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当智库界的优秀“民企”|影响中国2016

经济 贺斌 陈婷婷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上海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款2亿元的主要资助项目。作为一家新型智库,人大重阳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
年度智库: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作为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它旨在把脉金融,建言国家,服务大众。10多个国家的96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被聘为该院高级研究员,30多个国家的智库成为其实质合作方。2014年来,它连续两年进入“全球顶级智库150强”,并被中国官方认定为G20智库峰会的共同牵头智库。2016年,它连续在G20、南海、一带一路等议题上发力,为国家发展做出了重要的思想贡献。

人大重阳:当智库界的优秀“民企”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陈婷婷

在全国众多智库中,人大重阳很“年轻”。2012年9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校友、上海重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裘国根以个人名义向母校捐赠了2亿元人民币,是当时最大的大学单笔捐赠。

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表示,中国人民大学响应国家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号召,积极进行改革和探索,整合社会资源,打造一批高端智库。

而人大重阳智库建设就是整合社会资源的样板。2013年1月19日,人大重阳正式成立,当天召开了第一次理事会,明确了人大重阳的宗旨就是“立足人大,放眼世界;把脉金融,观览全局;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目标是打造一个以大金融研究与传播为核心、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智库,立求为中长期国家发展培养和输送高级金融人才,开辟经济研究与发展的新天地。

中国式旋转门

2013年4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作出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批示;同年11月12日,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强调要“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随后,中国智库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成长。

然而,新型智库的机制、人员管理和运营与传统研究机构有很大不同。后者着重做学术研究,前者则注重做政策研究;后者的重心在影响学术界、高校界,前者的重心却在影响社会和决策。相比之下,前者更加社会化和国际化。

人大重阳在成立之初便以“大金融”为研究方向。这是人民大学20多年来长期研究积累下来的思想精华,堪称“金融学的中国学派”。2013年陈雨露教授出版了《大金融论纲》一书,将这一理论推到了新高度。“大金融”理论讲求微观与宏观、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统合,主张高效、稳定和危机防控的三维一体,体现了人大金融学科全国高校第一的实力,也迎合了目前中国金融改革的时代需求。

据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国际商会执行董事张燕玲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人大重阳(RDCY)连续三年举办了G20智库论坛,最早公开提出支持中国举办2016年G20建议,并在中国人民大学支持下递送了调研内参,获国家领导肯定。作为2016年G20杭州峰会牵头智库之一,人大重阳为峰会预热,在提供政策咨询、递送政策报告,听取国际意见起到重要作用。

自2013年成立伊始,重阳金融学院便将G20作为研究院的重点研究课题,曾先后出版过12本中英文的G20著作,还有上百份的G20研究内参报告、学术论文、研究动态等多类型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已通过对上报送、媒体发布以及学术研讨会等多种渠道使用,得到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广泛赞誉。

除了G20问题,近年来,人大重阳在“一带一路”、南海问题、互联网金融、金融改革等一些重大问题上都发挥了重要的决策影响力。

2016年5月1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人大重阳作为新型智库的代表派人参加了会议。目前,人大重阳每年有3~5名全职人员被借调到政府核心部门,成为决策部门的助手。

“这就类似于中国式旋转门。和国外直接进入政府核心担任要职不同,我们的旋转门先从资历浅的助手当起。他们借调到政府部门期间,依然是人大重阳发薪水,他们只需要跟着政府决策部门做事情。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回来之后与我们分享经验。而未来他们的研究就更接地气,不会虚无缥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说,虽然现在有十多位曾在政府决策部门工作过的员工都被其他单位“挖走了”,但依然和人大重阳保持着很好的联系,“这也为社会、政府决策部门培养了人才”。

2016年,人大重阳的全职人员共出访38个国家,就“一带一路”、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等话题进行交流,其中一个重要的事项,是阐释中国政府和民间对这些问题的考虑和看法,这为世界更加了解中国提供了一个“二轨”渠道。

例如在亚投行问题上,一开始,有些国家对亚投行持观望态度,以致亚投行建立迟迟没有进展。2015年1月27日,人大重阳请时任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做客重阳论坛,并邀请了70多位驻华使馆的大使和参赞前来与会,其中,英国派了4位官员过来。论坛上,金立群以非官方身份充分解释了未来的亚投行的作用、宗旨等等。

智库产业化

在人大重阳领导层看来,人大重阳作为思想的生产工厂,已经初步构建起了从原材料的采购、思想的供给到组装一系列的产业框架。具体来说,人大重阳一年会开100多场会议,这些就是思想的原材料,将全世界学者的演讲、思想观点都采购过来,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进行组装,呈现人大重阳的思想动态、思想产品,以内参报告、对外报告、书籍等形式发布出来,就变成了思想的供给体系。最后这一成果上报给中央,传递给媒体,服务于国家。

这个生产链相对清晰,但王文认为,这还不够强大。以美国最好的国际类智库CSIS为例,他们也仅有200~300多全职员工,但一年能开2000场公开会议,平均每天有7场会议,相对而言,中国市场的生产能力还是较弱的。

“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得有一个大国的智库。大国需要有官方智库,也需要有新型智库。就像一个大国崛起不仅靠国企,还必定会有像华为、阿里巴巴这样的民企出现。”王文认为,人大重阳就像是智库界的优秀“民企”。“一个大国的思想,在生产、供给、销售、整体运营过程中,必然需要新型的智库来匹配,一个国家智库在大国崛起的进程中也一定有它的地位,人大重阳要做成百年老店,这是我的梦想,也是人大重阳的梦想。”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