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创始人从福布斯中国最佳CEO到锒铛入狱,千亿中药龙头何以至此?

石晗旭  2021-11-21 19:06:15

千亿医药白马及其掌舵人何以沦落至此

上市公司证券违法违规的代价能有多大?康美药业持续三年财务造假后迎来的一系列后果可谓刷新了A股股民认知。

 

事实上,无论是几十万元的行政处罚,抑或是今日康美药业原董事长马兴田一审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都不如其几天前收获的民事判决书引人注意。

 

康美药业原董事长马兴田。图/中新图片

日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全国首例证券集体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责令康美药业因年报等虚假陈述侵权赔偿5.2万余名证券投资者损失24.59亿元。

 

该判决引起广泛关注的原因主要有二:

 

首先,这是全国首单特别代表人诉讼,原告范围和人数颇为壮观;

 

其次,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人员民事赔偿从未有过如此巨额的先例,特别是独立董事连带赔偿责任之重,其中三人被判令在投资者损失的10%范围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折合2.459亿元),两人承担5%(折合1.2295亿元),颇令人意外。

 

不过净资产负100多亿、今年前三季度又亏损超12亿元的康美药业偿付能力究竟如何尚且存疑。

 

“本案一审尽管已经判决,但还并未正式生效。目前公司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已经申报了债权,后续能否得到偿付,取决于破产重整”,高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姜丽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这个往日的千亿市值中药龙头企业终将走向何种结局,如今尚未可知。就其是否将上诉以及破产重整进度、未来发展规划等问题,中国新闻周刊多番致电康美药业,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三年又三年,千亿医药白马祛魅

 

时间拉回到2018年10月中旬,某自媒体从康美药业历年财报数据出发,发现存贷双高等疑似造假特征,发文质疑其货币资金真实性。

 

随后康美药业发布公告,对账面货币资金、存货、大股东质押股权等相关疑点进行了澄清说明。

 

但市场和证监会显然并不买账。

 

前述文章发布后,康美药业在当天盘中迎来跌停。时隔两月有余,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其被证监会正式立案调查。

 

调查期间,康美药业还秀了一手神操作,自曝2017年年报中出现14项会计错误,当年年底账上高达341亿的货币资金经修正后只剩42亿,299亿货币资金就如同獐子岛的扇贝一样消失无踪。

 

但康美药业靠几只手翻腾出的幻象可不止于此。2019年8月,证监会一则公告将这匹曾经的医药白马到底重几斤几两扒了个底朝天。

 

2016~2018年,康美药业一方面累计虚增营收291.28亿元,虚增营业利润41.01亿元,占同期公告营收和营业利润的比例均超过40%。

 

另一方面,该公司对货币资金的造假手笔更大,累计虚增886亿元。

 

2016年,其在年报中虚增货币资金225.49亿元,2017年虚增299.44亿元;到了2018年上半年,这一数字更是达到361.88亿元,占公司当期披露净资产的108.24%。

 

同时根据彼时证监会公告,在这三年里,康美药业在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116.19亿元。

 

这些钱,要么被他们用来炒股,要么替他们还债。

 

违法违规的事情,马兴田为首的相关高管们可不只做了这么一点。根据佛山法院网11月17日上午发布的消息,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及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行贿罪,都一笔笔写在马兴田的案底上。

 

经佛山市法院查明,2015~2018年,马兴田伙同他人,违规筹集大量资金,利用实际控制的股票交易账户自买自卖、连续交易,操纵康美药业股票价格和交易量,致使共计20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30%以上,共计7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50%以上;其行贿行为最早更是能追溯到2005年。

 

以2018年年底为分割点,顺风顺水造假的前三年,让此后三年的马兴田等人,先后收到了行政处罚、民事赔偿判决乃至刑事判决书。

 

其中,责令康美药业赔偿5.2万余名中小投资者共计24.59亿元的民事判决,最为大快人心。“这是依据新《证券法》第95条第3款规定的‘特别代表人诉讼’发起的”,姜丽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要知道,自新《证券法》 施行至今,证券违法违规成本巨幅提升以及对投资者——尤其是普通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在这次的判决中才算是正式亮了相。

 

这无疑给所有上市公司敲响了一记响亮的警钟:60万元顶格罚款已成历史,“首恶”被罚到倾家荡产才刚刚开始。

 

对独立董事——那些不在公司内部任职、独立于公司股东,领着工资对公司事务要做出独立可观判断的人——来说,此次康美药业民事判决结果亦是一次极大的震慑。

 

康美药业的5位独董,4位来自高校,1位来自会计师事务所,从该公司这儿拿的工资不过每月万把块,但这次承担的连带赔偿责任都过了亿元;这还是法院考虑到他们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过失相对较小后,酌情下的判令。

 

但独董“收益有限、风险接近无限”真的冤枉吗?“从独立董事制度创设来说,肯定是希望加强公司治理的。因此要求独立董事承担责任不奇怪,此前也有案例,当然这次金额是比较大的”,姜丽勇表示。

 

姜丽勇还提醒:“独董需要加强对公司信息披露的参与力度。”毕竟,独董在投出每个赞成票、签下每个名字时,并不知道未来它的价码会标成多少。

 

从名列福布斯中国最佳CEO到锒铛入狱,

原董事长何至于此?

 

震惊之余,已经成立24年的康美药业沦落至此仍令人难免唏嘘。

 

1997年,马兴田创办康美药业。短短4年后,公司便在上交所正式挂牌。到2015年,康美药业成A股首家市值超千亿的医药公司,在彼时的中药饮片行业、乃至整个医药行业中,一时风头无两。

 

那支以马兴田和妻子、康美药业原副董事长许冬瑾相爱、携手创业故事为蓝本的《康美之恋》MV也仍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为人怀念——即便马兴田和康美药业“谢幕”的方式极为不堪。

 

根据其官方介绍,康美药业手握4款国家级新药、1000余种各类中药饮片,营销网络遍布全国,又背靠着十大中药材专业市场之一的广东普宁。凭着这些,加上先发优势,康美药业稳稳赚钱不香吗?

 

但现实是,“中药企业在资本市场并不好过,资本对很多传统‘套路’失去兴趣,很多企业已经没有故事可讲”,医药战略专家史立臣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

 

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分析师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一方面,中药拿到上市注册批文的难度正在不断加大。

 

从国家药监局发布的《2020年度药品审评报告》来看,近年来,与完成注册申请审评审批的生物制品和化学药相比,中药的数量少得可怜。

 

 图/《2020年度药品审评报告》

“背后的原因在于,中药行业整体都面临着临床标准和经验的缺失,研发投入风险也相对更高,这也直接导致大部分企业并不重视真正的创新”,该分析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另一方面,中医药行业的集中度较低,“即便作为龙头,康美药业在国内中药饮片市场的市占率也不超过3%”。再加上中药材涨价呈长期趋势、产品同质化严重,强销售驱动下的中医药市场竞争激烈以及利润空间收缩之大可见一斑。

 

从这些现状来看,只扎根在中医药,“钱景”并不好看。

 

受困于此的中医药企业远不止康美药业一家,转型动作也各有不同。但就目前来看,马兴田走的路显然颇为铤而走险。

 

为了转型增收,马兴田给康美药业写了很多明面上的新故事,譬如涉足零售的康美智慧药房、进军房地产的康美小镇,也埋下了不少暗线,譬如各种资本运作。

 

但这座建立在违法违规操作之上的大厦,终归逃不过崩塌的命运。从昔日名列福布斯中国最佳CEO到锒铛入狱,是马兴田应付出的代价。满目疮痍的康美药业,又将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