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7·14”特大贩婴案

封面故事 龚龙飞
在已侦破的案件中,拐卖别人的孩子只占总数的27.1%, “亲生亲卖”自己孩子的占到了总数的72.4%; 此外盗窃、抢劫、抢夺后再将儿童出卖的情况则占1%

 

制图|叶雪鸣


追踪“7·14”特大贩婴案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龚龙飞

2016年11月24日零时,一个组建于2014年,覆盖福建、江西、广东、云南等7个省、自治区的特大贩卖婴儿网络被连根拔起,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7名,解救被拐卖儿童36名。历时半年之久的公安部挂牌督办的“7·14”特大贩婴案宣布告破。

随着案件的深挖,被解救的婴儿数量不断增加,他们中许多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几乎都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

福建省是这个案件的核心区域。截至到2017年1月中旬,在“7·14”特大贩婴案中,福建警方共抓获了犯罪嫌疑人104人,解救儿童27人,其中福州方面抓获了36名犯罪嫌疑人,解救儿童7名,他们全部是“亲生亲卖”。

“福建省是该案的主战场。”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打拐队长肖建羽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事实上,福建省历来都是中国拐卖儿童犯罪的“重灾区”。

曾任职于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王锡章在一份公开发表的论文中,统计了2009年至2014年间,福建省立案的被拐卖儿童犯罪案件的数量,分别占全国同类案件总数8%至14%,名列全国前列。其中,89.9%的被拐卖儿童均来自省外,仅10.2%的被拐卖儿童来自福建省内,买方市场的特征明显。

已侦破的案件中,拐卖别人的孩子只占总数的27.1%,“亲生亲卖”占到了总数的72.4%,此外盗窃、抢劫、抢夺后再将儿童出卖的情况则占1%。

据王锡章统计,2009至2014年间,在福建省被拐儿童中,74%的儿童都被拐卖到了山区的农村家庭。

渴望传续香火的爷爷

2017年1月17日,《中国新闻周刊》随福建警方驱车前往位于福建省东南部的福州市永泰县嵩口镇。此次贩婴案中,已抓获的购买婴儿的养父母有三对来自这里。

从市区到嵩口镇需要两个小时车程,警车沿着弯曲的山路,越爬越高。这个高山口的古镇还保留着大量的明清建筑和历史遗迹,许多古老的水井边,留有古代府衙刻下的石碑,上书“永禁溺女”。几百年来,这里重男轻女的观念已然深入民心,而像这样的山区农村,正是大多数被卖婴童的归处。

周友良平房的家就在周家祖厝的右边。祖厝是一栋清代建筑,用以祭拜周家列祖列宗,祖厝前的空地上残留着鞭炮的红色残骸,几天前,这里刚举办了一场家族添丁向祖宗报喜的仪式。

周友良家的客厅也是他的卧室,房间阴暗,白天也必须开灯。落满灰尘又密集的电线随意地垂挂在一张老旧的年画前。电器和家具都显得很旧,房屋内最鲜艳的颜色来自挂在床架上的一套幼儿秋装,不到30公分长的裤子上有蓝色的、黄色的卡通形象。周友良用手握了一把裤子,面带愠色地转身用方言要妻子把衣服收起来。

“我就一个儿子,小时候没看住,把脑子摔坏了,一直打光棍,今年40岁了。”周友良说到这里时,在旁边收裤子的妻子将目光垂向地板,露出自责的神情,“我们就想找个小孩传宗接代,等我们老了,他也有伴。(2016年)8月左右,林子强到我家,说他有办法,他认识一个朋友叫老黄,他那里有孩子,保证不是拐来的。”

2016年9月18日,周友良带妻子跟着林子强到相距七八十公里的邻县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