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两名前高管同日被查,茅台怎么了?

佟西中 余源  2020-07-13 15:00:33

加快形成“酒香风正人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茅台反腐风暴仍在持续,两名前高管同日官宣被查。

 

  7月7日贵州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家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李明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上述两人同日宣布被查,再次引发外界关注。他们曾同在茅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担任高管,搭班子时间超过4年半。据不完全统计,自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落马至今,已有10多名高管被查处。

 

  至于两人因何被查,贵州省纪委监委宣传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案件仍在调查中,暂不方便公开”。

 

  反腐

 

  现年59岁的张家齐早年当过教师,做过宣传干事,仕途起步于贵州仁怀县,历任体政委副主任、政府办副主任,仁怀市经贸委主任,仁怀市副市长等职。

 

  2011年3月,也就是张家齐担任仁怀市副市长八年后,由政转企任茅台股份副总经理。但今年2月他突然被免职。与其搭班子的茅台股份副总经理李明灿也同时被免。

 

  一个月后,李明灿被调岗,转任茅台学院副院长,至今被查。资料显示,李明灿今年50岁,其整个职业生涯都在茅台集团。

 

  他起初是茅台供销公司一名业务员,后来一路升至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并且兼任过茅台旗下多个公司的一把手。2015年7月开始任茅台股份公司副总经理。

 

  李明灿在茅台酒厂(集团)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的时间是2014年1月,当时的总经理为刘自力。刘自力于2015年8月卸任,2019年9月被查,11月受审。

 

  实质上,不管是张家齐、李明灿,还是刘自力,都与袁仁国有着多年的工作交集。

 

  2018年5月,茅台集团结束了“袁仁国时代”,他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公司控股股东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

 

  2019年5月,他被免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政协委员资格。同月22日,贵州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袁仁国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双开”通报指,他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大搞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还涉及权权、权钱和钱色交易。

 

  同时袁仁国还存在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搞“家族式腐败”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等诸多问题。

 

  自2018年5月至今 ,袁仁国引发的人事地震仍在持续,已有10多名与之关系密切的高管被查,如聂永、高守洪、刘自力、肖华、马玉鹏、王静、王崇琳、杜光义、雷声、罗爱军等。

 

  相关的通报多提到,他们涉及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或“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获得茅台酒经营权”等多种违法行为。

 

  整饬

 

  袁仁国在茅台人脉极广,资历甚深。他自1975年进入茅台,到2018年被查,深耕长达43年。继任者李保芳2018年5月接手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

 

  改革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分别是人事和经营。人事方面,上台之初的李保芳向外界公开了自己的用人标准。

 

  在一次干部任前谈话会上,他提出了四点要求,分别是自觉服从党委决定,政治过硬,履责过硬和廉洁过硬。

 

  之后他动作频频,先是规范干部职级岗序和职务名称,集团和子公司干部岗序、职级经过规范后实现一一对应。之后又对茅台的干部进行大规模调整。

 

  2018年9月,茅台集团开启5年来最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共调整了72名干部、提拔任用了180名干部。2019年10月份又交流提拔35名干部。

 

  经营方式也是本次改革的重点之一。梳理茅台此前落马官员履历后发现,销售系统是茅台腐败的高发地带。

 

  为此茅台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一方面加大直销力度,另一方面清理不合规经销商,让企业有更多机会直面消费者,避免经销商囤积抬价。

 

  去年4月份,一直以来以经销商为销售主力的茅台发布了《贵州茅台酒首批全国商超、卖场公开招商公告》《贵州茅台酒首批贵州本地商超、卖场公开招商公告》,扩大直销渠道。很快华润万家、大润发和物美成为茅台酒首批全国商超的经销商,销售渠道得以拓宽。后来茅台又将渠道扩展至电商领域。

 

  今年更是直接增加了41家直销渠道商,并在商超和电商的基础上,加入了酒类垂直电商以及烟草零售连锁。目前直销渠道已增长到50家左右,基本覆盖了全国的省会和中心城市。

 

  与此同时,茅台还在不断地缩减经销商数量。2019年,茅台国内经销商数量减少了640家,一季度末,贵州茅台经销商数量为2061家,较年初继续减少316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袁仁国执掌茅台时,“批条子,领导打招呼”以及酒营销过程都是容易滋生腐败的关键环节。

 

  对此,贵州方面研究制定了《贵州省公务活动全面禁酒的规定》《关于严禁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的规定》等禁止性规定,严禁贵州省官员插手茅台经营。茅台集团也建立了领导干部插手茅台酒经营活动打招呼登记备案制度,实行“凡过问必登记”“凡打招呼必登记”,从体制机制上杜绝“特权店”“后门酒”。

 

  今年3月,茅台集团一把手换人,70后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高卫东接任李保芳,人事调整继续推进。

 

  就在近日,茅台集团旗下销售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马玉鹏、董事吴德望等人退出董事会。同时该公司还新增董事、监事等10名主要人员。马玉鹏在袁仁国被查后,也因涉嫌受贿被查。

 

  如何实现“酒香风正人和”

 

  2018年2月,中央第四巡视组对贵州省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常规巡视。同年7月,在向贵州省委反馈巡视情况时,巡视组指出了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等问题。

 

  自那以后常抓不懈搞反腐就成了茅台的重要工作之一。今年1月,贵州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夏红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将落马的茅台集团高管们称为“靠酒吃酒”的“酒蠹”。

 

  7月2日,夏红民到茅台学院调研指导茅台廉政教育馆筹展等工作。他表示,要长期性、常态化教育警醒贵州全省各级领导干部和茅台集团干部职工,永远保持清醒头脑,决不能重蹈覆辙。

 

  事实上茅台的反腐问题,一直以来备受各方关注。

 

  酒水行业资深研究员欧阳千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茅台反腐任重而道远,接下来会向两个方向发展:一是中高层反腐会常态化;二是反腐会逐渐延伸到基层。

 

  他说,茅台出现腐败,根源无外乎两点:外因是茅台“一瓶难求”,而实际成交价又与1499元之间存在巨大的利差;内因是茅台的配额、专卖店甚至平价茅台的批条,并未得到有效监督。

 

  中国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茅台是计划经济体制下,通过批条批计划不断成长的企业。批条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权力寻租机会,尤其是在采购和销售过程中。“在袁仁国时代,这种权力寻租是一种常态。在去袁仁国阶段,有大量的高管被查是不稀奇的。这些高管通过批条获取了大量的利益”。

 

  肖竹青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腐败现象,茅台内部“近亲繁殖”是根本原因。他表示,“茅台能有今天绝不是几个人的贡献,而是茅台全体员工几代人的努力”。这次反腐表明,茅台正在去袁仁国化、小团体化,去“近亲繁殖”。

 

  就在今年4月末,贵州省纪委监委官方网站公布了十二届省委第七轮巡视向茅台集团党委反馈意见。巡视组指出,茅台对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进行专项整治,严肃查处了一批“以酒谋私”的腐败案件,取得了良好的政治、纪法、发展和社会效果。

 

  但同时也还存在一些问题,主要表现在:长期放松政治建设、思想建设,贯彻中央、省委决策部署有差距,肃清袁仁国流毒、修复政治生态任重道远。“近亲繁殖”根深蒂固,“圈子文化”盘根错节,选人用人违规问题突出等。

 

  茅台方面表示,要通过巡视整改,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加快形成“酒香风正人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廉政法治中心主任魏昌东教授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国企存在“近亲繁殖”的现象由来已久,腐败危害非常大。而茅台的“近亲繁殖”也是国有企业中比较典型的。

 

  他认为,茅台集团企业政治生态破坏严重,急需修复。同时不能就案办案,还要着手系统性清理。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