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关爱剁手党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关爱剁手党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曹红蓓 2015-12-14 16:39:07 版权声明


360度观察剁手党,怎么看都像是需要关爱的心理弱势人群,作为剁手党家属,要帮助他们弥补童年创伤,提高基础安全感,任重道远。

分享到:

关爱剁手党

 

  《中国新闻周刊》文|曹红蓓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又一次的双11狂欢落幕了。要分析这一切是不可能的,这是一幅过于壮丽的、多领域交织的心理图景。从根儿上说,别忘记这场规模盛大的限时促销的源起,离不开一个惨字。光棍节单身狗兀立风中,除了一个孤独求虐的钱袋,一无所有。金钱可以镇痛,这早已不是新鲜的心理学研究发现了。孤独、空虚、被抛弃的痛,都可以通过不断的挣挣挣和买买买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后来衍变出的盛大的消费狂欢显然不再是单身狗的专利,但惨字的底蕴仍旧坚实。物质主义在所有参与狂欢的人群中可能具有最大限度的解释力。人们可以注意到物质主义与低自尊的相关性,对于高物质主义者,理想自我与真实自我的距离较大,他们需要让别人通过他们拥有的物品,来知觉其社会地位;有时候他们也需要通过看到自己拥有的物品,来让自己相信自己过得还好。与单身狗在身份被提示的双11感受的锐痛相比,他们可能一直存在某种钝痛,总是需要纾解。

  在双11会花钱花到财务亮红灯的正牌剁手党中间,恐怕很多都够诊断为强迫购物症患者。双11以外的平常日子里,他们也很可能会陷入到无法控制的、冲动的、过度消费的行为当中。心烦时、生气时去买买买,高兴时也去买买买。强迫购物症一般被看作是一些普通精神障碍的特殊行为表现,这些障碍包括冲动控制、强迫症、成瘾行为、情绪抑郁等。

  强迫作为一种仪式,是对焦虑的反抗,但它会引发新的焦虑。败光光后恨不得剁手的感觉,就是新的焦虑的表现。这些新的焦虑,包括财政赤字的现实压迫;来自家属的失望和指责;因为买了无用的东西而影响了必需品购买时的内疚;对无用的东西本身而产生的损失感和内疚感,等等。所以说,虽然买买买有很多好处,单纯的物质获取确有修复情绪和提高自我认同感之功效。

  剁手党在平日里常常深陷焦虑,有不安全感和对未来的担心。强迫的意义,在于取得自主性。强迫之人之所以需要这么多的控制,往往由于他们曾经被控制得太多,自主性被过分剥夺。除此之外,强迫还有一个细思恐极的部分,就是强迫行为的字面意思和深层意思是反的。比如说,一个洁癖者,不停洗手这个行为,就具有字面和深层两个意思,字面的意思是这个人爱干净,他想要去除污秽;但是深层意思反而是,这个人爱脏,因为无脏就无洗,有洗必有脏,他显然比普通人有更多的机会和脏的感受待在一起。同样的,囤积倾向者,在一些很敏感的心理发育期,往往曾被迫和匮乏感呆在一起。因此当他们长大后不停的攒东西,似乎是通过这种方式不断地和小时候匮乏的体验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连接。强迫购物的人也是一样,用占有不断体验着匮乏。当然,他们会这样子连接小时候熟悉的感觉,不是因为忆苦思甜,而是为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到过去曾经受到过创伤的原始情境中寻求治愈,只要没有被治愈,就还是会回去。

  强迫购物的发病率,在1%-10%之间。为什么有的人会选择这种特定的强迫行为来缓解焦虑呢?有一些研究提示了他们的行为可以是从家庭中习得的,他们的父母可能经常通过钱或礼物来奖赏孩子的行为,或替代因为没有时间陪伴孩子而欠缺的情感支持。在性别方面,绝大多数报告称女性在强迫购物者中比例占到90%,这可能与女性在文化中被物化的倾向有关。

  这种疯狂的非理性消费,如果放入集体、民族性的视角,我们会发现这一代国人的挥霍和上一代的节俭形成鲜明的对比。但这两个极端其实是同一回事,也就是说,你疯狂购物可能和你老爹收集破烂是一个意思,完全有可能,我们这一代人还在代谢上一代人的创伤和压力。

  360度观察剁手党,怎么看都像是需要关爱的心理弱势人群,作为剁手党家属,要帮助他们弥补童年创伤,提高基础安全感,任重道远。

  当然,并非所有的人都会刷爆几张卡去血战双11,普通人在电商的限时促销中瞅准时机出手,不乏小赌怡情的感觉。但事实上除了极少数情况,那种“赚到了”、占了便宜的感受,大多数时候仅仅是个游戏而非真实。限时抢购可以创设一种稀缺体验,对于本来就有些小焦虑的人来说,稀缺体验激活不安全感,然后本来并不存在的购买和囤积的需求就被创造出来了。因此,在双11中那些真正的心理赢家,单纯得好像只是去逛一个庙会,不为省钱图便宜,只为花钱买乐子。

  (作者系林紫心理机构北京中心副主任咨询师)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3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cnw_sxs_1




2017-01-09

第788期
⋯⋯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