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发行100块钱货币,真正被印刷的只有4块钱。我们离“无现金社会”有多远?

经济 闵杰
如果有一天,你的口袋里只有手机,没有一毛钱。你会感到更安全?还是更不安?

当我发现,在报刊亭买杂志的时候问老板,“能用手机支付吗?”


头发花白的老板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答曰,“必须的。”


甚至,家门口常去的那家水果摊,都摆上了二维码。


这个时候,我确信,“扫一扫”的确在改变我们的生活。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在支付宝最高等级的钻石会员中,超过50岁的会员就有2503位,除了淘宝和转账,他们最喜欢的支付宝服务是“手机充值”。


因为在移动支付方面无孔不入,杭州被称为“移动支付之城”。


今年“两会”期间,不少来自杭州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为“移动支付”代言,既有干了20多年公交司机的虞纯,也有杭州市副市长谢双成。而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则不遗余力地推广一个概念“无现金社会”。


他们说:五年后,中国将进入无现金社会。


你信吗?


“移动支付”带来的改变到底有多大?


买菜、吃饭、看电影、坐公交、看病,不再用现金,这都只是“小目标”。


移动支付正在让金融出现了几个显著变化:


信用卡在衰落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国人均持有信用卡下降到0.29张,而截至2014年底,中国人均持有信用卡曾达到0.34张的峰值。


全球印钞数量快速下降

在互联网诞生的20多年里,全球印钞厂的印钞数量已经在快速下降。数据显示,在2008年至2012年间,全球现金交易数额为11.6万亿美元,增幅仅有1.75%;而同期的非传统支付方式交易数额增加近14%,其中包括在线、移动支付,以及所有现代无纸币交易方式。


流通中的现钞越来越少

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货币发行量(M2)从13万亿上升到了目前的150万亿,但流通中的现钞(M0)占比则越来越低。


也就是说:我们每发行100块钱的货币,实际上真正被印刷成纸币的,只有4块钱,其他96块钱都是以记账的形式存在,说白了仅仅就是一个放在各类金融账户上的一个数字,这也说明数字货币正在呼之欲出。


 为什么是中国?


 iResearch(艾瑞)2017年2月发布的一份针对中国的报告显示,中国的移动支付规模已经超越美国,而且已是美国的近50倍。


用一句简单的话翻译过来就是,中国“移动支付”很牛逼。


仅从支付宝的情况看,目前全国超过200万家餐厅、商超便利店可使用支付宝买单,超过80万停车位支持支付宝,超过20000家加油站可以使用支付宝扫码支付。


全国2万多家体育场馆及场所可以通过支付宝预定,超过30个省份、120 个城市的景点门票可以通过支付宝购买,超过5万酒店可以使用支付宝扫码付款。


还有,让人无语的春运。目前,用户已经可以在全国超过2000个火车站,使用支付宝扫码付款在售票窗口和自助售票机上购买火车票,支付宝也已经覆盖了全国主要省市超过2000个汽车客运站。


全国超过1100家大中型公立医院加入支付宝“未来医院”,通过手机就能实现挂号、缴费、查报告等全流程移动就诊服务。


政府和公共服务机构也在融入这张支付的大网。2016年,全国已有357个城市(含县级市和直辖县)入驻支付宝城市服务平台,辐射全国。包括车主服务、政务办事、医疗服务、交通出行、生活缴费等在内的9个类别共计380项服务,为超过1.5亿的用户提供简单便捷的服务体验。


现在已经可以很明确的说,中国的移动支付已近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径。

为什么是中国?


首先,后发优势,中国没有深厚的信用卡文化,直接从现金支付跳到了移动支付。


其次,和西方国家很不一样,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迅猛壮大,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最重要的是,得益于移动支付在线下场景的广泛覆盖。恐怕没有哪个国家能覆盖到如此之广、如此之细的应用场景。甚至是小到早餐档、红薯摊这类的小微商家,支付宝也通过“支付宝收款”、“收钱码”等,帮助这类小微商家享受移动支付的红利。


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来说,现金交易严重阻碍了经济尤其是互联网经济的发展。


以印度电商产业为例,如果以货到付款网购,人们可能同时买一件衣服的三个尺寸,最后只买一件。而且货到支付也使得商家的收账期过长造成影响发展。


有机构预计今年印度电商产业规模将达到110-150亿美元,一旦移动支付代替货到付款成为印度电商产业主流交易方式,其市场规模翻几倍不是难题。


而于菲律宾而言,他们推行无现金社会的动力充满菲律宾特色。


菲律宾是全球最大的侨汇汇入国,菲律宾的移民群体和庞大的菲佣群体会发送资金到自己的家庭。与传统的跨国界的资金转账方法不同,比特币转账的成本只有一小部分的交易费用。此外,通过比特币汇款或电子汇款会远比其他模式更快、更便宜。在2017年2月初,蚂蚁金服全资收购美国速汇金,就是想推动全球汇,降低侨汇成本。


中国“无现金社会”路径的价值,在于它的高可复制性和高赋能性,复制到那些金融欠发达国家,帮助它们弯道超车步入“无现金社会”。

 “移动支付”会挑战美元霸权吗?


如果一个伊朗人手机上装了微信并拥有中国的货币在他的电子钱包,那么不管他的国家是否受到制裁,他都可以用他手机上那串数字来换到一部中国产的电脑;


如果一个叙利亚人的手机上有支付宝账户并拥有中国的货币在他的电子钱包,那么不管他的国家在接下来的几周是否还存在,他都能用手机上那串数字,从中国的航空公司买到一张去其它地方的机票;


如果一个俄罗斯人的手机上都装了这些来自中国的软件并拥有一串能代表着人民币的数字,那么不管卢布贬值与否,他都能够进口到足够多的轻工业制品和食品。


以上三个例子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真正的全球性货币,不在于用军事实力去维持,而在于用庞大的工业生产能力为锚,去使人类更简单和更廉价地搭建更大规模的协作体系。


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特里芬提出的一个观点:各国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


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


随着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快速发展,国际货币体系也从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逐步发展到多中心的体系。但在多中心体系下,只要是一国的主权货币充当国际货币,特里芬悖论依然存在。而数字货币的产生,或许为解决国际货币体系特里芬难题提供了另一个思路。


因为它打乱了全球金融体系,只随着货物的流通进行潮起潮落。比如中国跨境电商的快速发展,就逐渐使中国变成了数字货币流通的节点。因此,未来社会的财富也会被打乱重组。未来不会再存在一个所谓强权的金融或权力机构,然后可以坐享其成。未来的信息量和货物流会将它们彻底分化,世界在去中心化、组织扁平化。

 

“无现金社会”很美好,但万一,手机没电了呢?额……


“无现金社会”,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美好的想象空间。比如,

1、黑色经济黄赌毒难以为继;

2、灰色经济将由暗转明,逃税行为也将无处遁形;

3、腐败将得到有效遏制。一个发改委局级官员收两亿贿款现金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

4、大大减少和降低现金的使用率和管理成本,降低货币的发行成本,也加速于经济贸易资金的流转流通。

5、减少假币,偷窃现金,抢劫银行和现金出纳机的案子简直不会再出现。

6、对各国政府,尤其是发达国家政府而言,“无现金社会”会给政府货币政策以更大空间。近年来欧洲日本相继搞负利率,给全世界央行打开了想象之门,搞刺激,降息。但现金社会里搞负利率有个麻烦,储户不跟你玩了把钱从银行里提走,弄不好就搞成挤提。如果在无现金社会,就不会有这样的风险。


现金是金融体系的致命弱点。


不过,我们仍然有理由担忧,比如,万一手机没电了呢?万一光缆又被挖断,网络又瘫痪了呢?(咦,为什么要说又呢?)


还有,“无现金社会”会让我们生活在“全景电子监狱”吗?


移动支付会让线下所有的消费都有了数据化的可能性。


这里面有双重含义。


从好的方面来说,对于用户而言,这些数据有利于累积个人的信用数据。对于商家而言,顾客消费行为会变成数据,帮助商家进行精准营销,还帮助商家沉淀经营数据和累积信用,从而能够更方便地获得诸如贷款等金融服务支持。


硬币的另一面是,你的每一次消费、每一笔交易,都会被记录在案。


在无现金社会里,现金会被转换成数字,信号,电子资金。简单来说,现金将会被信息取代。


美国的《大西洋月刊》杂志在2016年发表了一篇文章,说道:“现金会安安静静地躺在银行里,而信息可不会就这么窝在你口袋里。但当这些信息到处流窜的时候,审核和监视这两个捕猎者始终紧追在他们身后。电子资金当然也不例外。当钱变成信号的时候,它就更容易被监视和追踪;当钱变成消息的时候,你会第一时间收到。”


文章相信,无现金社会将为我们开启一个充满约束的世界。


“无现金社会”还有多远?其实不仅取决于互联网、大数据、应用场景,更取决于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人的安全感:


如果有一天,你的口袋里只有手机,没有一毛钱。你会感到更安全?还是更不安?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