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宝之争”里的王石

经济 陈炜 贺斌
用王石自己的话说,他为万科选择了一个行业, 建立了一套制度,培养了一个团队,树立了行业品牌。 “我的成功就是万科不再需要我的时候。”


 6月30日,王石(前排中)和郁亮(前排左)参加在万科深圳总部召开的2016年度股东大会。
当日,万科在深圳总部召开股东大会改选董事会,随后新董事会召开会议选举董事会主席。30日晚间万科发布公告称,董事会选举郁亮为万科公司董事会主席,同时,为充分肯定王石过去33年对公司做出的不可替代的贡献,经审议,董事会委任王石为董事会名誉主席。图/CFP


“万宝之争”里的王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陈炜 贺斌

历时712天的宝万之争风波止息之后,2017年6月21日,王石宣布退出万科董事会。

“万科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 在他的朋友圈中,王石这样写道。

“我们不欢迎民营企业”

王石以放弃股权为“万宝之争”画上了句号。他曾在“致敬1984”系列活动深圳站上阐述了这个以退为进的战略:“从此之后,万科就成为混合所有制公司。在政府面前,我们是国有控股;在市场面前,我们是公众公司。我是有野心的,我要将万科打造成类似二战后日本的那些支柱企业。”

一直以来,王石就从骨子里要求万科是一个典型的国有控股公司。他认为只有这样,万科才能获得政府的支持,才能为未来万科的发展提供诸多便利。这也就不难理解,王石为何对于万科第一大股东的背景如此看重。

王石所看重的,不是股东提供的资金,而是靠山。“这就是宝万之争的本质,他不可能容忍一个民资背景的姚振华控制万科。宝能的进入,对于万科来说,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万科集团内部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王石对自己的这种观点也没有藏着掖着。“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纯粹的民营企业如果达到举足轻重的地位,会有危险……我们不欢迎民营企业成为万科大股东。”2016年王石这番言论一出,即引起轩然大波,以至王石后来在万科内部临时股东大会上不得不就此公开道歉。

于是,当如此看重“靠山“的王石,遇到了民营企业的宝能系,战火一触即发。

2015年7月,还在美国求学的王石得知宝能的动向后,当即决定回到万科管理一线。此举拉开了宝万之争的序幕。

“姚振华的错误在于太贪了,专科生当不了教授,民营险资管不了万科。” 前述万科集团内部知情人向《中国新闻周刊》如此描述万科内部对姚的观感。

宝能的万科股权增持之路是一个持续举牌的过程。到2015年下半年的时候,宝能举牌的目的已经十分明确。前述万科集团内部知情人说,当时几乎所有万科员工都知道姚振华的目的并不是占有股权这么简单,“他的目标是要做第一大股东,要做万科的实际控制人”。

姚振华的追求并非异想天开,房地产与金融资本的合作具有先天优势。一方面,房地产现金流庞大,需要充足的资金填补漏洞,而金融资本资金量充裕,来源广泛,风险相对稳定,能够帮助房地产企业极大缓解资金链紧张等问题;另一方面,姚振华有长年经营房地产的经验,因此宝能有理由对控制万科充满自信。

不过,万科不是一般的房地产企业。因此,宝能在地产领域的经验在王石这里行不通。2015年7月,王石和姚振华进行了一次对谈,当时的情形非常尴尬。姚振华是一个演讲大师,激情澎湃,对面的王石却摆出一张扑克脸。据《新京报》后来的报道,王石曾回忆起那次会面,王石认为姚振华“收不住嘴”。

但仅仅一个月后,姚振华就先后举牌两次,将万科股权增持至15%。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虽然之后华润再度增持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是姚振华的实际控制人目标即将达成,宝万之争似乎即将以姚振华的成功落幕。

两步棋

此时的王石没有坐以待毙。万科集团内部知情人士回忆说,王石先是下了第一步棋,这步棋叫做“出师有道”。2015年12月,王石连续召开5次发布会,主旨明确,即万科不欢迎宝能,不欢迎信用不够、喜欢冒险的大股东。

至此这场宝万之争获得极高的关注度,即使是预测王石要输的人,都给予王石足够的同情。万科成功地给宝能戴上了门口野蛮人的帽子,姚振华塑造反面形象,这种负面舆论为日后宝能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王石的第二步棋,是“找靠山”。原来是华润当靠山,现在是宝能要代替华润做万科的靠山,万科不同意。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寻找一个新的靠山,并且能同王石一道,阻止宝能的进一步持股。当然,在下这步棋之前,王石还是对华润报以希望。

2015年8月,王石亲自参加华润置地董事会。万科集团内部知情人证实,王石在这次会议上见到了傅育宁,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只知道华润的态度相当冷漠。

前述万科集团内部知情人士认为,华润控股的上市公司数量庞大,万科仅是九牛一毛,更何况从历史上,华润对于万科的态度是放养,任由王石和郁亮团队做主,因此,“华润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被王石当枪使”。

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是深圳国资委直管的国有独资大型企业。对于王石来说,要得到深圳地铁的支持,首先要拜会深圳国资委,王石的万科作为长期扎根于深圳的国有资本参股公司遇到了危险,立即寻求深圳国资委的支持也是理所当然。

最后证明,深圳国资委的确支持王石,而且支持力度极大。

截至12月18日万科停牌前,宝能系的钜盛华通过8个资管计划买入10.19亿股万科股票,累计持有万科19.455亿股。若再加上前海人寿持有的7.36亿股,宝能系共计持有万科26.81亿股,占比为24.255%,超过第二大股东华润近9%。

2015年12月18日13点,万科宣布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深圳地铁作为王石的新靠山,登上了宝万之争的战场。从2015年9月到2015年12月,王石马不停蹄,同深圳地铁进行了多次谈判,并与深圳国资委建立了良好的战略合作关系。这种合作前的交流持续了三个月,使得本应在2016年1月18日披露的资产重组方案,再次被延期两个月。王石不仅仅要同深圳地铁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同时,他要在深圳地铁的经营项目中选择最具发展潜力的项目。

2016年3月,万科披露了重组预案,通过发行新股的方式,购入深圳地铁旗下物业资产,交易规模高至500亿元。事后,万科和深圳地铁以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的方式,举行了高层会面,并商谈合作细节。

据知情人介绍,在深圳国资委的支持下,万科在第一时间,使用较低的成本购买深圳地铁的优质资产。最不可思议的是,王石竟然拥有在逆势当中的选择权,这让万科内部员工不禁感叹,“王石还是有手腕的,这次的宝万之争,王石赢定了!”

失误

但是,此时的王石犯了一个错误,使得这次本应进展非常顺利的重大资产重组以中断告终。这个错误就是王石忽视了华润的存在。

据知情人描述,华润是万科的老东家,所以不能允许王石擅自行动。对于华润来说,新股发行会稀释老股东的股份。华润持有大量份额,至少应当拥有对于万科战略的知情权。“但是,这次万科的行为不仅仅让华润资产缩水,同样还没有顾及华润的知情权。因此,华润有理由认为这是王石对于华润的忽视和不尊重。”这位知情人说。

2016年6月17日,在万科董事会上,引入深圳地铁的议案一经提出,来自万科老东家华润的三名董事全部投下反对票。虽然该议案赞成票数超过董事总票数的三分之二,仍然可以执行,但是,对于万科来说,老东家的态度,直接决定了王石和万科的态度。这场资产重组是万不能继续进行下去。

虽然王石为此发了一个措辞强烈的微博,但在2016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王石向所有股东致歉,接受道歉的不仅有华润,还有宝能。虽然王石最终并没有按照个别股东的要求弯腰鞠躬,但是其诚恳的态度基本安抚了股东们。随后,华润发布声明,反对姚振华罢黜包括王石等12人的提议。

第二步棋没有走顺,王石认识到了宝万之争可能是一个持久战,既然是持久战,那么就应该沉得住气。这时,王石选择了一位帮手。万科集团内部人士认为,这个帮手就是恒大。

对于宝万之争来说,胜负的关键在于股权。如果实际控制人的地位被宝能牢牢抓在手中,那么王石和郁亮下课是迟早的事。但是,如果是支持王石的国资企业牢牢占据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地位,那么王石就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因此,在持久战的状态中,王石要尽可能将分散的股权进一步抓在手中,防止姚振华获得更多的股权,这样才能有翻盘的机会。

2016年11月9日,恒大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从2016年8月16日至2016年11月9日,通过二级市场收购共计161932084股万科股票,占万科已发行股本总额约8.285%,总成本为人民币187.7亿元。至此,恒大将几乎市面上所有的分散股权全部收拢,再没有给宝能增持的机会。这样一来,基本将宝能的股份定格在25%左右。

完胜

2016年11月,由吴晓灵牵头,清华国家金融研究院发布了宝万之争杠杆收购研究报告。报告显示,宝能系组织了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各方面的资金,借入资金和自有资金之比(即杠杆率)高达4.2倍,超过国家规定的杠杆警戒线。这进一步推动监管部门开始关注宝能举牌的动向。

不过,除了宝能旗下前海人寿外,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阳光保险、安邦保险、恒大人寿、国华人寿系、华夏人寿系、生命系等所谓七大保险系纷纷举牌上市公司,规模一度超过40家。因此,险资举牌已经成为2016年金融市场现象级事件,宝能的所作所为仅仅是冰山一角。如果这个时候监管机构还不介入,那么反倒是不正常了。

2017年2月,保监会开出了严厉罚单:由于存在提供虚假资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的行为,保监会对前海人寿处以80万元罚款,对姚振华等多人进行警告罚款,姚振华被撤销任职资格并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

这项处罚给了姚振华的前海人寿毁灭性的打击。至此,宝万之争呈现一边倒的局面,王石离胜利不远了。

2017年初,深圳地铁全面进入收拢股权阶段。2017年1月12日晚,万科公告称,华润及其全资子公司中润国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润贸易”)于2017年1月12日与深圳地铁签署了《关于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1.69亿股A股股份转让给深圳地铁集团,转让价格为371.71亿元。转让完成后,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将不再持有万科股份。

到了2017年6月9日,恒大宣布其持有的15.53亿股万科股份,以总价292亿元悉数转让给深圳地铁。如此一来,深铁所持有的万科股份达到29.38%,超过宝能系的25.4%,成为万科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股东。

2017年6月21日7点,万科发布《关于2016年度股东大会的补充通知》和《关于2016年度股东大会增加临时提案的董事会决议公告》,主要内容是深圳地铁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名11位董事候选人名单,该11人除4名独立董事以外,当中有三人来自万科,三人来自深圳地铁,无一人来自宝能系。至此,宝万之争以王石的完胜和宝能系完败告终。

为何华润会如此配合万科,将所有股份转让给深圳地铁?万科集团内部人士人认为,在2016年年末,宝万双方对垒激烈的时候,作为华润集团的直接受理单位,国资委获得了华润集团对于万科及其股东的谈判权,所有华润针对万科的政策,由国资委全权负责。

对于宝能集团来说,虽然在万科控制权之争中失利,没有实现成为万科实际控制人的目标,但是,宝能和深圳地铁的介入,让万科股票实现了较大涨幅。

2015年,宝能系以差不多15元的价格开始在二级市场大规模扫货,随后每一次举牌都伴随着万科股票的大涨。据万科此前公告测算,宝能系对于万科A总体买入成本约为18.9元,总成本在450亿元左右。以最近万科股票价格26元测算,宝能持有万科A的股票已浮盈接近200多亿元。因此,姚振华虽然失去了对万科的控制权,却从万科获得了巨大的利润。

2017年6月30日,万科2016年股东大会如期在深圳市万科中心举行。王石在这场股东大会中担任主持人,这是王石最后一次以万科董事长的身份在公众前亮相。

在黑色修身西服套装的包裹下,王石显得格外清瘦,但从满面的笑容和轻快的步伐来看,他似乎心情大好。在他的后面,是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茂德和被提名的新一届董事局主席郁亮。尽管近年来随着王石的淡出,郁亮逐渐成为万科的管理层核心,两人又刚刚携手为万科控制权而战,可以说早已是亲密战友,但郁亮却始终跟在王石的身后,保持着一定距离。

其后,这位新晋万科董事会主席在4分钟不到的感言中数次表达了对王石的尊敬与感激,其间几度哽咽。

相比郁亮的伤感,王石随后的讲话显得淡定得多。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为万科选择了一个行业,建立了一套制度,培养了一个团队,树立了行业品牌。“我的成功就是万科不再需要我的时候”,他表示,这句话的意思是万科真正从行业、品牌、标准、制度、未来,不再需要自己的时候,他们还能健康而且发挥得更好。“我已经非常欣慰地在这里说我们看到了。”

就在股东大会的前一天,万科在广州成功地完成了551亿元的一项收购,王石不由自主地在微信上发布了这个消息,并配了两个字的评价:精彩。他私下跟郁亮说,“这怎么像我离开万科的一个大礼包呢?”

股东大会后,王石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股东、媒体人,以及万科员工挨个合影,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和员工合影时,王石似乎有些激动,站在对面的人群中传出声音:“王总哭了!”

合影完毕,很多股东拿着手中的《2016年度报告》,排队等待王石签名。这次,王石并非有求必应,只是选择在年度报告上签名。一位记者的采访本被他原样还了回去;一对来自河南郑州的父女向《中国新闻周刊》展示了手中的签名,字体流利,上面除了签名外,还写着一个大大的“峰”字。

“峰”对于王石有着特别的意义,王石曾攀登过三次高峰,创立万科、攀登珠峰、哈佛求学。他曾表示,人生有时候目标不是很清晰,但是总要给自己设定高一点的目标,目标达到之后会再给自己设定高一点的目标,“一山望着一山高”。

“他其实早就有了退意,早在珠峰南坡时我们就聊过这个话题,只是这些年房地产行业变化太大,几年一个坎儿,管理团队也还没有培养起来,他一直退不出来。”与王石相熟的“山友”、北京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黄怒波看来,万宝之争恰恰给王石一个抽身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他理清了和华润的关系,也成功引入了深圳地铁,更是让郁亮团队得到成长。

“万科的管理将向更专业更精细化方向发展,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也许郁亮团队更适合未来的万科,因为他柔和不强势,很精细善于执行,他不会和体制碰撞,也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不排除未来会形成郁亮时代。”黄怒波说,“王石选择现在退出,这是最合适的时机。随着他的离开,万科将成为他的一部最完美的作品,而他自己也将迎来新的更精彩的人生。”

“王石并不会离开公众视线,他将会拥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他热爱的教育事业和运动事业当中,他还将会是公众视野中的常客。”万科集团内部人士这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实习生王雅欣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1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