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妻子被性侵后的反杀,一个盲人的开挂复仇路

李明远  2019-06-10 10:48:10

一个盲人,如何连续K.O.三名反派,实现复仇?

  《哥斯拉2:怪兽之王》还没走,《X战警:黑凤凰》就到,《黑衣人:全球追缉》下周来。6月的内地电影市场,好莱坞大片连连看。

 

  端午小长假,新片竞争激烈,但一部印度片却超过了黑凤凰的6.0和哥斯拉的6.4,在豆瓣评分7.1。

 

  这是一部讲述权贵施暴、平民复仇的电影。它揭露印度社会的不公,批判印度政府机构的问题,有近年为人熟知的印度电影共同特点——反映现实。

 

  与众不同的是,这部电影的主角是盲人。

 

  盲人罗汉与盲人女孩苏普丽雅婚后不久,噩梦发生。趁罗汉不在家,议员的弟弟侵犯了苏普丽雅。

 

  报警后,二人不仅没等到公道,还得到了更多侮辱与威胁。不堪忍受的苏普丽雅自尽。无法指认凶手的罗汉,只好走上复仇之路。

 

  一个盲人,如何连续K.O。三名反派,实现复仇?

 

  《无所不能》能获得不错口碑,在于为复仇爽片的剧情铺设好了细节,给开挂人生以合理解释。

 

  成为盲人角色本身

 

  对于《无所不能》的俊男美女组合,观众喜闻乐见。

 

  饰演男主角罗汉的演员赫里尼克·罗斯汉,在印度名气不逊于印度“三汗”,拥有健美身材的他,是片中行走的荷尔蒙。

 

  饰演女主角苏普丽雅的演员亚米·高塔姆,模特出身,外形甜美靓丽。

 

  二人在开篇半小时,演绎了一场浪漫的爱情故事。

 

  以往有些突兀的歌舞,这次在《无所不能》来得刚刚好。它展示了苏普丽雅的工作——在舞蹈班为舞者弹钢琴伴奏,也升华了男女主的感情,还展现了赫里尼克·罗斯汉能唱会跳的个人魅力,一举三得。

 

  紧接着歌舞戏的片段是,两人在商场失散又重聚的戏。挽着手的两人,准备找自动扶梯上楼吃饭,却被冲过来围观明星电影宣传活动的人群冲散。苏普丽雅被挤上扶梯,非常慌张。着急的罗汉遍寻不到人,只好循声走到宣传活动的舞台下方。好心的电影明星让他上台寻人。

 

  “苏,你在哪里?苏,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对不起,苏,不知道怎么的,我的手就松了。我在商场舞台的中央……”罗汉拿着话筒,一声声呼唤苏普丽雅。苏普丽雅听到声音,停下脚步,拜托身边人带她到舞台。音乐响起,两人慢慢走到一起。

 

  短短几分钟剧情,让人心头一紧,感慨这段爱情的不易。

 

  “我的人生里一直没有光亮,但今天第一次,我感觉到黑暗了;我一直是一个人,但今天第一次感觉到孤独了。”之后的情话绵绵,为电影高甜剧情再撒了一把糖。

 

  让观众入戏的基础,是男女主角能够精准演绎盲人角色。

 

  “这是非常困难的角色,印度电影很少有关于盲人男女的爱情故事。”赫里尼克·罗斯汉在来华宣传时这样说。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他也提到说,为了这个角色,他用了两个月时间调查、学习。

 

  让赫里尼克·罗斯汉感到意外的是,盲人生活和人们刻板印象中的茫然无助不同,他们过着正常生活,也在为社会做出贡献。最困难的部分是真实呈现盲人的这种正常生活状态,“演员的责任是把角色的真实状态呈现出来,而不是表演出来。”

 

  电影中,赫里尼克·罗斯汉与亚米·高塔姆产生化学反应。两人在每天结束拍摄后,看到监视器里的回放,都在为画面中的情侣感叹:他们如此甜蜜。

 

  亚米·高塔姆也认为,饰演盲人是项挑战,在为角色学习了很多技能以后,最有趣的是,进入角色时,要把学到的技巧全部忘记,成为角色本身。

 

  把爱转换成无所不能的信念

 

  电影剧情在中段急转直下,议员弟弟阿密特和同伙瓦西姆对女主角的侵犯,警察和议员沆瀣一气包庇罪行,让观众感到虐心。

 

  一个月前内地上映的印度电影《一个母亲的复仇》,同样反映了印度的性侵现象。它改编自震惊印度真实事件“德里黑公交轮奸案”。电影中,四名罪犯被法庭判为无罪,母亲走投无路只好亲手为女儿寻求正义。

 

  同样是面临性侵、得不到正义的结果,同样是展开绝地反击。观众很好奇,电影主创希望借由影片传达什么理念。

 

  “片中反映的现实问题,不只是在印度,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发生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想办法为自己的权利奋斗。”面对提问,亚米·高塔姆作出了相对周全的回答。

 

  她认为,《无所不能》反映社会不公,展现争取自身权益的内容,其实最终主题是宣扬爱。

 

  采访时,赫里尼克·罗斯汉也沿着这一思路。他认为,电影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世界上存在许多不可能性,你可能有许多缺点、内心力量不够强大,你的许多梦想无法实现。这部电影在强调,你可以自己帮助自己,把那些不可能变成可能。

 

  “只要你用你的心和你的爱,把这种力量变成一种信念,让无所不能的信念,成为自己精神世界的一部分,一切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赫里尼克·罗斯汉说。

 

  《基督山伯爵》经典故事百试百灵

 

  “我特别高兴来到中国,在这次宣传电影的旅途中,我感受到中国观众对于其他国家的电影和文化,有很大的包容心,大家愿意去关注,其他地方在发生什么事情。”赫里尼克·罗斯汉用很真诚的话语恭维了中国观众。

 

  实际上,哪个观众不喜爱有戏剧冲突,又能有情感共鸣的电影作品呢?《基督山伯爵》的经典故事百试百灵。

 

  戏剧就是安排冲突。《无所不能》编剧萃取了生活中的重要意外事件,将它强调出来形成了突出段落。

 

  接下来的复仇情节正是观众追看的亮点。《无所不能》集中发力于此。经过先甜、后虐,观众情绪在最后1小时的“燃爆荷尔蒙”中得到释放。

 

  一个盲人如何实现复仇?如果处理得突兀,观众看到的只能是无逻辑的主角光环,就像是《延禧攻略》中魏璎珞引雷劈死太妃,难以令人感到信服。

 

  观众能接受《无所不能》中盲人的开挂复仇,正是因为有了此前情节的充分铺排。

 

  罗汉的职业是配音员,善于模仿声音和变声,他的才艺在浪漫爱情故事中就得到展现。观众好像来到了《声临其境》的综艺现场,增强了电影的娱乐效果,也为最后依靠声音模仿,离间多位加害者,起到了铺垫作用。

 

  罗汉偷偷录下议员、议员弟弟阿密特和同伙瓦西姆的声音,不断练习、模仿。在反击时,他逐一解决眼前的敌人。

 

  罗汉首先假装议员给警察打电话,让警察把瓦西姆关进监狱几天,后来又模仿阿密特的声音,调戏瓦西姆的妹妹。这挑起了阿密特与瓦西姆一家的矛盾。瓦西姆出狱后,想找阿密特理论,没想到电话约瓦西姆见面的,却是模仿阿密特的罗汉。

 

  罗汉通过声音模仿,耍得反派团团转。

 

  在整个过程中,罗汉作为盲人,虽然每次都提前准备好复仇环境,布局好场景,但也因为只能靠听觉和嗅觉辨人,面临着一些实际困难。比如,罗汉在找瓦西姆报仇时,把他约到废弃的剧场,本想通过天黑、关灯一举制服对方,却没想到狡猾的瓦西姆,找到电灯开关把灯打开。罗汉顿时失去优势,跟瓦西姆对抗了很长时间,才最终成功。这样的剧情设置,也加强了打斗戏的观赏性。

 

  在最后一场复仇戏中,罗汉也寻求了他人的帮助得以脱身,调整了影片的节奏,进一步增强了剧情的可信性。

 

  赫里尼克·罗斯汉在采访中说,最吸引自己接拍这部电影的原因就是剧本。剧本有非常多的悬念和谜题。他在阅读前半部剧本时,在等着这个故事有个不合理结尾。因为他也怀疑,一个盲人如何实现复仇。当他一气呵成地读完剧本后半部分,只用了2秒钟就决定接拍这部电影。

 

  电影中的反派角色,也是因为对男主角罗汉掉以轻心,一次次栽在他的复仇计划中。罗汉则反击高招频出。

 

  比如,一直包庇阿密特、瓦西姆的警察,想要找到罗汉几次打电话、模仿他人的证据。查到了固定电话位置,带着罗汉照片过去求证,却发现根本没有人可以作证。因为提供公用电话服务的,也是一个盲人,无法辨认出罗汉的样子。这让观众暗自叫好,又迎来一场情绪上的大爆发。

 

  如果说电影本身还存在什么缺憾,那就是它像《一个母亲的复仇》一样,将复仇过程“直播”给观众,让影片后半段,像是个一问一答的设问,过于直白,少了悬疑成分。

 

  (石若萧对此文亦有贡献)

 

  图片来源:电影截图、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