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逆袭”

封面故事 徐方清 曹然
特朗普依靠自己特立独行的“反建制”言行和表现笑到了最后


11月8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首府罗利,一些希拉里的支持者听闻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显得很难过。图/IC


特朗普的“逆袭”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方清 文/曹然

“得佛罗里达得天下”的定律在美国大选中再度应验,来自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也将自己的黑马角色一路演到底,之前从未有过从政经验的他,最终在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中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

美国当地时间11月8日中午,特朗普以领先1.4个百分点的优势拿下了拥有29个选举人票的关键“摇摆州” 佛罗里达州,并最终因为在十多个“摇摆州”的压倒性胜利击败了对手,赢得了此次大选。

在竞选过程中频频曝出惊人言论的特朗普在胜选后倒显得理性了很多,他在发表感言时感谢那些没有支持他的选民,称自己愿意寻求他们的指导和协助,一起携手合作并团结美国。他还表示,美国会与所有其他愿意跟美国和睦相处的国家好好相处。

“分裂的共和党”打败了“团结的民主党”

对于特朗普最终赢得美国大选的结果,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荣誉主席薛海培坦言,“我猜错了。”

2015年4月,在希拉里宣布竞选总统后,薛海培就公开表示,这可能是自小布什2000年当选美国总统后最没有悬念的一次大选。他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当时认为,曾在2008年大选中与奥巴马在民主党党内对垒又在奥巴马当选总统后出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凭借其经验、能力优势和女性的角色优势,“看不到有能与她旗鼓相当的对手”。

但两个月后,特朗普正式宣布完全自费参加共和党初选,提出了“让美国重新强大”的竞选口号。特朗普的参选让悬念一点点地变大,并一直将悬念保持到最后一刻。尽管从一开始,在美国精英阶层的眼里,特朗普宣布要做总统,就应该是美国乃至全世界的笑柄。

“当时大家就觉得特朗普是一个开发商,早期赚了大钱,破产了几次,离了两次婚,太太比他年轻多了,给人财大气粗的印象。”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这样回忆特朗普宣布参选时自己的感受。

然而,就在一年多后,2016年7月,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在全世界经营房地产、赌场和饭店的商业大亨特朗普成为代表共和党角逐最后总统宝座的候选人。之前从未有过从政经历的他,一边因为口无遮拦而争议不断,一边又因为颠覆了传统政客形象的言行聚拢着人气。他在共和党党内初选的16名对手,要么选择中途退选,要么在竞争中输得灰头土脸,其中不乏被共和党内高层寄予厚望的来自总统世家的明星政治人物杰布·布什。

在宣布参与总统选举的演讲中,特朗普就指责墨西哥向美国“输出犯罪”,称来自墨西哥的移民“大多是毒贩和强奸犯”,并声称“要让墨西哥出钱修建两国边境的隔离墙,以阻止非法移民和恐怖分子潜入美国”。 这之后的一年多的竞选过程中,特朗普爆出了一系列违背美国基本的价值观和政治理念的言论:他曾告诉选民不用选了,“马上让我去当总统吧”;还提出当选后要把对方候选人关到监狱里。

“这些都是一个民主国家政府在和平过渡过程中不应当出现的言论。”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他也表示,特朗普的很多违背美国社会基本价值观和政治理念的言论,恰恰迎合了美国社会各个角落的不满:有的人不一定反民权,但反精英;有的人不一定反移民,但反全球化;有的人不一定反全球化,但反政府权力滥用的腐败……这也让他受到很多美国民众的欢迎和追捧。

“可以说,特朗普是将美国社会对本国政治、经济的不满情绪聚集到了一起。”李成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李成还认为,还有一些人,并没有想到特朗普真的能够成为总统候选人并当选总统,只是出于对媒体和精英普遍批评特朗普的逆反心理而支持了他。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7日,大选结果出炉前夕,在对选情影响颇为关键的“摇摆州”密歇根州,任期即将结束的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出现在选民竞选活动上,为希拉里站台拉票,与奥巴马一同加入拉票阵营的还有希拉里的女儿切尔西。在此前的竞选过程中,奥巴马和夫人米歇尔以及美国副总统拜登和夫人吉尔都分别出现在不同的场合,为希拉里助威打气。

而整个竞选过程中,在特朗普的身边,几乎没有一个共和党籍前总统表态支持。这种前所未见的局面出现的同时,还有一帮共和党大佬对特朗普表达不满。尤其是在美国媒体曝出特朗普言行中对女性不够尊重的“性丑闻”时,包括位高权重的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等一批共和党高层纷纷宣布同特朗普划清界限。

这次大选结果的吊诡就在于,共和党内最近几年的糟糕表现以及内部分裂,给了特朗普横空出世的机会,而特朗普也依靠自己特立独行的“反建制”言行和表现笑到了最后,让“分裂的共和党”上演了一场打赢“团结的民主党”的让人咋舌的奇迹。

“反对他,就是反对变革的民意”

有媒体还注意到了这次美国大选中的另一个诡异现象。从特朗普宣布参选的一开始,几乎就没有一家美国主流媒体站在特朗普这一边,而在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身份与希拉里展开正面竞争和交锋后,主流媒体所做的民意调查,也都几乎无一例外地显示希拉里稳操胜券。但在社交媒体以及一些号称无党派的独立媒体所进行的民调中,其结果却多数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要比希拉里高得多。

主流媒体的态度让特朗普颇为恼火,他在对待这些媒体的态度上也延续着自己特立独行的一面。特朗普没有想着怎么去讨好主流媒体,而经常在对支持他的民众热情地高呼“我喜欢你们”的同时,毫不掩饰地 对媒体来一句“我厌恶你们”。

作为一个功成名就的商业大亨,特朗普却并不向精英阶层靠拢,他时常穿着不那么考究的西服,一边口无遮拦地向各种权威和传统挑战,一边俯下身去说着底层百姓爱听的话。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认为,应该给特朗普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价,“他在整个竞选中一路走下来,可能是被另外一种政治正确保护着,反对他,就是反对变革的民意。”

在刁大明看来,此次美国大选是“第一次如此程度之深的互联网选举,其结果是,互联网看似可能会让公众无障碍地去了解候选人的更多信息。与此同时,有很多研究认为,候选人利用互联网特别是自媒体动员的效果,也会导致进一步的社会割裂。如果一个选民是支持民主党的,他可能只会选择看民主党的积极信息,只会在推特上跟随希拉里,而不会看特朗普。

此外,“千禧年一代”在这次大选中的角色不容忽视。根据近期的数据统计,所谓“千禧年一代”,也就是“80后一代”,人数已经超过7500万,占美国总计约2.2亿人的合法注册选民的三分之一以上。而这代人在整个政治意义上的一些表达,更多地会跳开传统的政党政治,或者选择第三党,而会考虑选择两党当中相对比较反传统的、反体制的、带来变革的候选人。

而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也成为影响此次美国大选结果的一个重要因素。美国人口普查局2015年6月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全美少数族裔占全美人口的比例从2004年的32.9%上升到2014年的37.9%。在美国当时的约2.8亿人口,白人仍占大多数,约有1.8亿。与此同时,截至2014年,在小于5岁的美国人中,少数族裔的人口占比更是达到50.2%,首次超过半数。有分析称,照此趋势,到本世纪中叶,少数族裔将成为美国多数人口,而白人则将成为“少数族裔”。

目前,除白人之外的族裔被统称为“少数族裔”,包括西班牙裔、黑人和亚裔这三大少数族裔,以及印第安人与阿拉斯加原住民、夏威夷土著与其他太平洋岛民等。

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荣誉主席薛海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拉丁裔(移居到美国或加拿大的拉丁美洲讲西班牙语或葡萄牙语的人,包括西班牙裔人与葡萄牙裔人,以及其与各地人的混血后代)和亚裔选民对于一个党派的支持率出现几个百分点的变化,那就会对最后的选举结果产生实质性影响,因为美国两党总统候选人在“摇摆州”的得票率通常也就相差很少,像这次希拉里丢掉的原本以为可以拿下的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等,都只输了几个百分点。

“这是在美国政治经济社会充满矛盾、冲突、分裂的情况下进行的选举,大选暴露了很多问题,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对美国今后走向的新思考。”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李成认为,在过去几十年中,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在全球化、民权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同时也暴露了美国的很多弊病,包括腐败、精英操纵、对政客双重标准、贫富差距、就业困难等,因此美国社会在这次选举中发生了许多戏剧性的变化。这说明美国社会需要一个修复、重整的过程。对于新当选的美国总统而言,这是一种颇具风险的挑战。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