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世民:影响中国,影响世界

封面故事 王齐龙
“项目的成功还得益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教育部部长等非常重要的支持。而我只是这些推动项目实现成功的人之一员。”

苏世民。 


苏世民:影响中国,影响世界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齐龙

“我爱房产,但我并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对于自己的投资偏好,黑石集团主席、首席执行官及联合创始人苏世民曾向美国媒体如此形容道。

在金融危机爆发后,正是凭借逆势购入大量欧美地产项目,苏世民执掌的黑石集团一举成为美国规模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公司。苏世民也由此赢得了“资本之王”的称号。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苏世民又找到了一个新的投资方向。为此,他频繁地往返于北京和纽约之间。2013年,由苏世民和时任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共同发起的苏世民学者项目正式启动,他向清华大学捐赠1亿美元,并为此发起3亿美元筹款,设立项目永久基金。这是中国高校迄今为止,从境外获得的最大单项慈善捐赠,而苏世民也由此成为以自己名字命名一所中国高校学院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外国人之一。

与许多来自富人家庭的华尔街精英不同,苏世民出生于美国一个普通犹太人家庭。但他从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后,跻身华尔街,并在1985年联合创立了此后闻名于世的黑石集团。

在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上,如今已经69岁的苏世民倾注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这一次,他把筹码压在了未来的领导者身上。除了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苏世民还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协会董事会成员,并且是清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中的一员。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苏世民表达了对这一项目的期待。他希望培养出一个知晓中国并能够影响世界对中国看法的群体,从而化解中国与西方国家互信不足的问题,避免彼此间的误解演变成未来世界中的巨大风险。

“赢得成功,是我的本性”

中国新闻周刊:许多苏世民学者在接受我们采访的过程中都表达了对你的钦佩之情。你还记得第一次和他们见面时谈论过什么话题吗?

苏世民:我经常和他们交流,有时候是亲自过去,有时是通过视频通话。

第一次和他们见面时,对话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我向他们讲过期待,希望他们一年后离开中国时,能够取得哪些收获。

同时,我认为他们负有对社会的责任,因为学者们参加项目是免费的,由我们来筹集资金,他们不用花钱。

我还和他们谈到,他们的人生应如何逐步发展,如何实现成功,应该关注些什么,挫折时会遇到什么和如何吸取教训。我也向他们谈起个人的经历。

中国新闻周刊:你还特别谈起了自己高中时期,在参加一项田径比赛中摔倒,弄断了手腕,但你爬了起来,迎头赶上,最终取得冠军的故事?

苏世民:那一次我赢得了冠军,还打破了纪录。这是一个专注于成功、渴望成功的例子。无论路上遇到了什么障碍,只要有良好的精神,就能够超常发挥,赢得成功。

这是我的本性。像创立苏世民奖学金项目,我们也要在中国和清华大学取得好的反响。创立黑石集团,我们也希望它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投资管理公司。这也是我从父母身上学来的。

中国新闻周刊:在耶鲁大学就读期间,你非常钦佩美国知名政治家威廉·埃夫里尔·哈里曼,还曾给他写信。你如此注重培养苏世民学者的领导力,培养未来的领导者,是否与这段经历相关?

苏世民:那时我大概二十多岁,给威廉·埃夫里尔·哈里曼写过一封信。他当时负责美国政府与越南的谈判。我希望能和他交流,谈谈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我那时对政治感兴趣。

在二战期间,他曾担任美国驻苏联大使。他也曾担任纽约州州长,非常有经验。他很友好,答应了我的请求,(后来)他和我谈了数个小时,谈论起他的一生,以及他曾亲眼看到的一些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情。

他还鼓励我,如果对政治感兴趣,先去工作、赚钱。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建议。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接触到那些已经非常成功的人士,并从中有所收获。我还认为,已经事业有成的人们,无论在商界、政界或是在非营利领域,他们应该花些时间在年轻人身上,教给他们一些经验,帮忙他们思考自己的人生,并帮助他们取得进步。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看来,你在苏世民书院中扮演者怎样的角色?

苏世民:现在我们书院有很棒的团队,有很多工作人员,由院长李稻葵、常务副院长潘庆中以及英国前华威大学校长薛伟德等来领导。

但两年前,人员是非常少的。在负责设计书院建筑上,走访世界上的顶级大学并与校长交流等方面,我显得较为活跃。我也参与到中国以外地区的学生招募的工作中,所以会很忙碌。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副校长杨斌也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项目的成功还得益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教育部部长等非常重要的支持。而我只是这些推动项目实现成功的人之一员。

如今,我们已经开学了。我和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共同担任书院董事会联合主席。我也无须像以前一样做很多工作,能稍微享受其中。

中国新闻周刊:在筹备阶段,你在项目上一般会花多少时间?现在项目成功运转起来,你日常工作模式有了怎样的改变?

苏世民:在过去4年里,我大概将20%至25%的时间都花这一项目上。但现在这一比例大致降到了10%。

我工作时间和一般人不一样,每天会工作12小时至14小时。大部分时间花在黑石集团上,而余下的其他时间首要地会用于苏世民书院。

影响世界看待中国,

以及中国看待世界的方式

中国新闻周刊:在决定成立苏世民学者项目后,你为此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在你看来,这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资之一吗?作为一位资深的投资者,你在这一项目上又看到了哪些最重要的价值?

苏世民:是的。苏世民学者项目对中国和美国乃至世界都非常重要。

最重要的是,它能确保中国和美国、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保持良好关系,以及世界不会对中国产生误解。同时,中国也知道,当它尝试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世界其他国家对它的看法。

中国变得越来越繁荣,也越来越具有影响力,让一些国家对此感到有些不确定,或是感到有些担忧,这都很正常。

设立这一项目的目的就是要让来自全世界的学生,特别是美国的学生,来学习中国如何做事情,了解中国人如何思考。

在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中学习一年后,参与项目的学者们会将自己对中国的思考带回到自己的国家。还可以预见的是,他们有可能会成为自己国家的领导者的老师,有能力去影响他们关于中国或其他重要议题的意见。而到那时,将不会再出现引发贸易争端或军事冲突的误解。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看来,过了30年或50年,这一项目将能为美国和中国的合作以及共同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苏世民:50年后,苏世民学者数量将会达到1万人。他们会在自己国家的重要领域,像政界、商界、学界和传媒界,都将占有一席之地。我希望他们能够去影响世界看待中国,以及中国看待世界的方式。我相信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会变得更好。

因为经挑选出来的学者,都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通常情况下,最好的、最聪明的人会选择到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或是剑桥大学等西方最好的大学入读。而这是第一次,有如此之多的、来自这些高校的顶级学员会到中国来。这反映出一个很大的改变,也是一个象征,世界各国的民众对了解中国富有兴趣。

学者们将能通过与这个国家中的领导者,与来自自己研究领域中的知名导师的接触,获得非同寻常的知识。

在中国,他们还将到北京以外其他城市,走访这个国家,并以世界的视角来研究它。

同时,书院中也有来自全球的重要教师、教授,包括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著名学者尼尔·弗格森等,以及其他非常知名的客座教授。比如,开学后第二周,(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就通过视频连线与学员们交流。

当我们能做好这一切特别的安排,那就将能够改变学员们的思维方式。我相信他们将会在自己的国家中变得有影响力。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机会。因为学员们也有望成为一群帮助中国与世界沟通的人。

中国新闻周刊:你能否来描述一下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的领导者是什么样的?

苏世民:我心中的理想的领导者,是能够了解自己领域中的发展趋势,并在需要改变发展进程时,能够找到方法,以及能够团结民众,来追求更好的结果。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8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