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中年男子的行为艺术:钓鱼

胡克非  2020-10-09 18:36:55

因为得不到理解,他们很少解释

  赵勇杰今年50岁,钓龄46年。

 

  这天是他和钓友相约夜钓的日子,他抢在晚高峰前驱车上了高速,太阳落山前,他抵达了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畔的一片水域,地图显示,这里离他的家104公里。

 

  比赵勇杰疯狂的人不在少数,为了能出海钓鱼,朱刚斥资50万购买了一艘钓鱼艇,停泊在广东惠州的港口,每到周五的晚上朱刚便会登上从北京南下的飞机,享受一个周末乘风破浪的时光,有时在海上没信号,一整天爱人也找不到他。

 

  随着夜幕降临,无数男人背着鱼竿,手拎小桶钻出家门,或前往城中的小河,或抵达市郊的河谷,他们大多沉默,在常人眼中舒适的床在这帮“渔疯子”眼中不及简陋的马扎,黑夜里,他们站着、蹲着、蜷缩着。这是他们选择与世界独处的方式,因为得不到理解,他们很少解释。

 

  深夜,鱼坑附近钓鱼的男人,闪烁着的烟头,蜂拥而至的蚊子,一个个沉默的男人,像极了行为艺术。

 

  夜钓从太阳落山开始,太阳升起结束。图/受访者提供

 

  无聊的钓鱼?

 

  钓鱼是一种很特殊的运动,爱它的人欲罢不能,无感的人则认为不可理喻,再没有哪项运动如钓鱼这般两极分化。

 

  赵勇杰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父亲是一名军官,工作很忙,只有每年探亲回家短暂的休息时间,即便是如此,父亲依然不苟言笑,只有在钓鱼的时候才能看到父亲灿烂的笑容。

 

  钓鱼到底哪里好玩?

 

  有人说钓鱼是雄性动物狩猎的本能体现,有人说钓到鱼的时候大脑会分泌大量的多巴胺使人兴奋和快乐,有人说钓鱼是拥抱自然,享受生活的方式,有人则认为钓鱼是自己与世界唯一可以独处的方式。

 

  丰俭由人,门槛低,门道多。扫帚苗、高粱秆,一根足够长的线,一条蚯蚓,加上任何可以浮起来的物品,它可以是塑料泡沫、硬纸板甚至是晒干的蒜薹、豆角,便可以拥有一根简易鱼竿,而一艘游艇、几十上百万的装备、香槟美女作陪又是另一番的体验,而无论是哪种形式,当鱼竿抖动,经过一番角力后拉起一条或大或小的活物时,那种征服带来的快乐,是其他方式不能替代的。

 

  跑马圈地是征服、攀登雪山是征服、穿越沙漠是征服,甚至减肥跳操也是征服,但都是征服大自然或是自己,征服一个活物的机会并不多,在许多钓鱼者眼中,钓鱼是仅有的机会。

 

  “都市中夜晚降临,酒吧中的男女他们做的事情也是在征服活物,但是你天天‘抓了放,放了抓’,你是什么?你就是渣男或者渣女。”1985年出生的向希,身份是一家广告企业的创始人,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征服活物的代价和成本是非常高的,而钓鱼,只需要稍微花些小心思,保持专注,便可以征服一种活物,你最终吃掉它的快乐远没有钓到它的时候多。

 

  除了征服感以外,钓鱼带来的神秘感和意外感同样让钓鱼爱好者感到痴迷。“每年伊始,单位就会安排一年的工作重点,我每天躺下和第二天起来,我的事情都仿佛是被安排好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新鲜感,这让我厌倦。”朱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那么大的一片湖泊甚至是海洋,你知道哪里有鱼么?你知道有什么鱼么?同样一个钓点,你今天就可能钓上20条鱼,明天你再来,保不齐一条都没有。”这种新鲜感,是朱刚对生活和心情的重要调剂。

 

  远离城市享受孤独,是城市化进程发展后人们催生的新想法,赵勇杰的网名叫做“都市游鱼”,他对高楼大厦密不透风的城市生活,让他时长感到憋闷,繁杂无用的社交活动也让他心生厌倦,远离城市喧嚣,找到水面的角落,让他有了难得的放松和缓解的空间,“你们觉得一夜很长吧?对于我们钓鱼的人来说,会觉得一夜很短,而且很珍贵。”赵勇杰说。

 

  美国CBS新闻网曾刊载文章,探讨为何男性如此热爱钓鱼。文章作者称,钓鱼满足了男性原始狩猎的欲望(Primal Hunting Urge),当男人拿起钓竿,血液中狩猎习性开始被唤醒,鱼上钩的瞬间,他们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我的晚饭有着落了。这也解释了为何如多的男人喜欢在交友软件上po出自己怀抱战利品的照片,暗示着他们“愿意为未来伴侣提供生活来源并为之努力”。

 

  钓鱼爱好者一夜的渔获。图/受访者提供

 

  玩法多样的钓鱼

 

  钓鱼的形式有很多种,根据场所的不同可以分为湖钓、溪钓、冰钓、海钓、塘钓、库钓、矶钓、船钓等,根据钓鱼的场地和鱼种类的不同,选用的钓具也不尽相同,如手竿、海竿、矶竿、路亚竿等,而不同材质的鱼竿提供给钓者不同的手感,如竹竿、玻璃钢竿、碳素竿,而使用哪种钓具,是根据钓者的需要决定的。

 

  向希常年使用的是手竿,而钓鱼的地点是宁波老家祖屋门前的溪流,手竿轻便灵巧,挂上饵料后投入水中,完全通过手与手臂的感觉来把控鱼竿,而眼睛则要密切关注鱼漂的位置,长时间鱼不上钩的时候还要通过抖动手腕诱惑鱼来吃食。“用手竿钓鱼,要高度集中精神,鱼是很敏感的动物,你甚至不能说话,不能大幅度移动。”因为工作繁忙,向希的手机常年需要配合充电宝使用,只有在钓鱼的时候,手机的电量是充足的。

 

  赵勇杰选用的是海竿,海竿鱼线长配有绕线轮,可以将鱼竿甩到水面更深的地方,通过支架可以将鱼竿固定起来,夜晚的时候如果有鱼上钩,则会触发他鱼竿上方的铃铛,通过绕线轮和鱼进行角力后拉出。

 

  海钓更有趣,几名好友驾驶着钓鱼艇出海,通过探鱼器寻找鱼群,然后垂钓。“大家喝着啤酒聊着天,吹着海风钓着鱼,钓到的鱼有的在船上便可以简单处理后食用,那味道你去超市买不到。”由于疫情的原因,朱刚已经有6个月没有离开北京了,他最近正在联系广东码头附近的朋友,将他的船保养一下,“几个月没去了,估计船底长满了海蛎子,长到发动机里,船就开不动了。”朱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大部城市人口更多参与的钓鱼活动则是前往个人开设的鱼塘进行钓鱼活动,在这样的鱼塘中有两种钓法,一种在圈子里叫做“高钓”(高消费钓鱼),高钓池主要是按钓鱼的重量来收费的,钓鱼爱好者甚至不用携带钓具便可以享受钓鱼的乐趣,另一种叫做杆池,它是按时间的限杆来收费的。一般的高钓池鱼的密度会很大,鱼的品种多,所以鱼会非常好钓。而杆池按时间来算的,更考验钓者的技术。

 

  久坐,是钓鱼劝退大部分路人的重要原因,大部分人平日工作八小时几乎就是坐着,钓鱼的长久坐姿,让很多人望而生畏,而路亚竿的悄然兴起让很多人有了亲近钓鱼的机会。路亚竿取名来源为Lure的音译,即为假饵钓鱼,假饵通过模仿弱小生物来吸引大鱼发动攻击,需要竿、饵、轮的高度配合,而人则不能长期久坐如姜太公般等待,而是需要不停地调整鱼竿的位置,来模拟弱小生物,用路亚竿钓鱼需要的运动量较高,同时成本较低,不需要久坐,乐趣更丰富。钓具行业垂直自媒体“钓具之家”分析称,从今年第一季度淘宝(天猫)电商销售数据看出,路亚竿和路亚竿套装的搜索率极高,说明路亚钓法有望成为新一代产品代表的趋势。

 

  冰钓场景,暖水瓶是必不可少的。图/受访者提供

 

  垂钓产业,是社会的一面镜子

 

  “垂钓产业,它是社会发展的一面镜子,国家越富强,生活条件越好,钓鱼产业就越发达。”赵勇杰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你看我们了解的国外垂钓产业,无论是欧美,日韩都是高度发达的区域,他们的渔具质量最好,垂钓产业配套服务,市场环境,甚至是人们对于钓鱼和环境的理解也最先进,“这是因为什么?很简单,就是因为国力强,生活水平高,人们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足够多。”

 

  在美国,休闲渔业的总产值约400亿美元,超过传统捕捞渔业,占到整个渔业产值的60%;在东南亚诸国,如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早把休闲渔业与旅游业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了形式多样、广纳客源的游钓业。 

 

  我国休闲渔业起步较晚,但发展较为迅速,依托300万平方公里、6500多个岛屿的海域资源以及内陆丰富的江湖水库及鱼类资源,近年来,各种休闲渔业业态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根据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发布的《中国休闲渔业发展监测报告(2019)》来看,“十二五”以来,我国休闲渔业持续快速发展,占渔业经济和渔业第三产业经济总量的比重稳步提升,2018年,我国全年休闲渔业产值839.53亿元,占我国渔业经济总产值的3.25%,占渔业第三产业产值的11.39%,产值相比2017年增长18.51%,与2010年相比增长2.97倍,年均增长18.82%。同时,休闲渔业经营主体、从业人员和接待游客数量也都不断增加。

 

  “钓具之家”通过淘宝(天猫)电商销售数据对今年第一季度的钓具行业进行了统计与分析,其中表明,第一季度所有类别钓具总销售额达516921182.18元,环比增长142.17%、店铺数(包含品牌旗舰店以及三方经销商网店)共3435家,环比增长73.92%,由于疫情的特殊原因带来的价格促销等原因,使得今年第一季度钓具销售整体指标上升态势明显。

 

  焦先生在北京经营着一家拥有着2000平方米名叫领海渔具的卖场,虽然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4个月没有开门营业,他依然对于垂钓产业保持乐观。焦先生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可以看到这些年钓鱼的人群是在逐年增加的,钓鱼的产业也在持续扩大,产品的种类质量也在持续上升,而且随着电商平台和各类钓鱼俱乐部、钓鱼品牌类的活动的兴起,钓具市场的前景是非常乐观的。”在焦先生看来,未来的钓具市场,中间商的盈利会进一步被压缩,钓具生产厂家将有更多的机会直面消费者,这对于焦先生的生意并非好事,但对于消费者而言则更有利。

 

  钓鱼产业逐步扩大,爱好者数量逐年上升。图/受访者提供

 

  为了应对和服务更多的钓友,焦先生不再拘泥于单纯的售卖产品,而是扩展了自己的经营项目,海鲜、新鲜鱼类的售卖、二手产品的寄卖、渔具保养、开设垂钓大师课与讲座、组织垂钓活动等等,“这样就更像是欧美的一些大型渔具销售商的方式,但是对于一线城市而言,高额的房租成本,也会制约一些实体店的扩张。”

 

  金色时光垂钓园的经营者老刘,经营垂钓园已有十几个年头,前后换了很多个地方,最终落脚北京通州潞河地区。在老刘看来,钓鱼作为一种娱乐方式虽然单次成本消费不高,但是爱好者换代平顺,曾经鱼塘里的花白头发如今已经自然过渡到年轻人,“一种消费模式,他的受众年龄自然发生换代,这说明它的生命力。”老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经营鱼塘同样也有风险,“用什么价格购入鱼、它们爱不爱吃食、是否容易生病,选对了鱼以后,天气如何,有没有人愿意来。”这些都是鱼塘经营者的风险。老刘粗略地估计了一下,他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有10万元人民币。

 

  而一些旅游企业,显然比老刘的胃口更大,赵勇杰夜钓水域,是由某旅游企业开放商承包下来的,水域面积极大,承载的调位很多,赵勇杰为中国新闻周刊估算,“天气好的周末,这一片水域能有1000个钓友同时在钓,垂钓的门票是100元,不限时长,不限渔获,这样一个周末,经营者的收入轻松破10万。”当然,经营者并不是一本万利,想要经营好一片可供垂钓的水域,鱼苗的投放、环境的保养、配套的健全,同样也要跟上,毕竟人们都追求山清水秀,空气怡人,水草丰美的地方。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