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资“涉银”的背后

经济 贺斌
在经济下行环境下,投资银行业并非一本万利。

制图|叶雪鸣

民资“涉银”的背后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大股东的一纸公告,使得正摩拳擦掌招揽人才的福建华通银行又横生变数。

10月28日,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调整福建华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设立方案,将福建华通银行投资总额(即注册资本)由原来的人民币 30 亿元调整至 24 亿元。

注册资金“缩水”的主要原因是两大股东撤资。退出华通银行筹办的是福建永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福州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他股东出资金额略有调整。

就在一个月前,永辉超市、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秦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发布公告,宣布以发起人身份参与福建华通银行筹建工作。银行注册资本拟定为30亿元。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多月,10大发起人就有2家公司打了退堂鼓,也让福建华通银行的设立再次遥遥无期。

相对于三年前民营资本试水银行的热潮,并没有像预期那样带来“鲇鱼效应”,略显沉寂。

在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过程中,往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而民营银行无论是筹办还是经营,都充满了变数和挑战。

此外,这还与互联网金融发展带来的冲击不无关系。但去年年底,监管层开始大力整顿互联网金融行业,尤其是10月份刚刚颁布的“互金新政”,预示着互联网金融草莽时代即将过去,有舆论认为这对于有“牌照”的民营银行应该是利好。

民营银行热的真相

2013年6月29日,在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提出将调动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设想,接下来相关政策出台,开 启了民营银行开闸试水的时代。

首批民营银行在2015年内完成筹建,正式营业。2015年1月18日,中国首家民营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试营业,随后,上海华瑞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浙江网商银行纷纷获批开业。

根据2016年城市商业银行年会传出的信息,截至2016年6月末,5家民营银行资产总额1149亿元,各项贷款512亿元,不良贷款率0.34%,主要经营指标快速增长,监管指标基本符合要求。

尽管从官方数据来看,首批民营银行获得了巨大成功,也激起各省市申办民营银行的热情。然而,关于第二批民营银行的试点,监管层却迟迟没有放开,引来外界猜测。

2015年6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银监会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指导意见的通知》,明确了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准入条件和许可程序。6月26 日,银监会正式依法对合格的民间资本发起设立民营银行的申请进行受理。

今年3月,尚福林在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民营银行的受理权限已经下放至各地银监局,已经有12家银行进入论证阶段。直到今年5月18日,第二批民营银行才开闸放行——由瀚华金控、宗申产业集团等作为主发起人发起设立的重庆富民银行获批筹建,这也意味着民营银行将由试点设立进入常态化发展。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仅2016年1?6月民营银行核名总数就达96家。相较于各地方政府和企业申办民营银行的如火如荼,真正建成的却寥寥无几——截至10月底,仅重庆富民银行一家正式开业,四川希望银行和湖南三湘银行获得批复筹建。

民间资本游移不定或许是很多民营银行难产的原因之一。贵州首家民营银行就数易其主,2014年,贵州长通集团曾联合30余家企业发起人拟筹建贵商银行,至今未有下文。2015年朗玛信息联手益佰制药主发起筹建贵安科技银行,却在一年多以后终止。随后,贵州本土房地产企业龙头中天城投集团全资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拟与贵州美益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作为主发起人联合发起设立贵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玩味的是,朗玛信息的“撤资”和中天城投的“接棒”,两条公告仅隔一天。

实际上,自从2013年9月《试点民营银行监督管理办法(讨论稿)》公布以后,全国各地掀起了积极筹备设立民营银行的热潮。贵州自然也不甘落后,早在2014年贵州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贵州长通集团董事长张钊便提交了一份题为《关于支持我省民营企业筹建“贵商银行”的建议》的提案。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当即指示,贵商银行要争取成为第一批民营银行。

尽管没能进入首批民营银行试点,但中国银监会早有表态,即在贵州组建民营银行试点、引入金融机构、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地方银行金融机构推动信贷资产证券化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而无论在朗玛信息关于发起设立贵安科技银行,还是中天城投发起设立贵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告上,都提到是“在贵州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领导和支持下开展的”。而银行筹备组也都以贵州省金融办为牵头单位。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筹办民营银行的诉求比企业更为强烈。”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因为在当前地方金融发展当中,对业绩的主要评价标准就是地方金融机构的变现程度。而地方法人的金融机构,尤其地方法人的银行,则是其中一个衡量地方金融发展政绩的重要标准。此外,地方法人的金融机构在支持地方产业发展方面也有更多的主动权、话语权和影响力。

“而从企业诉求来看,可以是多元化的。有一些企业希望从实业转向金融,更多的是想利用未来参与的金融机构,间接地给自己稀缺的金融服务提供一些支持,主要是基于银行业牌照的巨大价值。”杨涛说。

这一想法从贵安科技银行的拟定经营宗旨上可见一斑。作为主发起人的朗玛信息和益佰制药都是和医疗健康有关的企业,尤其是朗玛信息,在2014年通过完成收购包括39健康网在内的启生信息,正式进入互联网医疗领域。

“但在经济下行环境下,投资银行业并非一本万利。”杨涛指出,未来银行业市场可能有进也有出,特别是从国外经验来看,存款保险制度建立起来后,可能会有大量的银行破产,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或者企业在介入银行领域的时候,就会考虑到风险的约束和各种可能性,这也是一些民营资本趋于理性,将资金和精力转向优势领域的原因。

看上去很美

在经历过16个月紧锣密鼓的筹备后,朗玛信息和益佰制药同时发布公告,宣布退出参与筹建贵州民营银行。《中国新闻周刊》试图联系贵阳朗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对方以“一切关于民营银行信息以公告为准”为由,拒绝了采访。

在朗玛信息所指的公告中,提到“在推进民营银行的筹建过程中,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民营银行筹建细则进一步细化,民营银行最低注册资本提高至20亿元人民币。同时,公司已全面转型至互联网医疗领域,拟将主要精力和资金集中在互联网医疗相关业务发展”。

据此前信息显示,贵安科技银行的注册资本拟为10亿元人民币,朗玛信息和益佰制药分别出资2.5亿元和1.5亿元。但《中国新闻周刊》查阅了银监会关于民营银行设立的相关政策文件,均未找到所谓20亿元注册资本的提法。

杨涛认为,银行业经营本来就需要一定门槛,关键在于对民营银行的发展不要形成“运动化”。毕竟多年以来,对银行业新设机构,总体上还是有着严格的准入制度,而按现在民营银行建立的速度,已经比以前快多了。

他表示,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银行业本身面临很多挑战,不良率在上升。而在中国的整个金融结构中,因为过去银行业占的比重太高,未来比重有可能不会下降。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不良率会进一步提升。

此外,民营银行如何找准自身的战略定位,采取差异化和特色化经营策略,也是银行筹备者需要思考的问题。从目前首批5家民营银行看,似乎体现了各自的经营特色。上海华瑞银行以上海自贸区为依托,加大金融创新力度,近期又获得投贷联动试点,有望在支持中小科创企业方面取得突破。天津金城银行定位对公业务,而温州民商银行定位小微业务、适合温商经营特色。

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的设立可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们顺应互联网发展趋势,挖掘电商平台优势,建立无网点、轻资产的互联网银行,给传统银行业带来颠覆性变革。

“大家对互联网银行寄予了厚望,因为他们的股东是腾讯、阿里,与新经济领域,与电商经济相结合,那么能否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在金融领域有所突破?”杨涛反问道。

实际上,这些互联网银行也确实不负众望,在金融创新中频频推出新的产品,用微众银行行长李南青的话说,“作为一家互联网银行,科技创新和数据分析是微众银行的核心竞争力。”

2015年,微众银行搭建起完全自主可控的银行科技系统,成为国内首家实现“去IOE”的银行。其拳头产品“微粒贷”上线一年多来,也取得可观的成绩,截至今年10月初,累计发放了超1500万笔贷款,总金额超1200亿元,最高贷款日规模超10亿元,最高日贷款超11万笔。

而浙江网商银行作为一家“跑”在云上的银行,基于金融云计算的架构,大幅降低了IT成本、业务运营成本,还让业务运营能力“弹性十足”,足以支撑10倍于目前的业务规模,不仅能够支持电商双十一等特殊节点的流量并发,还能在7天之内为一家商业平台搭建金融业务技术架构。所以网商银行可以通过平台生态来服务越来越多而且是“越来越小”的小微企业。

“面对小微企业和农村地区用户的金融需求,网商银行是‘迟来的先行者’。”网商银行行长俞胜法表示,所谓“迟来”,是指在网商银行之前,很多金融机构已经在切实推进金融的普惠,关注到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不过用户的需求远远没有被满足;所谓“先行”,指的是网商银行尝试用互联网渠道、大数据风控、金融云计算等技术,去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农村金融服务相对匮乏的问题,而且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

但是在杨涛看来,互联网银行受政策监管规则约束,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体现出其突破性,下一步能否有进一步的创新突破,取决于政策规则的变化,比如远程开户政策的放开等。

杨涛表示,目前的两家互联网银行主要是利用了股东背景,对来自于互联网金融渠道的一些资源进行整合。而对于非互联网银行而言,股东背景只是一个组成层面,主营方向跟股东所在产业有关,也顶多是在产融结合层面,并不一定能够实现所谓业务差异化发展。当然,也可以发挥地域优势等,真正体现出自己的差别特色来。

“未来如果支持民营银行发展,我认为更多的是要支持一些比较有特色的,否则和增加几家城商行没有任何区别,而现在的城商行数量非常多,经营也是良莠不齐,这么多的银行,在同质性竞争中必然会遭遇一些问题和挑战。”杨涛说。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