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生孩子是怎样一种体验

生活 朱丞华
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 不仅体现在医院、病房等硬件的现代化上 更体现在这些有人情味儿的关怀上


在日本文化里,生孩子不是病,而且日本不是计划生育国家,日本家庭要么选择不生孩子,要生就会生不止一个,所以日本的经产妇非常多。这与初产妇比例较高的中国相比,生产过程中的风险就减少了很多。


日本的医疗体制也完全不同。日本国立医院较少,全国一半以上的医院是私立医院。小一点的,只有一个医生值班坐诊。私立医院多,市场竞争就激烈,各家都打出自己的特色吸引产妇前来就诊,形成了非常多元化的服务局面。产妇的选择也变得多样。与家的距离,是否有无痛分娩技术,是否能实施剖宫产,生产环境如何……每个人都可以根据经济能力选择喜欢的医院或诊所生产。



日本还有一种只有助产士、没有医生的生产服务,叫做助产院。这大概也是日本特有的。助产院的理念是崇尚自然,不仅环境舒适,还会配置香熏,播放音乐,营造出安静又温馨的氛围,以便产妇充分体会并享受生产的过程。经济条件更好的家庭,还会请助产士到家里辅助生产。


当然,如果是高危产妇,还是要到综合性大医院生产。私人诊所和助产院也不会接收这样的产妇。日本医院因此集中了很大比例的高危产妇。这也导致日本的剖宫产数据呈现和中国不太一样的状况。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1年的调查数据,日本一般医院的剖宫产比是24.1%,远高于一般诊所(私立医院)的13.6%。


日本社会整体上也推崇自然分娩,原因之一是日本文化中一个比较传统的观念:没有经过阵痛的女性,不能算是合格的母亲。因此,在日本的熟人社会里,如果是剖宫生产,会不好意思说。日本民间还有一种剖宫产母亲的自助组织,就是因为这些剖宫产母亲有点儿自卑,所以选择从“同病相怜”的人那里获得一些感情上的支持和帮助。


医疗保险制度也是有力的监督。由于日本人认为生产不是病,顺产是全部自费的,一旦实施了剖宫产手术,就要进入医疗保险程序。如果医保核查时发现,有产妇不符合剖宫产指征却实施了剖宫产手术,费用只能由医院来承担。所以,日本医生轻易不会对一个可以顺产的产妇实施剖宫产。另一方面,日本的社会文化中,也没有通过熟人关系或领导关系等给医生递条子,要求为某名产妇实施剖宫产的事情发生。


顺产全部自费,会不会很贵?


日本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2015年日本总和生育率为1.46,这是199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为了鼓励生育,日本政府为孕妇提供产检福利、分娩补贴以及养育补贴。分娩补贴的正式名称叫“出产育儿一时金”,补贴金额全国统一,为42万日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多数医院或诊所的顺产基础价格,也与一时金持平,在42万到50万日元左右。当然,提供超过100万日元以上高级生产服务的私立医院也非常多。需要说明的是,一时金补贴不只顺产可以享受,剖宫产甚至流产,都有资格领取。


由于崇尚自然分娩,助产士也成为非常重要的力量。虽然医生从接诊起就会和产妇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但接生时主要依靠的还是助产士。助产士与产妇基本可以做到一对一服务,最多不会超过一对二。他们会花大量时间与产妇交流,不断询问家庭情况、感受变化,会非常关注病人情绪的波动,甚至说话声调的变化,同时给予大量的鼓励。这既是缓解阵痛的手段,更是一种心理抚慰。


这也是我感受到的日本医院与中国医院的最大区别。日本的医护人员认为自己的职责不只是为病人看病,而是如何帮助病人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因此,日本医院关注病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时会持续到病人出院之后,比如帮病人申领困难补助等。置身其中不难发现,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不仅体现在医院、病房等硬件的现代化上,更体现在这些有人情味儿的、全方位的关怀上。


朱丞华  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学病院妇产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