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大明助学基金会

《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

大明助学基金会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2015-07-06 11:26:48 版权声明


助学助考资金来源,或是官府划拨,或是官绅捐资,或是宗族自筹。所筹之“款”,既有白银,也有田产。

分享到:

  高兴你就臭显摆

  文/罗西


  我大女儿黄点点三岁时遇见一个同龄女孩对她肆意显摆手里的冰淇淋,我女儿一气之下说:“我爸爸给我买裙子,有好多花!”对方更胜一筹:“那有什么,我有两个爸爸!”(因为她妈妈二婚)……停顿几秒之后的女儿回嘴:“我有好多妈妈,”千钧一发时女儿淡淡说,“你看,家里有妈妈,外面还有姑妈姨妈……”在隔壁偷听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被显摆的人之所以不爽,是因为其带有示威性。公车上,一大腹便便男子拿着手机大喊特喊:“喂!喂!我那5千万赶紧给我汇过来……”女友特烦这种人,也拿出手机来,调整一下喉咙:“喂!妈,怎么回事儿啊?我那50万生活费汇过来没有啊?哦,刚汇完啊!行!行!好的!”

  我见过一个最矫情的炫耀场面,是某饭局,上冷盘阶段,一女士突然霍地站起来,冲动地说:“好热啊!我要把这个钻戒摘下!”然后夸张地扬手,请人帮忙为她脱戒指,隆重如脱宇航服。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她是要晒新戒指。这也太绕圈子了,辛苦,吃力不讨好,还贻笑大方。公司一个女同事稍微高明点,1.5克拉的钻戒,穿了个白金链子当项链挂脖子上。

  炫耀其实是人性弱点,并非凡夫俗子之病。早年,洪晃和导演李少红一起吃饭,看她手里拿着一手机,便问导演是否好用。“这手机没正式发售,所以所有功能都有点问题,只有一个功能很灵的。”李导淡定地说。“是拍照吧?”洪女士问。“是炫耀。”李导演严肃地纠正说。

  炫耀很难说是一种恶行,但是做不好就讨人厌。有人问,母鸡下蛋叫“咯咯”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成绩吗?鸡界一般不会像人类那样爱炫,它只是“高兴”而已。炫耀的本质,其实也是变着花样让人知道自己高兴。问题是,太造作,有点调戏别人的智商,这才是让人最不舒服之处。要想放大自己的好,炫耀里就得带一点点自嘲,不刺激到别人的“优越感”。比如,我在“朋友圈”里是这么得瑟的:

  跑步回来,在小区门口遇见邻居读二年级男孩,与我打招呼:“叔叔好!”这回看他母亲不在旁边我就忍不住纠正他:“我比你爸爸年龄大,你要喊我伯伯!”他有些害羞地点头然后半信半疑地说:“好,叔叔再见!”

  再看后面的评论,一水的点赞,夸我里里外外一把手、显年轻。不过,当下,有几个人的炫耀,是真心的骄傲与经得起推敲的幸福?还是别叫醒我这个装睡的人吧。


随笔 大明助学基金会_副本.jpg

插图/向朝晖


  大明助学基金会

  文/黄亚明


  帝制时代,高考坑人,更坑爹。学生像小强,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赶考时轮船车马,千里迢迢,终于挨到省府或首都,租房备考,却遭遇租金暴涨,特别是学区房,房租几倍于平日。还有吃喝拉撒,找门子,拉关系,认同乡,攀权贵,都得真金实银铺路,都得爹埋单。

  比如《金瓶梅》中的蔡状元、安进士,虽然殿试上榜,功名到手,可以衣锦还乡,但名尚未换利,还需腆着脸到西门庆府上打秋风。腰包干瘪,无钱难做英雄汉。

  如果摊个没钱的爹,估计学霸也要泪奔。幸好和今天一样,历朝均有助学助考的公益基金,能救你一把。在明代部分地区称为“宾兴会”,发展到清代,逐渐遍地开花。

  助学助考资金来源,或是官府划拨,或是官绅捐资,或是宗族自筹。所筹之“款”,既有白银,也有田产。银子的名目,称为宾兴银、膏火银等。膏火即灯火,古代学生熬夜苦读,没电灯,只有油灯,油价不低,给点补助。

  明代江西金溪县,募资建造桥梁,有僧人经手“借名蚕食”。知县崔奇观利用公权力将款项收回,再自捐俸禄银,共买田200亩,田租用于乡试、会试,资助考生试卷费、车马费,该田产被称为“崔助举田”。

  不过这些助学基金,照顾对象绝对不是差等生。它有门槛,比如秀才、举人。人情投资,针对的都是潜力股。几千年下来,道理没怎么变。



编辑:仇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