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为什么那么多人甘愿冒着风险去整容?

上官韵  2019-05-27 10:15:21

变美没有那么简单

  图/ 肖振铎

 

  你敢变美吗?

  文/上官韵

  发于2019.5.27总第900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颜值即正义”的时代,割双眼皮、打瘦脸针乃至抽脂都是听起来稀松平常的事,可真真切切体验了一把后,我才知道,变美没有那么简单。

 

  “为啥要做啊?原来眼睛挺漂亮的!”这是我做完眼综合手术之后回到单位上班第一天,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天生的自然美是最好的,你不是最鄙视整容脸吗?怎么自己也开始整了?”这是我眼睛包着纱布回到家那一刻,听到的来自于父亲的“不理解”。

 

  从小在别人对我外貌的夸赞中长大,且乐在其中,我觉得父亲的这句话有点刺耳。于是,我开始持续不断地和身边的人解释为什么要整眼睛:我是“母胎”单眼皮,眼睛小,随着年龄增长、不注重保养,上眼皮变得松弛浮肿,有逐渐耷拉成三角眼的趋势。

 

  但我也在琢磨,我为什么会努力解释自己做手术的原因?为什么会觉得父亲的话不中听?不由得想起去年看过的一档电视节目。当时节目请来剑桥硕士毕业的知乎“女神”王诺诺,和从14岁就开始整容,前后花费了400万的富家女吴晓晨。他们的目的就是把拒绝整容的天然美女和沉迷整容的人工美女放在一起,面对面交流。

 

  王诺诺反感整容脸,她认为美是虚幻的东西,无法永恒;吴晓晨大方地承认,样貌更好的人会有更多的机会。可事实上在采访之前,王诺诺要求坐在右边的板凳上,因为她觉得自己左边的脸大。吴晓晨有过无数次整容失败的经历,甚至差点丢去性命,却表示这一切“是值得的”。看过视频的网友大多站到了吴晓晨这边,他们认为她坦荡率真。

 

  是啊,整容的确痛苦,仅仅一个双眼皮手术后都要经历漫长的恢复期。手术中的局麻,你可以真真切切地听到医生在你的眼睛上用刀子“咔嚓、咔嚓”切割的声音。术后的第一周伤口不能沾水,眼皮严重肿胀。术后的一个月内要严格忌口,牛羊肉、海鲜、辛辣的食物包括烟酒一律不能碰。做手术后的第一周里,我每天都不敢直视镜子中自己红肿的眼睛。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甘愿冒着风险去整容?恐怕还是因为“美是有用的”。商业心理学研究表明,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所产生的影响力和信任度,来自语言、语气和视觉三个维度,其中视觉形象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其他两项,达到55%。美丽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和实力。

 

  曾经像王诺诺一样反感整容的我,在经历了双眼皮手术之后,开始佩服现实生活中的“吴晓晨”们:决定为了一个目标改变自己就是需要勇气的,能够承受手术带来的未知的疼痛,更需要无惧外人眼光的强大内心。每个人都有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尤其是在面对父母、身边人传统而审视的目光时。

 

  曾经我抵触过度整容,但是现在我开始觉得,敢于改变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和承受力让自己的容貌变得更好,这不应该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只要你能承担起背后的风险和痛苦,就好。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