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们的空当之年

王安羊  2020-05-06 11:38:13

慢一些看看这世界

  图/肖振铎。

 

  我们的空当之年

  文/王安羊

  发于2020.4.27总第945期《中国新闻周刊》

 

  2020年,全世界迎来了一个“空当之年”。有工作的人不用梳洗打扮居家办公,有学上的人在家观看各种网络教学翻车事件,没有工作的人关在盒子里自怨自艾。

 

  上一次空当之年是2003年非典时期,我还是大三的学生,天天在家睡懒觉,乐坏了。多年前的非典让没上过学的奶奶们晒暖的时候都不忘戴上口罩,绝不说“活在当下”这种蠢话。

 

  旅居西班牙的老墓平时工作不多,除了教南欧人民说地道的延庆话之外,剩下就是潜心研究“古典”摇滚乐。他把自己的“小堡垒”的一层分租给鼓手王老师,王老师刚从国内探亲回来,他们俩人在一起隔离的日子里,每天制作视频上传“油管”,主要内容有:坚持换最得体的衣服出镜;西班牙疫情每日播报;从艺术史到自己收藏的小破烂;以及曾经知晓的不可描述的秘密。看样子,身处异乡的老墓没有抓狂也不抱怨。

 

  在意大利坐月子的迷你女士住在米兰的郊区,那里没有阳台音乐会,没有上街游行的年轻人,也没有山顶教堂传来的丧钟。生完二胎之后,她一下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意大利语严重退化,在家里动不动就头疼脑热闲得慌。我们俩讨论了疫情的发源地,比起查找真相,她更担心手里的设计项目何时可以复工,以及如何再次融入南欧社会。

 

  在意大利的罗马尼亚网友艾迪换工作了,他不再是面条搬运工了,去了有线电视工作。这位罗马帝国的后裔这样评价意大利人:他们爱拥抱,爱亲嘴,他们不得病才怪。艾迪要戴着口罩去上班,并且看谁都是可怕的传染源,我一直觉得他神经紧张,大惊小怪。他跟我说他下载了中国书籍,并给我看了小说的封面,是赵树理的《三里湾》和施耐庵的《水浒传》。

 

  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有疫情,载歌载舞的非洲也有疫情,还有哪一片土地是安全的?距离上次的非典只过了17年,全世界联系竟然如此紧密了,我觉得地球板块又再次聚首。造物主给我托了个梦,梦里她告诉我:“这场病毒是我撒的,开始我不太确定,但是罐子被打翻了,索性我就甩了甩,这样全世界都有了。”我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说:“你们乱吃小动物,我不是给你们提供了那么多安全的新鲜食材?你们每天忙忙叨叨从不停歇,为什么不停下来看看这美丽的世界?”

 

  上一次的空当之年,我乐不可支地在家挥霍时间,之后我曾经虔诚忏悔。但是当空当之年再次来临,我依然在家乐不可支地挥霍时间。造物主不都跟我说了么,让大家慢一些看看这世界。所以,网课我不上了,钉钉我卸载了,外卖我也不叫了,新衣服也不买了,健身房也不去了。一闭眼,一睁眼,哎?今天依然不是世界末日。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