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早教是关爱与玩耍 ——专访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张梅玲

封面故事 王珊
专访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张梅玲


张梅玲

最好的早教是关爱与玩耍

——专访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张梅玲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珊

今年80岁的张梅玲退休后并没有像其他老人一样过起种花养草的日子,而是继续关注儿童的成长,这是她毕生所专注的事业。退休前,张梅玲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从事了46年儿童数学认知发展。在中国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呼吁家长给孩子更多生长的空间,而不仅仅专注于考试和学习。

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中国将迎来新一波婴儿潮。新生儿父母释放的焦虑气息,被商人们准确地捕捉到。一系列打着各种“开发儿童潜力”“刺激幼儿生长发育”理念的早教产品和机构争夺着幼儿市场的蛋糕。张梅玲说,早教对幼儿来说是重要的,但务必要科学,遵循幼儿的身心发展规律。每一个年龄阶段的孩子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尤其是0-3岁的孩子,更应该以关爱为主,而不是将父母的焦虑强行施加给他们。

中国新闻周刊:早教机构主打的是0-3岁的教育。0-3岁对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梅玲:0-3岁确实是人生很重要的阶段。这个阶段的重要性在于亲子关系的培养,这一阶段奠定了日后父母跟孩子的关系,也是决定了一生中亲子之间能不能沟通的关键阶段,这将为良好的家庭教育打下基础。比如说,很多孩子到了青春期,会变得逆反,很难跟父母沟通。其实回溯一下就会发现,这些孩子,在0-3岁的时候,大部分都不是父母带着,而是跟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长大。0-3岁的重要性在于给孩子建设一种安全感。

中国新闻周刊:这样说来,父母是否该对孩子进行早教?

张梅玲:早教很重要,关键要科学。0-1岁刚生下来的孩子最需要的是安全感。小孩子醒来的时间是非常短的,所以要多拥抱他,因为肌肤接触是传递爱,让孩子感受安全的一种方式。如果你问我,最好的早教在哪里,是在温馨的家里,微笑的爸妈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此外,也可以根据孩子的发展,进行适量适度的训练。根据现在的生理学研究成果,孩子什么时候学会抬头,何时会坐、会爬,都是有一个常模量表的。前段时间,一个亲戚发给我一个微信视频,我打开一看是在给小孩子练习抬头的姿势。我猜是根据早教机构的安排或者育儿书练习的。我说你不是瞎胡闹吗,孩子才17天,正常来说,抬头这个动作是要到61天左右。早几天晚几天是可以的,但是17天和61天差距太大了,你生理上对孩子产生了伤害,后悔都来不及。早教也是这样,要按照孩子生理和身心的发展规律进行,这是不能违反的。我觉得早教要顺其自然为主,适度适量的训练。

中国新闻周刊:除了要给孩子传递爱和安全感以外,还可以对孩子进行哪些方面的培养和训练?

张梅玲:如果说对孩子进行培养,可能更多的是培养其语言的基础能力。0-3岁是孩子语言发展最快的时候,两岁半的时候孩子会有一个爆发期。在这段时间里,父母和孩子多说话,多唠叨。当然,也可以给孩子放一点抒情音乐或儿歌,也可以读一些优美的散文。但我不主张听经典诵读。我不觉得这是美的语言,而且,从道理上来说,孩子很难理解。这个时候主要是给孩子打语言基础,放《三字经》,没有必要。

中国新闻周刊:不少早教机构强调要抓住孩子的敏感期,说错过了敏感期,就错过了孩子的成长,敏感期应该怎么理解?

张梅玲:国内的早教起步比较晚,还不够成熟。以前,人们对0-3岁有个误区,认为孩子吃饱睡好就行了,没有关注到孩子的安全感、语言发展之类的。现在早教发展起来,一些概念开始受到人们的重视。

敏感期就是一个。它是指个体在生命发展过程中,对外界刺激最敏感、受环境影响最大的时期。在敏感期内,若给个体提供适宜的刺激,个体行为的习得会非常容易,能力发展最为迅速而高效。这个概念是奥地利生物学家洛伦兹提出的。洛伦兹在对小鸭、小鹅的研究中发现,在某段时间内,小鸭、小鹅有明显的“认母”行为。如小鹅出生两天内,会追随它看到的第一个活物,并把这个活物当做妈妈。如果首先看到的活物是母鹅,就把母鹅当做妈妈,如果首先看到的是人,就把这个人当做妈妈,并不离左右地跟随这个人。

如果最初两天小鹅没有接触任何活物,之后,无论是母鹅还是人,尽管努力地跟小鹅接触、细心照料它,小鹅都不会跟随。也就是说,两天后,小鹅的“认母”行为丧失了。出生两天内是小鹅“认母”的敏感期。

抓住敏感期进行训练,花的工夫小,收获大。0-6岁是孩子感官、动作以及语言迅速发展的时候,可以给予一些适当的训练。比如说4-6个月是视觉发展最好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可以多给一些颜色刺激。你生下来100分,没有给你训练,两岁可能就剩下90分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早是好的,但是不能违反自然的生长规律,要按照标准来做。家长需要根据孩子发展的阶段来判断最佳期是什么时候,不能胡说胡来。而且,孩子错过了发展的敏感期,还是可以补回来的,只是可能事倍功半。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看待一些早教机构关于开发孩子潜能以及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理念?

张梅玲:现在一些早教的训练还是很科学的,但不得不说有些早教是完全走市场路线,去迎合父母的心思,给孩子灌输知识等。尤其是二胎政策开放以后,很多生育二胎的家长觉得第一个孩子没有教育好,希望在第二个身上弥补。

事实上,对0-3岁的孩子,学习不应该是传统的知识层面的学习。孩子智力的发展关键是神经元的发展,神经元发展的主要渠道是孩子之间的玩乐,而不是去上课。除此之外,就是传递爱给他。尽管有些东西孩子可以学,也能够背得出来,但是这个智力发展的含金量是不大的,可能孩子一个小时才能学会一个字,这个时间你还不如让他去玩,玩可能发展得更好。因为孩子的认识的生理基础还没有到这一步。比如说,两三岁的小孩在胡闹,你非要控制他,这是不对的,因为他的前额叶还没有发展好,前额叶是自控力的生理机制所在。

孩子生到世上每个阶段要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3岁以前主要是传递安全感和爱,3-6岁是玩,上了小学之后是从玩转向学习。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主要做的事情,不是说不能去做其他的事情,但是要主次分明。

目前早教机构比较混乱是个现实,因为我们起步晚,发展不成熟。早教机构的混乱会影响家长对早教的选择。选择早教机构,关键要本着对孩子负责任的态度,孩子过了两岁不会再有一个两岁。伤害生理的发展,是不能回去的。家长要有理智,正确地对待自己的孩子。

现在市场上很多早教机构的理念很混乱,大多宣称引自国外的早教理念。引进国外的理念一方面需要进行本土化,比如说国外会在运动上强调一些关键点,但是中国的孩子不是外国的孩子,先天的基因不一样,所以需要做些本土化的改变。但是在本土化的过程中,一定要按照国外的原理,而不是篡改成其他的东西,要把握人家的原则。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给孩子选择早教机构?

张梅玲:到早教机构去早教一定要问他们理论依据是什么,他们经营者的理念是什么。教育不能完全走市场,孩子生命就只有一次。如果这家机构的工作人员没有心理学、教育学的背景,很难说是一个合格的机构。

事实上,0-3岁没有必要去早教机构,家和大自然是孩子最好的书。现在家长没有运用这个,而是送孩子到这样那样的机构。

如果非要去早教机构,最好是在孩子能够走路、会说话的时候再去,一岁半以后做一些协调训练还是有必要的。早教和孩子一起玩是可以的,但早教绝对不是学知识。

中国新闻周刊:早教市场的火热实际上是父母焦虑的一种反映,他们焦虑的根源在哪里?

张梅玲: 80后的家长多是独生子女,这一代人在压力下成长。他们会想着如何对孩子精雕细琢。商人正是抓住了这一点。

父母的焦虑是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说教育的不公平,现在都在提倡讲素质教育、核心素养,但是目前还是应试教育。这是大的社会的环境。

在这样的环境下,家长的理念有两个误区,一个认为孩子生下来都是天才,都能成龙成凤。事实上,孩子生下来大部分是普通人,精英和低能都是少数。另外,家长认为天才是可以培养的,这个学术界有不同的争论,我个人认为是有遗传因素,后天能否培养出来天才,我觉得这个后面要打个问号。如果天才能培养的话,都是天才了。

中国家长一直深受古代状元理念的影响。美国的孩子上学是为了培养合格的公民,中国孩子上学是为了改变门第,为祖宗争光。这种理念会无意识地流露出来。在某些家长的头脑中,会将孩子当作面子。比如,他们会在办公室得意地说:我的孩子考上哈佛了,我的孩子会算数了,我的孩子得奖了……对家长来说,孩子就是自己。

中国的教育在发展,在改革,但是离民众的需求还有距离。民众希望每个学校都有优质资源,但这个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会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教育的发展和资源的分布不是特别均衡。虽然教育部规定学校零起步,但是没有一个学校是零起步的,它会有很多变相的入学要求。家长生活在不理想的现实中,他们的行为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这也就导致了幼儿园教育挪到0-3岁,小学教育挪到幼儿园的反常现象。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

    Warning: extract()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array, string given in D:\wwwroot\inewsweek\web\data\tplcache\moban\shidarewen-x.html.cache.php on line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