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捶它”“盘它”,风里雨里霾里等你去吸猫

肖遥  2019-04-08 10:38:35

云吸猫

 

  文/肖遥

 

  本文首发于总第894期《中国新闻周刊》

  

  最近,我被拉进一个叫“重度猫奴研究所”的爱猫群。即便没有猫,在群里云吸猫也很减压和治愈。

  

  我天天围观铲屎官们秀猫的盛世美颜,欣赏彼此发的猫视频,跟风评价:“认真吃脚脚的小朋友最可爱”“布丁这纹身好社会”“点点睡姿很放飞自我”“包子胖得像块地毯”……知道了包子是个爬高下低的疯子,布丁是那种讨猫厌的猫,点点的眼神可以做成生无可恋的表情包。

  

  猫群里,最帅的猫娃叫江小白,被一众“猫妈妈”各种表白赞美:“站可御,卧可萌。”连发个背影都“高大伟岸”。尽管小白麻麻吐槽它“经常拿鼻孔看我”“昨天钻进袋子撕卫生纸,一袋纸都是它的指甲孔”,一众铲屎官还是起哄:“长得这么心疼的,撕个纸咋咧?”还有人夸它:“喜欢这种有性格的孩子。”有人问:敢不敢叫我玩两天?我拿男友换,不行的话,再搭两个钢筋锅。

  

  要拿男友换猫的铲屎官是包子麻麻,她和男友吵架了,嫌弃男友打呼噜,可猫也打呼噜,她却很享受,就像季羡林说“把耳朵伏在猫的身躯上,就会听到夏日终了的海鸣声般,轰隆隆的声响,在猫儿柔软的体内,和呼吸同步上升、下沉,上升、下沉,就像刚诞生的地球一样”。

  

  她在群里没少吐槽男友,说他对给猫买玩具也有意见。“猫妈妈”们立刻回复:“你男友这脾气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啦。”铲屎官们都是一伙的,就像苏童说爱猫成痴的多丽丝·莱辛:“写猫,也写男人,但似乎前者更为优雅且具自尊。”没办法呀,心里眼里有了猫,其他的人和事都黯然失色了。

  

  与其他群相比,猫群里说话更无厘头,里面的对话简直是段子集锦。有位猫奴顺手发了张她去猫咖啡馆撸猫的照片,备注:风里雨里霾里等你去吸猫,不见不散。底下鸡一嘴鸭一嘴的留言是这样的:“你可以吸猫而我只能吸霾”“你心理出轨了,你猫知道了会心碎的”“你们都是外面有猫的人,而我上班一心给猫挣钱,下班回去就陪猫。上班看领导脸色,下班看猫脸色。”“我希望我可以被猫养”……

  

  有初来乍到的铲屎官忧心忡忡地发起探讨:出差了猫怎么办?有人说,给猫放足了猫粮和猫砂。猫奴困惑:猫又不知道节制,它能清楚一天吃多少?万一它一时兴起,一天把几天的猫粮吃完了怎么办?群友:你给它写个条子挂门上。群里还曾讨论“要不要再养二胎?”大家的答案是:“猫的话可以考虑再养一个,人就算了。”“五咪家庭表示,二咪刚刚好。”

  

  与家长群相同的是,铲屎官们也把猫叫“我闺女”“我儿子”,可与家长群里的那些戏精们不同,猫群的人单纯、不油腻,堪称微信群里的一股清流。所以除了猫群,我的所有群都设置了消息免打扰。在家长群里,谁家的娃干坏事了,你绝对不敢像在猫群里一样,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捶它”“盘它”“揉到变形”“加油!揉到模糊!”

责任编辑:郭银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