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KTV没落了,我们的青春时代也结束了

滕瑾  2019-03-29 13:37:58

让KTV难受的不止是外部环境 原来还有被“垄断”掐住的脖子

  最近看到有关KTV的消息应该是某明星生日会和云南的桃色事件了吧。

 

  但其实KTV行业内最近还发生了件大事——9家KTV公司起诉音集协垄断案开庭。在迷你K吧、K歌App和直播及短视频平台夹缝间艰难求生的KTV经营者这次联合起来反抗了。

 

  路人知道“音集协”大概就是因为其要求KTV删除6000多部音乐电视作品吧。当时KTV删歌的消息一出,有网友惊呼:“以后聚会第一场吃饭,第二场还能去哪?”KTV真的没落了。

 

  说到KTV的衰落,钱柜其实是很多人心里过不去的坎儿。

 

  “钱柜是一个时代,我们青春的时代也在这里结束了”,在2015年1月30日一位歌友来到钱柜朝外店,一边拍照,一边发出这样的感慨。

 

  图/网页截图

 

  但在最火的2005年到2009年,钱柜KTV朝外店月收入甚至能超过1000万元。

 

  图/客户端截图

 

  除了版权和房租,还有什么困住了KTV?

 

  比如开业难。以唱吧麦颂为例,负责加盟咨询的林先生就反复强调,选址直接影响营业执照的办理。选好开业地点,公司还会有派人考察店面等前期工作,来判断是否适合开业、盈利水平如何、能否办理营业执照等。也就是说,加盟商选好了地址、准备好了资金,费半天劲能不能顺利办照和公司签约加盟还不一定。

 

  比如投入大。房租是最大的支出,以北京北三环靠近繁华商圈的地段为例,500平方米场地的平均月租金在10万元上下。再按唱吧麦颂的报价,每个包厢的加盟费10000元,再算上10万元的保证金和6万的工程监理以及装修、报警设备和人工等其他成本,一项一项算下来加盟的支出不小。

 

  图/唱吧麦颂官网截图

 

  而米乐星KTV的吕先生更直言,不算房租,400-500平方米店面的投资不会少于300万元。以米乐星崇文门店为例,1000平方米店面的整体投资就达6000万元。

 

  比如缺新歌。曾经一首歌不拍个MV都不算完整作品,可是现在唱片业整体萎缩,逼迫唱片制作成本越压越低,使得拍MV成了件奢侈的事。曾经10首歌的专辑,唱片公司能为歌手拍4-5部MV,有的大牌歌手几乎整张专辑都拍了MV,然后投放KTV供粉丝欣赏、飙歌。而现在MV越拍越少,就意味着越来越少的新歌进入KTV。

 

  比如少新意。大多数的KTV同质化严重,无论装修和服务都缺少特色,就连会员管理制度和营销手段都差不多。

 

  比如无客源。据娱乐产业报道,曾有自称为钱柜前员工的人在网上爆料,鼎盛时期的钱柜每晚营业收入可达50万以上,一年营收2亿左右,利润占3成。而今天,北京钱柜仅存一家惠新店。原来就算提前好几天定位还可能要在门口等位的钱柜,如今的大堂已经冷冷清清。曾经门口都无处停车的麦乐迪月坛店,现在晚上停车场空荡荡,若不是门口还亮着灯,也让人以为已经结束营业。

 

  曾经排队等位的人都去哪了?

 

  除了传统KTV之外,一部分高消费人群会选择夜店,部分夜店内设KTV包厢,不仅比传统KTV包厢奢华、舒适,私密性高,歌单也比传统KTV丰富,服务就更不用说了。

 

  一部分人选择了在迷你K吧里过瘾。不高的消费门槛和新鲜的消费体验,让这个“小东西”很是红火了一阵,K吧里有人在唱,K吧外有人在等。

 

  低廉的投资门槛让迷你K吧迅速占领了商场、电影院甚至办公楼里的角落,填补了人们碎片化的休闲时间。一台咪哒迷你K吧28880元。友唱则只要交19800的服务费就可以免费使用有4万首歌的迷你K吧一年。据友唱的销售人员井先生介绍,迷你K吧的收费即可按时间也可按曲目,标准一般由客户定。

 

  只是好景不长,这个新兴起的这个“小东西”也面临着和传统KTV一样的窘境——门可罗雀。

 

  也许是人们发现迷你K吧消费并不低,只能坐两人的包厢15-20分钟收费大约25-30元,而传统KTV在走低价路线的同时参与团购活动,以纯K三里屯店为例平时热门时段2-4人间的3小时套餐仅为430元,按4个人算,人均每小时35.8元。

 

  图/大众点评截图

 

  再加上形成社交孤岛、K歌体验感和卫生等诸多问题,迷你K吧或空置或沦为了路人的休息吧,生存状态不容乐观。

 

  特别是伴随互联网发展,K歌APP、直播及短视频平台已经改变了人们对K歌模式的刻板印象。据易观分析统计,2018年第四季度移动K歌用户已达2.4亿。

 

  图/易观官网截图

 

  现在,80后说,如果有人约还是会去KTV,但一般聚会在餐厅、精酿酒馆、酒吧更多些,偶尔玩玩密室逃脱也是有的。

 

  90后说,已经有3-4年没有进过KTV,现在周末主要是约狼人杀、剧本杀等游戏。

 

  00后说,谁还进KTV,都用唱吧录歌了,“就像我们现在聊天都用QQ不用微信一样,谁还用爸妈那代人的东西。”

 

  因为整个产业持续走向低迷,金额不菲的版权费就被人盯上了,于是有了文章开头的那场官司——9家KTV公司诉音集协。

 

  音集协到底是哪路神仙?这是2008年获批成立的、我国唯一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全称是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

 

  也是自2008年,音集协委托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在全国范围向KTV收取版权使用费,然后根据歌曲的点播次数及唱片公司拥有的版权数额等分配给相关权利人。

 

  经过十年光景,还是走到了“撕破脸”的时候。2018年10月22日,音集协通知KTV终端生产商和经营者删除未取得授权的6000多首歌曲,否则可能将面临被起诉的风险。

 

  图/音集协官网截图

 

  11月5日,音集协宣布与天合解除合作关系,并指出天合集团在著作权许可费收取中存在严重违规违约行为,终止天合集团的代收费资格。

 

  图/音集协官网截图

 

  天合随即回应“与音集协合作10年,足额上交版权费十几亿元”,且认为音集协单方宣布终止合作的行为无效。

 

  图/天合文化集团官网截图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KTV经营者傻眼了——我们已经交的版权费怎么算?发生纠纷谁负责?

 

  随后,多家已经签约并交了版权费的KTV联合起来,准备向音集协发起诉讼,要求音集协按照合同约定承担法律责任,并且要求音集协提供正版的曲库。于是,有了上周广东九家KTV公司起诉音集协垄断纠纷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

 

  “只是不知道此举是不是KTV经营者与天合协手在逼音集协放下垄断权杖。”一直关注此事的律师猜测说。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滕瑾

责任编辑:郭惠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