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郭组合”推动超级央行模式

封面故事 贺斌
“易郭组合”引领的金融监管改革 并非一路平坦, 有期许,亦有挑战。


4月8日上午,随着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银保监会”)正式挂牌,在金融街15号楼悬挂了12年的两块牌子成为了历史。至此,中国金融监管正式进入“一委一行两会”的格局。


根据此前国务院机构改革的方案,这不是两家监管机构的简单合并,而是将原来的一些职能进行了划转。


比如原银监会和保监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由此,金融监管由机构监管转为功能监管,央行负责宏观审慎和货币政策,银保监会负责微观审慎,证监会负责资本市场。


那么如何保证一行和两会之间的监管协调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一问题随着央行人事任命的下达得出了答案。


3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党委副书记易纲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兼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


这样的人事安排打破了之前多年央行党委书记、行长两个职务由同一人担任的惯例,而易纲和郭树清两位具有显著个人风格的官员搭档,将为中国金融改革带来怎样的影响,亦令人期待。


超级央行模式


无论是易纲,还是郭树清,对央行都不陌生。值得关注的是,2001年3月至2005年3月,易纲和郭树清有过四年在央行共事的时光。


“这样的人事任命,对于央行和银保监会两个监管机构而言,显然提供了一种监管协调的机制,尤其是能够提高货币政策的宏观经济调控职能和宏观审慎监管职能之间的协调效率,这一点在目前的经济和金融环境中特别重要,因为系统性风险和金融体系的流动性密切相关。”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助理曹啸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


曹啸还认为,这一人事任命也需要克服一些问题——央行行长和党委书记是平级的,银保监会和央行之间在监管职能上的地位难以明确,或增加两者之间在协调上的不确定性,这是决策部门需要加以解决的。



易纲。摄影/本刊记者 杜洋


目前,在央行网站上的领导排序,易纲排在郭树清之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国人民银行实行行长负责制。行长领导中国人民银行的工作,副行长协助行长工作。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认为,根据已公开的信息,郭树清在央行主要管人事。下一步,郭树清可能侧重于两方面工作:一是央行的大区行改革,以及基层金融监管协调、整合、强化;二是以人为抓手,以业务与产品为重点,对一些跨行业产品与业务推动监管协调。


“而易行长或许在货币政策方面会考虑得更多。”杨涛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根据央行的职责分工,行长负责业务层面,一是货币金融政策,二是各国的央行行长都是国际上的重要交流参与者,特别是在复杂的全球形势下,易纲或将发挥更大作用。


3月25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刚上任不久的易纲将金融方面的主要工作概括为三句话:一是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二是推动金融业改革开放;三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保持金融业整体稳定。


在货币政策上,易纲提出总量上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保持M2、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在控制好总量的前提下,结构上将更加注重质量的提高,适当地、有针对性地支持经济中的薄弱环节,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对社会资本参与较少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适度采取“精准滴灌”,加大对扶贫、小微企业、“三农”“双创”等普惠金融及绿色金融的支持,尤其向深度贫困地区作一些倾斜,助力打好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攻坚战。


今年1月29日,易纲在《中国金融》撰文指出2018年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仍有望保持平稳增长。“但也要看到,经济中仍存在一些问题和隐患,内生增长动力仍待强化,结构调整任重道远,债务和杠杆水平还处在高位,金融监管构架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期待易郭组合能推进中国的超级央行模式。”青岛大学青岛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易宪容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这几年的数据来看,中国的货币供应量(M2)由2008年底的47万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68万亿元,10年间增长了近4倍,这种格局并没有由于2017年央行主张实行的稳健货币政策有所改变。


他表示,中共十九大报告要求国内金融市场由以往强调金融创新及金融过度扩张转向为防范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而这种转向并非仅是金融监管加强,也并非仅是制定宏观审慎政策来防范金融风险,更不只是对银行业及保险业的金融乱象的治理整顿,而是在货币政策的观念上如何来调整现在的政策取向。


“这种调整仅从央行及银行保险业两者协调的角度是无法完成的,只有站在超级央行的角度才能够做到。”易宪容说,从这个意义上,要真正防范国内金融体系风险,也需求超级央行这个角色。


坚定的改革派


梳理易纲和郭树清两人的履历,不难发现,他们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学者型官员和坚定的改革派。


在加入人民银行系统之前,易纲在高校执教11年,长期从事研究工作。1997年,易纲以北大教授的身份直接出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开始了与央行20多年的缘分。


进入央行后,易纲依然热爱学术,在计量经济学、货币银行学和国际金融领域不断钻研,笔耕不辍,先后出版了两本论文集《中国的货币化进程》《中国金融改革思考录》。他的研究成果,被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国内外学术界和政策研究界的学者多次引用。


而易纲相信市场经济的力量,坚信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长期的研究和实践过程中,他深谙中国经济运行之道,并将理论与中国国情充分结合,提倡用渐进式改革的方法,寻找改革路径。


从2003年到2017年,易纲先后担任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在此期间,他主管的货币政策逐步完成了从行政调控到市场调控的转型,从利率市场化到汇率市场化,从资本项下对外开放再到外汇储备多元化运用,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日益丰富和完善。


郭树清。图/视觉中国


而郭树清博士毕业于社科院,赴英访学后正式进入国家体改委。1985年开始,郭树清和吴敬琏、楼继伟、周小川等人接连发表了多篇关于宏观经济体制改革的文章,强调市场经济是一个有机体系,需各要素整体推进、配套进行,提出要推进原材料和能源价格、税制、财政体制、金融体制等方面的配套改革。


这套改革理论框架,后来被称为“整体改革理论”。2010年11月,“整体改革理论”获得了第三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


在学术上思考中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的同时,两人也都身体力行地践行改革主张。 


梳理郭树清过去近30年的履历不难发现,从证监会到山东省,再到银监会,无论在哪儿,都能刮起一阵“郭氏旋风”。自郭树清2011年10月29日出任证监会主席后,证监会平均六七天就出台一项新政,一年多达70余项政策落地,掀起著名的证监会新政风暴。


上任伊始,郭树清便直面发审制度,质问“IPO不审行不行”。为重振投资者信心,他着手应对内幕交易问题,并采取更严格的股票上市标准。


赴山东工作后,郭树清主导并力推金融改革,仅任职131天后,山东省政府就印发被业界解读为“山东金改22条”的《关于加快全省金融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


2017年年初,郭树清回京执掌银监会,彼时,银行业金融乱象令人侧目,在2017年3月2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刚刚履新的郭树清首次亮相,就对外释放出强监管的信号。


据统计,银监会在2017年开出了452张罚单,1877家机构、1547名责任人员被罚,罚没金额近30亿元。其中,广发银行因“侨兴债”事件被罚没7.22亿元;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因违规发放贷款被罚款4.62亿元;邮储银行因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件被罚没2.95亿元……这些“天价”罚单震动了整个金融业,与2016年相比,处罚机构数量增长近3倍,罚没金额超过10倍。


“从郭树清的经历与阅历来看,他是一个有深厚的思想功底,有理论、有实践、有政策的人,是一个敢干事、敢触及既得利益、能干事、有担当的人。”易宪容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许多问题上,郭树清一下就能够把握住问题的要害,举重若轻,“这两人的任命和分工,希望将中国的金融改革带向一个新的高度。”


未来挑战


按照易纲的三句话目标,推动金融业改革开放和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保持金融业整体稳定,将成为“易郭”组合在下一阶段的重点。


在金融业开放方面,过去一年,中国已放宽了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限制,明确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外资准入政策,同时进一步放宽银行、证券和保险业股比限制。未来还将继续推进放宽市场准入等一系列的改革。人民币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加入SDR(特别提款权)。人民币跨境使用基础设施也在进一步完善,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已上线运行,二期预计近期上线。未来还将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提高人民币可自由使用程度。


此外,在债券市场方面,推出了“债券通”。股票市场方面,先后推出了“沪港通”“深港通”。下一步还将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继续推动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


而在金融改革方面,杨涛认为,最主要是要解决三个层面的问题,即金融服务实体,金融风险可控,金融国际化的挑战。


关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做出部署,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从源头入手,有效控制宏观杠杆率和重点领域信用风险,积极化解影子银行风险,稳妥处置各类金融机构风险,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


而在此前的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这个被业内称为资管新规的文件,或将成为金融机构降杠杆的有力举措。百万亿资管行业涉及范围甚广,几近覆盖银行、信托、基金、证券全行业,央行牵头制定的资管新规直指金融业混业经营、监管套利乱象。有业内人士表示,该文件的通过,将是打击影子银行的一记重拳,也成为易纲与郭树清组合的“监管首秀”。


曹啸认为,目前改革的难点在于金融创新效率和宏观风险控制之间的权衡。他表示,目前的经济增长强调的是技术创新推动,而技术创新的前提是金融创新,金融创新能够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但对于微观层面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水平以及宏观审慎监管的水平也提出新的要求。如何合理设计金融监管的制度架构,在创新效率和风险防范之间实现有效的权衡,这才是未来金融改革的关键所在。


未来,“易郭组合”引领的金融监管改革并非一路平坦,有期许,亦有挑战。他们将如何带领中国央行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管住货币供给闸门,同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继续稳妥推进各项金融改革,外界将拭目以待。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