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总统首要外交挑战是处理好大国关系——专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前院长约瑟夫·奈

封面故事 苏洁
新总统在外交上的首要挑战是如何处理好大国关系
新总统首要外交挑战是处理好大国关系——专访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前院长约瑟夫·奈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苏洁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的前院长约瑟夫·奈是美国多届政府的重要成员和智囊,曾出任卡特政府助理国务卿、克林顿政府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和助理国防部长。

作为国际关系理论中新自由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约瑟夫·奈以最早提出“软实力”(Soft Power)概念而闻名。

11月8日,《中国新闻周刊》对约瑟夫·奈进行了专访。在约瑟夫·奈看来,希拉里在外交政策上比特朗普要成熟和有经验得多,而最终的赢家特朗普则是“只有外交态度,没有外交政策”。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评价奥巴马政府在外交方面的表现?此前很多人评论奥巴马在中东政策上是失败的,你认为失败在哪里?

约瑟夫·奈:总体而言,奥巴马政府表现良好,外交政策可圈可点。但正如你所说,奥巴马最大的失败在对中东的政策上。2012年,奥巴马在中东问题上划定了一条“红线”,警告叙利亚政府,“一旦看到大量化学武器的移动或使用”,美国就可能进行军事干预。然而,这条“红线”被外界认为是奥巴马最大的错误,认为他由于政策的模糊不清错过了干预叙利亚问题的最佳时机。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新总统在外交问题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约瑟夫·奈:首要挑战是如何处理好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大国,比如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其次就是如何为中东危机找到一个长远的解决之道。在处理上述两个问题的过程中,如果总统还有余力的话,我想他应该会分一些精力处理其他问题,比如国家的金融稳定、全球气候变暖、跨越国界的恐怖袭击问题等等。

这其中,最困难的是中东问题。中东的乱局不是短期内可以解决的,这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对于新任美国总统来说,如何采取有效的外交手段保持中东的和平与问题,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我认为对于新总统来说,最明智的做法是去牵制,而不是过分干预或控制。

中国新闻周刊:美国从今年开始大规模地接收来自中东的难民,但由于各种原因,地方政府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包括基础设施、资源和治安等。你认为新任美国总统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约瑟夫·奈:首先,我认为美国应该继续坚持对难民开放的这个姿态。对于新任总统而言,如何帮助地方政府和社会更全面地为接收难民做好准备,是有一定考验的。但这一人道主义立场不能变。

中国新闻周刊:如何评价特朗普和希拉里在外交政策方面的不同风格?

约瑟夫·奈:我是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顾问,所以我的回答是带有一定偏见的。我认为无论是在外交经验还是素养上,希拉里都比特朗普更有实力。另外,希拉里有一个“平衡”的脾气,这对开展外交而言是非常必要的,相比而言,特朗普更加喜怒无常,捉摸不定。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形容特朗普“没有外交政策,只有外交态度”。

约瑟夫·奈:是的,我认为说特朗普有什么“外交政策”都算是高的评价了,他只有态度。当你想要了解他的态度后面有什么具体的外交政策支持的时候,他就说不出来了。

特朗普对自己有一种盲目的自信,他完全无视这个世界,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大选中,特朗普没有展示出掌控外交政策细节所需要的自律性,这也是为什么共和党内很多外交问题专家都不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的危险在于,他公开质疑美国的外交联盟。他认为如果向联盟国表示“我没有义务保护你”,联盟国就会有危机感,而美国就有了更多谈判的资本。但这种制造“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的方式是极端错误的。

中国新闻周刊:就在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前夕,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于10月底访华。此举被解读为中美间对于新总统可能给双方关系带来的变数做准备。你认为布林肯此次访华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中美间未来的变数可能在哪里?

约瑟夫·奈:中美间的关系时常紧张,但两国之间没有必要产生实质性的冲突。从大方向上看,中美两国之间合作能解决很多问题,合作带来的利益远比竞争和冲突要大得多。回看过去的几年,奥巴马为了促进中美关系做了很多的努力,而这次布林肯访华,也是延续奥巴马政策的方向。新总统上任后,中美关系中,合作大于冲突的基调是不会变的。

中国新闻周刊: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都在朝鲜问题上表现出强硬的态度。中美在应对朝核问题的沟通和合作上,会向更积极还是更消极的方向发展?

约瑟夫·奈:美国希望和中国在这方面有更多的合作,而未来协商合作的可能性还有很多。

中国新闻周刊: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后,很明确地表示出同中国在南海弱化对抗和分歧,加强沟通和合作的意愿。你认为这会对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策略选择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中美之间在南海问题上的对抗性会减弱吗?

约瑟夫·奈:我希望杜特尔特总统和中国能够在黄岩岛问题上达成一致。而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也始终不变,不会在岛屿主权这件事上有任何立场,但会坚持航行自由。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