阿紫


二八定律

文|阿紫

以往宅在家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你就能活得很清静。现在扒拉一下手机,一二十年没见的亲戚、熟人过得咋样?微信上都能看到。最可怕的是你看到的并非全部真相,都是经过“PS”美化处理了的20%,于是看来看去,会觉得自己过得最差。比如我老婆就发现别人的老公都比我会赚钱,岳父发现别人的女儿都比他女儿嫁得好……偏偏我不是低头族,没有看微信的习惯,没能找到其他男人软饭吃得香喷喷的鲜活事例。于是在家里,我总是单向被埋怨,难以展开有效反击,久而久之便间歇性抑郁了。

好在老婆毕竟读过大学,岳父好歹也是机关退休干部。他们虽然抱怨颇多,却还没有使用不文明用语,顶多反讽、暗讽、借代、暗喻……客观地说,他们陶冶了我的文学修养,尤其让我对杂文有了更深的理解。

原以为自己活得憋屈,和一些已婚老友一交流,发现挨骂也是他们婚姻生活的重要内容。尤其二喜,他岳父几乎就是胡屠户现代版,每每翁婿俩一起喝酒,一杯酒下肚,“胡屠户”就会回忆起十几年前,他女儿长得如何水灵,多少富家子弟如狂蜂浪蝶似苍蝇逐臭绕在他女儿周围,赶也赶不走。显然“胡屠户”脑子里也有一套PS软件,这段美好的回忆与真实历史大有出入。然而二喜不敢申辩,“胡屠户”最后照例会总结道:她不知道怎么瞎了眼,最后嫁给了你这个背时鬼,四十岁了,连个副科长都没当上……

能耐小的男人往往气量大,婚姻因此会比较稳定,有点本事的男人常常受不了窝囊气,小丽夫妇就被她父母的诛心话生生拆散了。小丽的老公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如今是一家网络科技公司股东,资产估计有一千万上下(不包括房子),可以算中产阶级了。可是小丽的父母都在体制内上班,官本位思想严重。居然一直瞧不起这个草民女婿,视之为“临时工”“自由职业者”,仅比无业人员强一点(或许等女婿资产过亿,他们是可以改变旧观念的)。小丽的老公受不了这种羞辱,日久生怨,去年便提出了离婚。

和其他社会领域一样,满意度比较高的婚姻估计不超过20%,大多数婚姻经历岁月考验难免呈现鸡肋之态,这就意味着相当多的已婚男女难免经常被抱怨。对此,我们不妨让她们出出气吧。其实,这也是把80%的资源花在能出关键效益的20%的方面,从而活得比八成人都幸福。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