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朝美领导人会晤?

封面故事 徐天 符遥 曹然
朝鲜半岛局势在平昌冬奥会后的巨大变化, 最主要的动力,应该是源自于朝鲜的变化, 尤其是金正恩的决断出现了变化。

“虽然美国对朝鲜有着强烈的体制上的排斥感,但如果美方愿意跟朝方对话,他们就会明白,我不是会以南方、太平洋或者美国为目标发射核弹的那种人。”


2018年4月27日,在位于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在朝韩领导人会晤中对韩国总统文在寅说。


而不过7个月之前,朝鲜半岛局势还是一番“山雨欲来”的态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出席联合国大会发表首次演讲时,毫不掩饰地嘲笑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个“执行自杀任务的火箭男”。金正恩则十分罕见地回应了特朗普此言,称特朗普的演讲坚定了朝鲜拥核的决心,他要“以火惩治美国的疯老头”。


如今,2018朝韩领导人会晤落下帷幕,无核化被写入《为了半岛和平繁荣以及统一的板门店宣言》(以下简称《板门店宣言》)。按照韩美两方发布的消息,金正恩与特朗普的会晤预计会在三四周内进行。


在金正恩与文在寅共同宣布《板门店宣言》之后,就有美国学者在社交网络上,将宣言内容与过去两次朝韩领导人会谈缔结的宣言进行对比,称此次宣言的内容并不新鲜,过去已有。不过,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在该宣言发表后的表态却并不悲观。在回答记者有关金正恩印象的提问时,蓬佩奥称:“我确实感觉到他是认真的。”


悲观情绪笼罩下出现的希望


2017年7月,朝鲜成功试射洲际导弹,意味着已具备向美国本土投送核武器的能力,朝美关系进一步恶化。


8月5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一项包括禁止朝鲜出口煤炭、铁和铁矿石、铅和铅矿石以及海产品的决议。草案由美国提交,俄罗斯和中国均投了赞成票。


这是特朗普上台以后首次对朝鲜采取如此大规模的制裁。这项决议会使得现金紧缺的朝鲜每年约30亿美元的出口收入减少约1/3。


制裁开始后不久,2017年9月3日,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九天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2375号对朝制裁决议,决议规定:“120天内关闭各国朝鲜企业”。


2018年1月30日,特朗普在美国国会发表就任以来的首次年度国情咨文。文中以较长篇幅谈论朝鲜问题:朝鲜的导弹“很快就能威胁美国本土”“为了防止这种状况发生,我们要发起一场运动,(向朝鲜)施加最大的压力”。


同时,特朗普政府近来对东南亚的重视突然升温。除亲自与菲、泰、新三国领导人通话外,还派副总统彭斯于4月中旬至下旬在亚洲之行中访问印尼。美国的意图是构建对朝包围圈,敦促东南亚国家切断或大幅减少与朝鲜的正常经贸关系和人员往来,以孤立朝鲜,对朝鲜施压。


此时,国际社会对朝核问题普遍持有悲观情绪,即使金正恩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提倡和平、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也没有改变国际社会的看法。


半岛南北运动员同时入场之际,美国《纽约客》杂志邀请一批国际关系专家设想冬奥会后朝鲜半岛可能发生的三种情况:维持现状、局势升级、双方政策出现重大转变。报道称:“专家认为,最后一种情况最不可能发生。”


朝美双方也都公开表示两国政府不会在冬奥会期间进行接触。虽然前往韩国的朝鲜代表团规模庞大,但朝中社指出:“我们没有意愿与美方会晤,我们代表团去韩国只是参加奥运会”“我们从不乞求与美国谈判,未来也不会。”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也对媒体表示:“朝鲜代表团赴韩,只是向我们展示了他们的体育和音乐,这改变不了(局势)。”


更直观的一幕出现在冬奥会开幕式上。看台上,朝鲜高级代表团团长金永南和金正恩妹妹金与正坐在美国副总统彭斯的侧后方。半岛南北运动员一起入场时,金永南、金与正和坐在前排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一起鼓掌、握手,气氛融洽。而彭斯则全程未与朝鲜客人互动。


但是,据朝中社报道,金与正在回到平壤后向金正恩“仔细汇报了同文在寅总统等南方高层人士接触情况、在此次活动期间掌握的南方意图和美方动向”。文在寅也在冬奥会后与特朗普、彭斯等人交流时提到,在冬奥会期间,美方时刻关注文在寅与朝方特使的谈判,并通过韩方了解了朝美对话的可能性。


朝美的秘密接触在冬奥会闭幕之时已经受到媒体关注。金永南率领的朝鲜高级代表团离开首尔两周后,朝鲜意外向韩国派出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率领的第二次高级代表团。据韩联社报道,这支以“出席冬奥会闭幕式”为名派出的代表团与文在寅政府就朝美会谈事宜达成了共识。与韩、美两方秘密沟通后,金正恩于3月5日向受文在寅派遣访问平壤的韩国总统特使团团长郑义溶表示,愿意与特朗普直接会谈。


金正恩没有表述他愿意与特朗普会谈的原因。美国政府认为这与联合国安理会的“最严厉”制裁有关。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2018年1月表示:“有证据表明这些制裁措施已经狠狠打击了朝鲜。”也是在2018年1月,金正恩在新年致辞中第一次释放了“和平解决南方边境问题”的信号。


不过,朝鲜官方媒体对美国政府的观点进行了明确回击。朝中社在4月12日的社论中称“朝鲜半岛形成的良好氛围绝非美国及其追随势力的制裁所使然”。


也有美方专家认为这是金正恩的“缓兵之计”。2005年,朝鲜曾提出放弃核武器计划以换取地区和平和经济支持,但第二年金正日进行了第一次核试验。2007年,朝鲜再次提出关闭所有核设施以换取能源支持。当年12月31日最后期限截止,朝鲜方面没有任何行动,也未做任何解释。


从1983年美国首次注意到朝鲜秘密进行核活动开始,朝美关系就一直在对抗与对话的摇摆中曲折演进。在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总统里根的任期行将结束前,美朝首次参赞级外交会谈在北京启动,美朝对话就此开始。


此后,由于苏联解体,冷战结束,苏联中止了对朝鲜的经济援助,中国与俄罗斯这两个冷战期间的朝鲜重要支持者则拉近了与韩国的关系,外交和经贸往来更加频繁。而朝鲜本国的自然灾害又不断重创朝鲜经济。


此时的朝鲜政府开始改变安全战略,认真地探索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和解途径。1991 年底,在美国宣布撤回所有部署在韩国的核武器后,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迈出了和解的第一步。1994 年 10月,美朝两国签订了《朝美核框架协议》。在当时美朝双方达成的外交文件和具体的外交磋商过程中,“推动政治和经济关系全面正常化”“为无核化的朝鲜半岛和平与安全共同努力”的说法就已出现。


“一切证据都告诉我们,朝鲜在试图削弱制裁,并用这种低姿态换取核武器的合法性。”小布什总统的亚洲事务顾问迈克尔·格林对媒体表示。奥巴马总统的亚洲事务顾问埃文·梅代罗斯则称:“金正恩经常失言,他骗过了文在寅,现在又来骗特朗普了。”


不过,曾七次到访过朝鲜、四次参观过其核设备的知名美国朝核问题专家、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西格夫里·赫克2017年9月在《中国新闻周刊》发表的文章中认为,美国一直在谈判和威慑之间摇摆不定,也是导致美朝核谈判之路没有走通的原因。


“失败的不是过去 30 年间美国与朝鲜政府的外交,而是美国政府未采取有效的外交策略。”西格夫里·赫克称。他还指出,纵观历史,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规律,虽然朝鲜政府从未放弃其核威慑力,但其核进程却在进行外交接触的年代大幅放缓,又在不断孤立、制裁和对抗的年代迅速加剧。而讽刺的是,当朝鲜政府过去违背协议做出越界行为、恶意出口核技术时,美国政府并未能采取有效的措施。


金正恩的决断


对于如今金正恩的转变,韩国政府有着不同的解读。3月17日,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接受了美国媒体专访。她一方面提到强有力的制裁措施使得“朝鲜缺乏改善人民生活的手段”,同时认为朝鲜近年在核武器发展上取得的进展“或许是他们这时盘算出要进行对话的原因”。最后,这位女外长将金正恩的态度转变归结为“一种外交和谈判的艺术”。


对朝鲜半岛局势在平昌冬奥会后的短短几个月间发生的巨大变化,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分析认为,最主要的动力,应该是源自于朝鲜的变化。从《板门店宣言》的一些内容上看,是金正恩的决断出现了最大的变化。


在首尔大学教授、韩国和平统一研究院朝鲜问题研究所前所长金炳鲁看来,朝韩、朝美会晤都基于金正恩建设朝鲜的需要。“在2016年5月的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金正恩就同时提出了经济发展五年计划和朝鲜弃核的五项条件,可惜当时这不为人所注意。”金炳鲁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现在金正恩最紧要的任务是发展经济,他的姿态都和他的需求有关。”


在朝韩元首会晤开始前,金正恩确实释放了这一信号。2018年4月20日,金正恩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的报告中指出:“由于去年宣布完善国家核力量后朝鲜主动采取的行动和努力,全盘形势在有利于我国革命的方向发生剧变。”在半岛局势“缓和与和平”的背景下,他指出“当前阶段,全党全国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这就是我们党的战略路线”。大会决议还强调:“为营造有利于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国际环境、维护朝鲜半岛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积极同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密切联系和进行对话。”



4月2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左)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板门店军事分界线附近举行共同植树仪式。


尽管对于金正恩向特朗普伸出橄榄枝的原因,外界众说纷纭,但可以肯定的是,朝美会晤也符合美国方面的需求。2000年,美方曾把安排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访朝、进而促成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访美提上了日程,但由于美国已进入总统换届周期,克林顿政府最终没能实现这个愿景。在离开白宫前一天,克林顿说,自己应该去平壤,而不是留在华盛顿为巴以问题做最后的斡旋。


与2000年克林顿总统的犹豫不同,2018年3月9日,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听取郑义溶汇报后立刻表示愿意与朝鲜领导人见面。这时距离他与郑义溶见面只有45分钟。


特朗普的表态震惊了在场的韩美官员。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郑义溶出访平壤后,白宫官员就准备好就朝美元首会晤一事进行“几天的讨论”。特朗普表态后,在座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当即建议特朗普慎重考虑对金正恩的答复,而总统只是回应:“我明白。”在郑义溶提出应该让朝韩领导人先会面后,特朗普才同意将见面的日期推迟到5月。


美国舆论普遍批评总统的回答不谨慎,多数人认为,朝鲜不会完全放弃自己的核计划,毕竟金正恩“经营多年,且将发展核武器写进了朝鲜宪法”。


 “特朗普的外交优先策略是塑造个人关系,他已经与多位亚洲领导人建立了个人交往。这种非常规的外交策略具有潜在的优势。”现常驻首尔的英国朝鲜问题专家安德鲁·萨尔蒙曾撰文认为,与对方领导人直接对话才是最符合特朗普意愿的方案。


在宣布要与金正恩直接对话之后,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或许这是虚假的希望,但美国已经准备好朝任何方向努力!”


“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


3月31日至4月1日,即将接任美国国务卿的中情局局长蓬佩奥以总统特使身份“秘密访问”朝鲜,与金正恩直接会面。 


蓬佩奥秘密访朝的时间,在金正恩访问北京之后,并赶在韩朝首脑第三次会谈之前。

评论人士指出,蓬佩奥面见金正恩,似乎是在确认朝方对“金特会”的诚意,并就朝鲜放弃核武器项目的条件展开先期磋商。


特朗普在4月9日表示,他与金正恩的会面将于5月或6月初举行,他希望美朝双方可以在会谈中就朝鲜半岛无核化达成协议。而美朝之间长期以来缺乏互信,双方在领导人会晤之前进行高层接触有利于相互摸底,增加互信,属于为美朝领导人会晤“探路”,相互确认对方在解决朝核问题上的立场和意志。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4月2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七届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宣布,朝鲜将从次日开始,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废弃朝鲜北部核试验场。只要朝鲜不受核威胁挑衅,朝鲜绝对不使用核武器,不泄露核武器和核技术。


他说,朝鲜将集中全部力量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为营造对发展经济有利的国际环境,维护朝鲜半岛和世界和平,朝鲜将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积极展开紧密联系和对话。


特朗普随即在社交网站上称,这对朝鲜和全世界而言都是一件好事,一个重大进展。他期待与金正恩的见面。


之后,他又表态说,蓬佩奥和金正恩的会面“非常顺利”,双方建立了良好关系。自己和金正恩的会晤细节目前正在制定中,“无核化对世界和朝鲜都将是一件好事”。


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方面提出,如果地区和平得到保障、威胁朝鲜的军事力量能够撤离,朝鲜“没有理由保持核武器”。金正恩没有要求美军立刻撤出半岛,甚至“表示理解韩美之间的联合军事演习仍会继续”。


该消息放出后,正在韩国进行访问的美国国务院负责亚太区域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苏珊·桑顿对媒体表示,美国政府不想重蹈覆辙,将以实际行动检验朝鲜弃核的诚意。


桑顿提到,美方过去任由朝鲜拖延无核化进程,使其为核武发展赢得时间,美方将此视为“过去的失误”。就朝方日前宣布决定废弃核试验场,她表示,朝方的表态是很好的信号,但不足以说服美方,朝鲜践行上述公开承诺将有助于建立互信。


而白宫发言人在4月23日也表示,在朝鲜完全弃核、并拆除核武库之前,美国不会给予实质性的解除制裁。


2018年4月27日,韩朝领导人会晤进行。当天下午,金正恩与文在寅共同宣布《板门店宣言》,双方确认经由完全弃核,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


《宣言》中称,朝韩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推进停和机制转换,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朝韩美三方会谈或朝韩美中四方会谈。


在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看来,这种会谈形式,其实是在分步骤解决半岛问题,先去抓住半岛问题上核心的朝美矛盾,再去解决半岛核心问题上的核心四国之间的关切。


而美方对于《板门店宣言》的态度则显得十分谨慎。特朗普4月28日与文在寅在通话中表示,朝鲜未来的和平与繁荣取决于其“彻底、可验证、不可逆的弃核”。

 

他又在一场记者发布会上表态说,不会重复往届美国政府的“错误”,将继续对朝“极限施压,直到(朝方实现)无核化”。在特朗普看来,自己的前任受朝鲜“捉弄”,而他“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会找到解决方式。如果我们没有找到,就会离开(谈判)房间”。


4月29日,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召开了朝韩领导人会晤的补充发布会,韩方称,在两天前的朝韩领导人会谈上,金正恩称将在5月关闭北部的核试验场。为向国际社会公开这一消息,朝鲜还将邀请美国、韩国的专家和媒体赴朝鲜。


金正恩也直接回应外界的质疑称,有些人会说,我们关闭的只是用不了的设施,但等你们来了就会看到,除了现有的设施,我们还有两处更大而且仍能使用的坑道。


他还表示,如果美朝之间能够建立信任关系,相互之间能够和平并互不侵犯,那朝鲜也没必要过着拥核的艰难生活。


与此相对应的是,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此期间表态,撤出驻韩美军是可以谈判的议题,美方将寻求与朝鲜通过构建互信机制,建立两国之间的信任。


目前,已经比较明确的是,未来三到四周内,特朗普将与金正恩会面。他说,“这是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对于会谈结果,特朗普也曾表示:“在朝鲜问题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事情或许会得到解决,也许不会,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月1日报道,有消息人士称,韩国总统已证实,“特金会”将在朝韩边境非军事区进行。如果消息属实,板门店将继2018朝韩领导人会晤之后,再次见证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中的一个重要历史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