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把选票投给了谁?

封面故事 薛海培
就如同美国社会的极度分裂一样,华人社会也因为政见各异、缺乏共识而出现前所未有的撕袭

11月8日,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一处总统选举电视直播场所,在选举结果揭晓之前,一些民众装扮成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形象相互打斗。图/IC


华人把选票投给了谁?

文/薛海培

最近,笔者被很多人问起,“听说今年华人大部分都投票支持特朗普,对吗?” 也有人问,“过去华人都是投民主党的,听说今年反水了?为什么?”

尽管这些说法不一定准确,也还没有数据支持,但是有一点是没错的:刚刚结束的这次美国总统选举毫无疑问是过去几十年里华人最为投入、也是最为令人担忧和撕裂的一次了。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大批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转向支持特朗普这样一个备受争议并对移民社区似乎不大友好的总统候选人。

换句话说,这次美国大选中,大陆第一代新移民中,将选票投给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确实远超以往,而且这些华人的激情或者投入程度也远远超过了那些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华人。他们中一部分人的表现甚至比较激进。

大部分华人投票支持  特朗普的说法不准确

不妨先来做一个简单的纵向的历史回顾。由于美国华人的人口基数偏少,过去很长时间里没有民意调查来研究他们的政治和投票倾向。一般说来,比较可靠的亚裔投票数据是从1992年克林顿首次竞选总统时开始的,而亚裔整体投票数据可以作为分析华人投票行为的大概指标。

从1992年开始到2012年,历次大选的亚裔投票数据是:1992年克林顿得了31%的亚裔选票,老布什得了55%;1996年克林顿得了44%,多尔得了48%;2000年戈尔得了55%, 小布什得了41%;2004年克里得了56%,小布什得了43%;2008年奥巴马得了62%,麦凯恩得了35%;以及最近的2012年奥巴马得了73%;罗姆尼得了26%。

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到,在短短20年里,亚裔投票倾向就产生了约40个百分点的大幅转变。这个转变就是如今的“华人过去都是投民主党的”说法的来源。但事实上,说华人过去都是投民主党的也不大准确,因为亚裔第一次将大部分票投给民主党也就是从2000年才开始,不过才短短16年的历史。

本文发稿时,这次大选的最终数据还没有发布,但根据最近看到的一些相关调查,参考亚裔选举历史和人口变化,以及对目前选情的了解,笔者可以在此先作个大致的预估:在此次大选中,占整体华人的30%左右的来自大陆的华人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可能性达到或者超过50%,而整体华人投票支持希拉里的超过60%。

所以,说大部分华人投票支持特朗普肯定是不对的。但是,作为第一代移民的大陆华人,将大部分的票投给特朗普的可能性是有的。

民主党阻碍了华人孩子上名校的路

为什么此次大选中会有这么多来自大陆的第一代华人移民转向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呢?判断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投票行为的原因历来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这里只能作个大致的探讨。

许多人认为,这次来自大陆的华人不再支持民主党是因为他们喜欢特朗普,所以就投他的票。但实际上,这也是个很不准确也不大正确的说法。这种转变是因为在过去两年里的一系列政治事件的铺垫和转折而造成的。其中最主要就是因为一件事:许多来自大陆的华人对民主党较为支持的“平权法案” (Affirmative Action)持反感态度。

所谓“平权法案”,也就是政府在就业以及大学录取等方面对拉丁裔、非裔等少数族裔予以适当政策优惠考虑,性质和中国大学录取对少数民族的优惠类似,但是美国的做法有所不同。而华人认为,这个政策对他们的孩子未来能考上美国一流大学,尤其是常青藤大学会带来阻碍,减少了他们的孩子们上藤校的机会,动了华人的奶酪,侵害了华人的利益。

2014年,加州还发生了一件对加州的来自大陆的华人影响很大的一件“政治事件”:由于加州从1996年以来实施的不允许加州公立大学在录取时考虑任何种族因素,这使得加州拉丁裔的后代在加州大学几个顶尖的校区人数减少不少。拉丁裔的州议员们就提案要求修改加州宪章,允许加州大学在录取学生时适当考虑种族因素,这个法案的编号就是来自大陆华人今天路人皆知的SCA-5。

这个法案的提出,由于种种特殊原因和背景,和大陆第一代新移民一下子挂上钩了,再加上微信的巨大传播力,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把大陆华人对孩子们未来上好学校的担忧和多年准备的幸苦一下子转化成为一种政治觉醒和政治抗议,引发了加州华人的政治大地震。当时的加州华人,尤其是大陆华人可以说是群情激扬,一夜间人人都变成了草根政治活动家了,纷纷成立政治性组织,结成数不清的微信群,都要去找政客们,尤其是找华裔政客们说理去,要求他们给个说法,并要求他们出面反对这个法案。最终,这个法案在加州参议院无疾而终。

既然是民主党人更关注和支持平权法案,支持这个SCA-5提案,那么加州大陆华人们就开始和共和党联手合作,将民主党作为反对目标。于是,在加州大陆华人圈子里,民主党一夜之就成为了一个十恶不赦、专门损害华人利益的政党了。

然而一波未了,一波又起。加州这件事并没有随着提案的取消而消失,它还在大陆华人社会的圈子里继续不断地发酵。事发不到一年后,另有一些大陆华人认为美国的常青藤大学在对待亚裔录取问题上有明显的歧视,于是他们又组织起来,向美国联邦政府投诉,要求联邦政府立案调查这些现象,并要求常青藤大学早日取消这些录取中的歧视做法。这件事又一次击中了大陆第一代移民的核心利益。可以这样讲,大陆新移民最为关心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自己的孩子能上美国排名最好的大学。

社会价值理念的合拍者

这两件事造成的叠加效应,在大陆华人圈子里,尤其是在微信群里反响巨大,让许多大陆华人从此将民主党当作华人利益的剥夺者、政治上的宿敌,使得大陆华人有了极为强烈的政治“觉醒”,并产生了参与政治的诉求。现在既然已经确定民主党是华人利益的剥夺者,那接下来更为全面地清算民主党的种种恶迹就顺理成章了。

说来也巧,这两件大学录取事件发生后不久,美国最高法院宣判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尽管这并不是由民主党直接在最高法院推动的,但这又把一些有着较为保守主义倾向的华人(比如一些基督教徒)和这些因为孩子上名校问题而在政治上觉醒了的华人机缘巧合地推到了一起。

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再过不到半年,奥巴马政府又发出了行政命令,要求那些拿了联邦政府资金的学校都要允许跨性别者以及变性人可以使用他们自己想去的厕所。这使得大陆华人更要从文化和社会价值角度全面与民主党划清界限,普遍认为“奥巴马做得太烂了”“民主党做得太过了”。

在这种大的政治环境下,特朗普先生出场了。他的出现,尤其是他的“政治不正确”的竞选旋风,说出了不少人藏在心里的话。特朗普的表现,不仅让这些痛恨民主党的大陆华人觉得找到了政治和社会价值理念的合拍者,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还使他们第一次看到有彻底全面的机会将民主党拉下台,并把美国从他们认为的“极左”发展方向扭转到向右的发展方向的一次难得机会。

就如同美国社会的极度分裂一样,华人社会也因为政见各异、缺乏共识而出现前所未有的撕袭,这对刚刚起步的新华人参政议政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尽管在不同观点的华人人群中都多少有一些不文明和极端的现象,但是特朗普支持者们的表现尤为突出。但也要特别说明一点,大部分仅因政见不同而支持特朗普的华人还是合情合理的,并不能算作这一类“川粉”。

(作者系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荣誉主席)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