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剧”的复兴?

封面故事 李行
无论《见字如面》《朗读者》 还是《大明王朝1566》十年后的重播热,都在印证着某种对于 “正剧”需求的回归,背后到底是哪些力量在推动这一切?


2016年11月28日,《见字如面》在北京红砖美术馆进行了首期录制。演员林更新在录制现场。图/CFP


“正剧”的复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我对每次都被列入现象级节目并没有太多欣喜,‘现象’意味着流行也意味着短命。真正有价值的节目应该经得起时间考验,应该长寿。现在就宣布传统题材节目成了潮流,如果大家都这么说,我没权利反对,但觉得这同样是一种浮躁。”《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认为一个节目成败的关键在所有细节的创新和努力,《见字如面》如果只是一个让明星读信的点子,毫无价值。

“白岩松现在还不用微信,我给他发文件、资料都只能用邮件。他说你不用着急,真正好的东西在经历过时间的沉淀后一定会来到你的眼前。我觉得他说的话一直在被验证。”谈及《朗读者》这档节目的价值,制作人董卿这样说。

不只是综艺类节目开始生发出了“正剧”的倾向,电视剧领域,正剧也在回归。

2017年开年,从《于成龙》亮相到《大明王朝1566》重播,再到《大秦帝国之崛起》在央视黄金时段的播出,与同期播出的《大唐荣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走IP路线的古装剧形成对照,这些历史正剧重新回到了荧屏,并受到互联网观众的热捧。

《大明王朝1566》被优酷购买了网络独家播放权。《大秦帝国之崛起》除了在主流视频平台播出外,甚至在以90后、00后年轻人为主的B站上也非常流行。

似乎,突然之间,人们在对小鲜肉和IP的追逐之外,也开始了对于严肃内容的需求回归。

换换口味?

“一条街上如果只有一家饭馆,那生意不会好。你看簋街,家家都好过得多。《见字如面》《朗读者》等节目一块儿出现,我认为是好事。”在《见字如面》总导演关正文看来,这两档节目的热播相互借力,而他们共同的竞争对手,是一线“网综”。

《见字如面》这档节目的播出也经历了波折。关正文最初把节目策划方案给了腾讯视频平台,腾讯的内容主管们给这个方案极高的评价,但进入到市场推广环节,因为这类题材此前少有人触碰,超越了以往的经验,掏钱的人就拿不定主意了。

“我们对受到观众欢迎有极强的信心,跟我们同样有信心的还有黑龙江卫视和环球网。我们共同决定先做出来,然后用节目的实际影响去说服广告主。”关正文说,节目首支单曲推出的当天,点击量超出大家的预期。节目显示出热播的可能性后,腾讯的市场机制立即全面启动,集中资源大力推广。人际传播效应全面形成,点击数据进一步快速增长。

就在4年前,关正文的经历跟当下如出一辙。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也是他的作品。最初,关正文团队想获得平台、广告市场的认同也很困难。最终节目在央视十套首播,该频道当时在全国上星频道的收视排名30名开外。有家企业出了500万元冠名费。

关正文清楚地记得第一期播出的当晚,有朋友打电话告诉他节目在互联网上火了——全网热议排名第一。紧接着,第二期播出就刷新了该频道近10年的收视纪录,第三期节目进了央视一套,次年的节目总冠名达到8618万元。

《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拿到了国内几乎所有电视奖项,每个颁奖人对这个大会的归类都不一样。这也显示了此类栏目的确是超出了以往电视节目分类的经验。“其实,所有的创新都会超出一般人的经验,超出别人经验你还想让别人认同,这本身就不现实。”《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的方案在关正文手里停留了6年,“到最后成了我的一个梦了。大家知道我能做好节目,但又会觉得你这次的想法不靠谱。”关正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从国内综艺栏目的历史来看,业内人士认为综艺节目大致经历了港台模式、欧洲模式、韩国模式三个阶段。

在上世纪90年代,与《综艺大观》同期的《正大综艺》,是内地引进港台综艺节目模式的发轫。1999年,也是中国综艺节目自身发展周期的第一个历史阶段。当年,所有省级电视台的综合频道陆续全部“上星”,由于成本高企、竞争压力大,综艺节目迅速成为了各省级卫视的救命稻草。这一阶段以央视的《幸运52》《开心辞典》,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和北京台的《欢乐总动员》为代表;第二个阶段是以从《超级女声》到《中国好声音》为代表的,从欧洲引进选秀综艺模式;第三阶段是主要来自韩国的诸如《奔跑吧兄弟》《爸爸去哪儿》等室外真人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