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好地“互联互通” ——专访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赵厚麟

封面故事 王齐龙 徐方清
“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形象已经很清晰地、很积极地向全球展现出来。中国已经走上了这个舞台,接下来再往前走,还需要更多的创意。”


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董洁旭

如何更好地“互联互通”

——专访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赵厚麟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齐龙  徐方清

已在国际电信联盟工作超过30年的赵厚麟,是这一国际组织成立153年来首位来自中国的秘书长。在不断推动国际电信行业发展的同时,他也见证了中国在电信领域成功扭转了被动局面、在国际标准制定上争取到了越来越大的话语权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也是中国更广泛、深入地参与国际合作的过程。

赵厚麟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只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展现积极姿态的开始,未来还需要更多来自中国的原创方案。

“一带一路”需要一个更好的通信系统来支撑

中国新闻周刊:“一带一路”倡议中,“互联互通”是一个重要内容。在你看来,未来电信将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什么作用?你这次给论坛带来什么方案和建议?

赵厚麟:“互联互通”不仅是指高速公路的互联互通、铁路的互联互通、航空的互联互通和航运的互联互通,也包括电信的互联互通。某种程度上说,电信的互联互通不但是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而且是可以助力各个领域取得更多发展的一种手段。

实际上,在2015年的博鳌论坛举行期间,习近平主席接见我的时候,我就给习主席提了一些建议。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统计数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通信整体发展水平还较低。虽然这些沿线国家的电信事业在过去10年、20年间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由于各国都局限于本国的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基本没有照顾到区域性的互联互通。在区域间人员流动、经济交往越来越频繁的背景下,各国间唯有更方便实用、有效的通信,才能更好地促进这一地区各方面的发展。但各国都在忙自己的,至于区域性如何更好地发展,还缺乏足够的关注。未来“一带一路”沿线展开的经济合作越来越广泛和深入,就必然需要一个更好的通信系统来支撑。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在全球范围内,城市和农村的电信发展水平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相互连接的边境地带都是比较“边缘”的农村地区,那里的通信设施,甚至本国的通信设施都是相对薄弱的,这就意味着这些地区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根据我们的统计,目前全球大概还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未能实现上网,一半以上的人还未使用智能电话。如果想让这部分人尽快富裕起来,就必须给他们提供现代的通讯手段。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目前这个领域的投资还相当薄弱,我们要想办法促进一下。所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我们促进这些工作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前几年中国和湄公河流域国家提出共同修建跨国的高速公路,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项目。

5月14日中午,我们还和中国工信部签署了一个关于“一带一路”的合作备忘录。我们希望利用“一带一路”这么好的机会,与中方加强合作,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信息、通信系统进一步的发展和完善。因为这个领域的发展和完善不仅有利于我们通信行业本身,它对整个社会的经济推动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

以往的统计数据显示,一个国家的宽带网络普及率每提高10%,该国的GDP就可能会增长1%,这是相当厉害的。所以我们现在非常高兴与中方签订该合作协议,希望能够在这个领域进一步加强与中方的合作。

中国需要更自信、更开放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看来,在中国电信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出现了哪些变化?

赵厚麟:三十年前,我刚到国际电信联盟工作时,中国已经在积极参与国际电信联盟的活动。中国把我派过去,也是为了加强中国专家和国际电联专家间的交流、合作。当时我们还是以学习和了解情况为主。后来渐渐地发现,我们的专家也可以在国际电联中发挥积极的作用,慢慢地也开始参加一些标准的制定。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也认识到电信市场很大,不能完全被外国的技术垄断,而且中国的技术并不逊色,完全可以把自己的技术推广到世界去,作为世界的标准。当时3G标准之一的TD-SCDMA,就是由中国专家向国际电联提出的。

世界电信基础设施的发展非常迅速,除了传统的电信运营企业外,像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产业现在发展非常迅速。一些新的通讯手段比如微信、新的商务平台如阿里巴巴,新的通讯理念比如阿里云,也非常厉害。

最近我和马云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讨论了电信和信息发展所面临的新问题。马云很自豪地说,阿里系列的产品比如支付宝,在世界上一些国家已经推广得很好了。作为一个新的、从中国“走出去”的服务提供商,因为各种因素,有些人一开始还不太愿意接受。但是他们提供的技术太方便了,消费者使用后基本就离不开了,所以他们在海外的推广很成功。类似这样的发展,在2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但近几年就发展得非常迅速。

我觉得,现在中国在电信等领域还有很多发挥的空间。但有些时候中国还是有一些自我封闭,有一点不够自信。

实际上中国的很多技术完全可以作为世界标准推广出去。譬如说微信,它已经不声不响地走出去了。一般来说,一个新的领域需要一个新的标准来引领,但微信基本上没走这条路子,而是在民众之间通过口口相传地推广开来。当然这种新路子也得慢慢地加以规范。目前企业自己也在规范,不然也走不通。

国际电联作为全球信息和通信领域的权威机构,我们在制定标准方面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在全球信息化时代里,电信标准不是一两家权威机构就能够完全控制得了。很多新的技术处于萌芽状态,可能在国际电联这样的机构里没办法一下子就推开。因为在权威机构里,涉及各种各样的经济利益和政治考量。所以有时候新兴技术在这里面很难快速地形成气候。

中国要努力推动新技术去占领“阵地”。互联网技术兴起的时候,一开始不被看好,但后来就显示出了很强的生命力,慢慢地在市场上就发展起来。微信、阿里巴巴都是如此。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如果想在电信等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依靠的是什么?是创新吗?

赵厚麟:当然是创新。如果没有创新,只是跟在别人后面走,就没有超越的可能性。所以一定要有创新,不然就无法在世界上站稳脚跟。

中国有一个优势,就是本国的市场很大,只要路子走对了,在市场上显示出很强的生命力,在世界上就会有很多的发展机会。

这几年互联网的发展,包括移动网络的发展,就为中国的中小企业、中国的年轻人提供了新的机遇和新的舞台。比如像支付宝、微信这样的平台就很好。马云4月份在日内瓦就说,人们都不需要信用卡了,只要有手机,什么支付问题都可以解决。微信之所以有这么强的生命力,因为它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平台,民众就非常喜欢用,用户群就越来越大。

这些都与中国市场的开放有关。因为如果不开放,创新产品也无法存活下去。而且市场规模也实在很大,新出现的创新也得以在里面进行展示。

还需要更多创意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国际电信联盟150年历史上首位中国籍秘书长,也是担任联合国专门机构主要负责人的第三位中国人。从你的经验来看,在与世界沟通和对话的过程中,什么是最重要的?

赵厚麟:我觉得是真诚。如果你真诚待人,无论是经济交往、人文交流,还是政策探讨,只要态度真诚,持之以恒,他人也会以诚相待。有时也需要在一些场合说话婉转一点,更耐心地听取他人的意见。

当然,与世界沟通也需要实力。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所取得的巨大进步,展现出了的巨大实力,也使得其他国家对中国和中国人有更普遍的尊重。在这种背景下,他人尊重你,你也真诚待人,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我们毕竟是刚刚开始展现出更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姿态,至于如何熟悉国际环境,如何具体参与,还会面临很多问题。在联合国创立时,中国只是参与方之一,很多现有的游戏规则和平台,大部分都是别国建立的。所以融入国际环境中有一个学习、适应的过程。

在这过程中,也会发现,不能总是跟着别人走。总一味听别人的,就永远也别想有展现自己才华和能力的机会。有时也需要积极参与改造环境,也需要在身处的环境中更好地展示自己的意志。

现在实力已经达到,形势也有需要,各方条件也成熟,不妨自己搭建一些平台,比如亚投行就是自己搭建的平台。类似这样的一些机会,中国不应该失去。

另一方面,我也希望中国国内的各行各业有更开放的思想,能更好地意识到我们是世界大家庭的一部分,是世界市场的一部分,国门以外,也是我们的市场,也是我们的舞台,外面的机会也可以为我们所用。

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形象已经很清晰地、很积极地向全球展现出来。中国已经走上了这个舞台,接下来再往前走,还需要更多的创意。
(曹然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80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