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每一个得知女儿恋爱的老爸,都在背地里磨刀

郭艺  2019-04-29 10:20:12

女儿是父亲永远绕不过的软肋

  在“如何跟爸妈说自己恋爱了”这件事上,小棋的过度自信把自己坑惨了。

 

  周末和男朋友爬山,她一时兴起,发了一张男朋友搂着自己肩膀的合照。

 

  1分钟后,老爸的私信就来了: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发朋友圈的,删了。

 

  她悻悻照做。晚上6点正和男朋友等位吃饭,老爸又发指令:太晚了,该回了。平静的语气下暗波汹涌。

 

  你爸根本瞧不上你男朋友,这是真理。别看单身时他整天催你,恨不得第二天就送你出嫁,等你真的要出门约会,他眼睛一瞪:“胡闹!回来!”

 

  女儿谈恋爱,老爸是第一个失恋者。

 

  “跟你亲爸打电话几分钟,

  跟这小子一打就一小时,

  他谁啊!”

 

  一旦女儿将一个男生反复提过三次,爸爸们的心就一沉。再正派的男孩子在爸爸眼中都是心存不轨的小混蛋。上学时男班长打电话来找小棋,爸爸接了,直接说没这个人。

 

  表面波澜不惊,但老父亲的内心早已惊涛骇浪。

 

  “最近晚上都不在家吃饭了啊,有什么情况吗?”

 

  “人家老给你带早点,这小伙子对你还挺好啊。”

 

  “跟你亲爸打电话几分钟,跟这小子一打就一小时,他谁啊!”

 

  《女儿们的男朋友》综艺中,爸爸们在观察室里看女儿跟男朋友的亲密互动,每个人的表情上都写着“难以直视”四个大字。

 


  打电话跟爸爸说有喜欢的男孩子,电话那头安静了很久,憋出一句:“你谈恋爱没什么经验,再考虑考虑。嗯没什么事我挂了。”

 

  第二天妈妈打过来:“你昨天跟你爸在电话里说什么了,你爸昨天气得一宿没睡!”

 

  为缓和气氛,我爸又发来微信:“也不是不让你谈,我觉得还早了点。”

 

  表面上他云淡风轻,暗地里和妈妈委屈巴巴地诉苦。他怕晚上我陪男朋友打电话不跟他视频了,怕我有心事不再和他说,怕这臭小子要在女儿心中和他并列第一,更怕我谈一两年就要嫁人——那可是养了二十多年的宝贝女儿!

 


  但毕竟是亲闺女选中的人,再不舍也要忍痛担任参谋。

 

  虽然他平时不闻不问,每次听到我和妈妈视频讨论男朋友就醋意蔓延,但偏偏还要板着脸一字不落地在旁边偷听。

 

  偶尔也忍不住八卦两句:“你跟你对象发展怎么样了,你们周末都去哪了说什么了干嘛了你也不跟我说。”听说我要和男朋友旅游,哪怕去海南他也要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叮嘱:“当天回,别在外面住。”

 

  后来他看我生日纪念日情人节不停晒礼物,沉不住气打来电话:“你说你长得一般,性格也不温柔,老说脏话也不爱干活,人家以后嫌弃你怎么办,要不别谈了你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

 

  失恋后告诉老爸,几乎都能听到他掩盖不住的开心:“别伤心了,你不是最爱吃寿司吗,下周你回来爸带你去。”

 

  现在又和好了都不敢跟爸爸说,怕被骂死。

 

  男朋友首次上门拜访

  爸爸如临大敌

 

  当余光中的四个漂亮女儿成长为少女,老爸就已经在心里树了四个“假想敌”:偶尔过路的小子,竟然一伸手就来摘果子,活该蟠地的树根绊你一交!

 

  女儿带男朋友来家拜访,爸爸更是如临大敌。

 

  对于这个毛头小子来说,直面未来岳父也是他在爱情路上遇到的生死考验。女朋友开门揖盗,热情的未来丈母娘前来迎接。他连忙问好,余光会瞥到远处沙发旁缓缓走来一个人,并感受到命运的凉风冰冷又直接地往自己的脖子上吹。

 

  这个不怒自威的男人,就是对他的生死存亡起最高决定权的大司令。

 

  他赶紧调整出讨好的目光和友善的笑容,向未来岳父问好。

 

  可怜的男孩并不知道,就算再和善的爸爸,此刻都在心里磨刀。甚至真的有老丈人在院里劈砖,打军体拳,镰刀割葱,或是亲自下厨,把排骨剁得响彻云霄。

 

  此时未来岳父正在以360°镭射目光扫描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包括但不仅限于对言行举止的考量,对人格人品的质疑以及发出“这个小子配得上我闺女吗”的灵魂疑问。

 

  “在我面前夸你男友没用,反正我是怎么都不会对他满意的。”话虽如此,一起吃饭时爸爸郑重地打开了当年女儿过百日时珍藏的一瓶酒,喝红了眼睛,拍着小伙子的肩膀:“好好对我闺女,别让我看走眼。”

 

  女儿婚礼上强装笑脸的爸

  前夜都被窝里偷偷哭过

 

  虽然爸爸曾经为小棋没对象而着急,甚至还为此她不愿相亲大发雷霆,但当她真正有了男朋友,爸爸再没提过“结婚”俩字,只是云淡风轻:“你要是愿意谈个三五年也无所谓,反正我们也不催你。”

 

  但小棋注意到,爸爸再没有参加过同事孩子的婚礼,即使从前爱热闹的他一场不落。他见不得婚礼上所有人都在笑,而新娘的老父亲缩在椅子上默默擦泪。

 

  就算是一世顽主王朔,女儿也是他永远绕不过的软肋。

 

  曾经梗着脖子怼天怼地的他,在《致女儿书》里含情脉脉:“把你视为珍宝,想象自己可以为你死,经常被自己感动……我不知道自己一生的意义何在,希望至少有一点,为你的一生打个前站。”

 

  女儿一笑,他说如同太阳出来,屋里也为之一亮;女儿哭泣,他伤心到肝肠寸断:“决定既剥夺自己笑的权利,也剥夺自己哭的权利”;谈到对女儿的期望,他说,只希望她快快乐乐过完一生,不要她成功。大不了也就是“我养她一辈子”。

 

  他甚至没敢参加女儿的婚礼!多年好友陈丹青一语道破真相:他扛不住!来了会哭得稀里哗啦。

 

  ……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爸爸都如此伤心,得知我谈恋爱后,爸爸朗声大笑:“脖子里二十多年的跳蚤,终于放到别人身上了!”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