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胡和平的清华二十九年

徐天  2018-07-31 11:30:44

他们都在清华读本科, 学术上出类拔萃, 又都做过政治辅导员, 是“双肩挑”的骨干。

胡和平。图/中新


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因其学者出身和60后“一把手”的标签,是省部级官员中较受关注的一位。


拥有留学日本东京大学的背景、取得工学博士学位的他,被称为“学者型官员”,是“学而优则仕”的典型;同时,他曾经在清华大学任教多年,并担任了五年校党委书记,从大学时起就是清华着力培养的人才。


无论是当年从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调任陕西省委副书记、成为省委常委班子里最年轻的一员,抑或是后来出任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均是媒体重点关注的对象。


陕西本地一家媒体发文说,他们搜索胡和平的图片发现,不管是开会、讲话还是会见客人,胡和平经常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让人觉得容易相处。这与有些官员严肃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也有媒体梳理了胡和平在浙江和到任陕西头两年的经历,发现他始终在忙着调研,足迹遍布这两个省的各市县。而在前期密集调研之后,胡和平会提出相应问题和短板,并提供解决思路。有人说,这是典型的理工科思维——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


56岁的胡和平,无论其性格、待人接物的特点,还是对待问题的态度,均可以从他在清华大学29年的学习、工作和生活里,找到痕迹。


“双肩挑”骨干


1980年9月3日,清华大学为新入学的13个不同专业、1956名新生举行开学典礼,18岁的山东临沂人胡和平也在其中。


胡和平所在的水利工程系(以下简称水利系),是清华大学的老牌核心院系。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大兴水利,教育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要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具体到清华大学水利系,就是“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通常是“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水利系的毕业生们参加过北京密云水库、三峡水库等的设计工作。1969年,水利系师生还陆续去三门峡基地实施开门办学。


胡和平入学的时候,三门峡基地已经撤销,教师们都陆续搬回了北京,系里也早已全面恢复高考招生。在他入学的第二年,水利系的水工结构工程、水力学及河流动力学、岩土工程,成为教育部批准的首批博士点,这个老工科院系依然有非常优质的教学资源。


一名同样在1980年入学的清华毕业生回忆说,能考入清华的,都是各省市地区的高考前几名,更何况刚恢复高考的1980年代,竞争很激烈。教室不足,上自习的座位要靠抢,做的习题要比老师留的作业多,看书要超出必读的范围。周围有的是天刚亮就出去学习、晚上熄灯才回来的同学,整个校园都弥漫着“苦读”氛围。


每天下午四点半,学校的大喇叭会准时广播:“同学们,现在是课外锻炼时间。到操场上去,到校园里来,参加体育锻炼,保持强健的体魄,争取为祖国健康地工作50年!”


此时,改革开放伊始,新思潮、新事物不断涌入,各种讨论和思想的碰撞经常发生在清华北大这样的学术前沿阵地。一名毕业生回忆,他们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科学、哲学、文学、艺术理论与思潮。熄灯后,大家在宿舍里天南海北地夜谈、争论。“我们有属于当代的伤痕文学、朦胧诗歌、台湾校园歌曲,有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有‘天之骄子’的优越感。我们知道,无穷的机会就等在校门外。”


广阔世界的召唤,校园里的勤奋苦读,和“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氛围,无疑给刚刚成年的胡和平烙下了独特的印记。1982年,胡和平入了党。比他高两级的学长、目前在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工作的张国新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胡和平在本科期间,加入了系党委学生工作组。


时任清华大学水利系系主任的董曾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学生工作组的成员,均是本科生辅导员,这一组织来源于清华大学的“双肩挑”政治辅导员制度。


该制度由老校长蒋南翔创立于1953年,旨在选拔优秀学生“一个肩膀挑业务学习,一个肩膀挑思想政治工作”,之后,全国高校都推广了这种辅导员制度,通常由硕士研究生担任本科新生的辅导员。


清华大学1951届校友、中宣部原副部长滕藤曾回忆说,蒋南翔最初提出,担任政治辅导员的学生,应该是“政治上强、业务也好”的高年级学生,“作为学长和学生中间表现比较好的标兵,他们也很容易得到学生的亲近感,很容易跟学生交流”。蒋南翔当时表示,一个人年轻时担任一些政治工作,树立正确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对今后一生的工作都会有好处。这些人走上工作岗位后,“没有离开本行,同时又做思想政治工作,成为真正的‘双肩挑’骨干”。


胡和平作为“政治上强、业务也好”的高年级学生,被挑选成为新生的政治辅导员,进入系党委学生工作组。


这段政治辅导员的经历对胡和平产生多大影响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当胡和平日后成为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的时候,这段做思想政治工作的经历,确实给他积累了经验。


在“双肩挑”制度创立60周年的时候,2013年11月17日,清华曾举办纪念大会。这是胡和平离开清华大学,前往浙江担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前的最后几天,他的身份还是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他在大会上发言说,“双肩挑”制度深刻把握了因材施教、互相激励的教育规律,深刻把握了时代前进和人才成长的发展需要,这已经成为学校人才培养中极具特色、极其重要的一项制度。他希望,“双肩挑”能继续成为清华园中高高飘扬的一面旗帜。


在张国新的印象里,20岁的胡和平做事稳健,性格好,爱笑,很容易跟大家融洽相处。在后来彼此相处的三十多年中,他从来没见胡和平发过脾气,甚至是红过脸。


胡和平于1986年从水利工程系的水资源工程专业毕业,毕业后留校工作,担任系党委学生工作组副组长、组长。与此同时,他考上了本系水利学及河流动力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董曾南介绍说,一般来讲,学生工作组的组长会同时兼任主管学生工作的系党委副书记。1990年,胡和平硕士毕业后,仍然继续担任系党委副书记。


此时,张国新也已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并担任研究生辅导员,后来成为研究生工作组组长。胡和平作为主管学生工作的系党委副书记,是他的直接领导,与他有过多次工作接触。在张国新看来,似乎没什么事情能难得住胡和平,他沉稳、务实,处事不惊,工作上既严格要求,又包容大度,大家合作起来很顺畅。


张国新记得,这个阶段的胡和平已经在学校崭露头角。一次新生军训中,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是总指挥,胡和平以水利系党委副书记的身份,成为新生军训副总指挥。


一名在清华校级部门工作的校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水利系作为清华工科院系,在学生工作方面始终做得比较好,也会向校级部门输送优秀的学生干部,这是水利系的传统。此时的胡和平,已经得到了校方的关注。


董曾南作为水利系主任,也在此时留意到了不到30岁的胡和平。他觉得“这个学生功课好,又在做政治辅导员期间无私奉献”,因此他想多多培养胡和平,介绍他出国留学。


2012年6月27日,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中左)、校党委书记胡和平(中右)和人文学院的毕业生合影留念后,分别与学生们进行交流。图/中新


“他很值得信赖”


2016年7月5日,以“开放的中国:迈向世界的陕西”为主题的外交部陕西全球推介会在京举行。外交部部长王毅和来自134个国家和5个国际组织的外交官等,参加了活动。


媒体注意到,时任陕西省长的胡和平,对着139位外交官“飚”了英语。他以 “陕西”的汉语拼音“Shaanxi”包含的七个字母为关键词,向与会嘉宾介绍陕西的显著特点。


胡和平的英语得益于他出国留学的经历。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东京大学土木系系主任冈村到清华大学水利系访问。董曾南作为系主任,与对方签订了一个协议,清华大学水利系每年向东京大学输送一些毕业生,继续深造。而日本方面则为清华毕业生提供奖学金。


从1987年起,清华大学陆陆续续送了多名毕业生前往东京大学深造,胡和平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当时,董曾南还担任国际水利工程与研究学会副主席,与国际知名水利学者、后来的国际水利工程与研究学会主席玉井信行十分熟悉,就将胡和平推荐给了对方。


1992年,胡和平在清华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赴日本攻读东京大学土木工程系河川与流域环境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成为玉井信行门下的弟子。


玉井信行治学扎实严谨,对学生的要求很高。张国新的妻子、同样出身于清华水利系、在胡和平之后成为玉井信行学生的彭静回忆说,在东大留学期间,自己压力非常大,“因为三年攻读博士学位的时间非常有限,论文要求用英文写,几乎三个月就要出一篇论文。但是经历了这一段艰难的过程,我感觉收获非常大,尤其是在流域水环境的专业思想方面,这对我回国后参与的很多重要工作有关键性的影响。”


胡和平去日本时,刚结婚几年,妻子女儿陪着他一同留学。张国新记得,那时留学东京大学,基本可以拿到每个月19.5万日元的奖学金,相当于一万多元人民币。这笔钱在当时的中国已是巨款,不过在东京,也只是正好能维持一家三口的日常支出。东大会帮助留学生联系租用类似中国现在的公租房,每个月租金一万多日元。在日本期间,胡和平的妻子会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1995年,胡和平取得了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日本的INA株式会社工作。那时,留学日本的清华毕业生,通常会选择在日本工作一段时间后再回国。


INA是以河川治理为主要业务的公司,有设计、规划、研究、技术开发的职能。公司创始人对中国十分友好,公司内也有好几位中国人。胡和平进入的部门是河川计划部,属于核心部门,与他学的水资源专业对口,专门做河流规划。


1995年年底张国新也来到日本,进入了INA公司的技术开发部工作。“先到日本、先到公司的胡和平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张国新说。了解到张国新不太会说日语,公司聘请了日语学校的老师,每周五下午对他进行一对一教学。胡和平已留学日本三年,与导师沟通、开学术会议等多用英语,日语也已经过关,但他仍然向公司领导申请,和张国新一起系统学习日语。


两个同样毕业于清华水利系、且之前已比较熟悉的中国人,在陌生的日本公司很快成为了饭搭子。每天中午,俩人会打电话问对方:“老胡/老张,吃饭去啊?”他们很少提前准备便当,常常在公司周围找馆子,最爱去的是一家印度菜餐厅。咖喱羊肉或者咖喱鸡肉用白馕包着吃。“饭聊”是俩人当时最多的交流方式。


虽然已经从东京大学毕业,胡和平一家仍然住在求学时租住的公寓中,张国新一家三口也住在同个小区,另外,还有从清华毕业、来日本留学的其他师兄弟住在附近,大家经常聚会,天南海北地聊,最常说起中国,以及清华的故事。


频繁接触中,张国新觉得胡和平为人正派,谦逊,心胸开阔,为人处世上总是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遇到困难请他帮着分析,他也总能站在对方的立场提出建设性意见。“和他交往不长时间就会发现,他很值得信赖,我跟他交往的时候,总是感觉很轻松,遇到什么困难很自然就会想到请他帮忙。”


张国新记得,胡和平在日本期间,发起成立了东京的清华校友会,定期会组织一些活动。一次校友聚会时,胡和平安排张国新唱了一首歌——《我的中国心》。


从教授到校领导


张国新和胡和平做了一年的饭搭子和日语学习拍档,胡和平突然决定回国,回清华。关于他为何做出回国的决定,董曾南和张国新说了两个不同的故事。


董曾南记得,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中科院院士王大中访问东京大学,他曾听说过胡和平,与他在东京见面,并动员他回清华。


张国新则记得,胡和平在硕士期间的导师是后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雷志栋,雷志栋在1994年接替董曾南担任水利系系主任,他希望胡和平能尽快回到系里工作。


无论是系里还是校方,可以肯定的是,清华大学希望胡和平回去,他也立刻做了决定。1996年底,34岁的胡和平离开学习三年、工作一年的东京,回到清华大学水利系。


事实上,当时国内和日本的经济发展仍然有较大的差距,胡和平自己就体验了这种落差。


2014年,胡和平在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任上出席该省海外高层次人才联谊会,他对就座的“千人计划”人才回忆起了这种落差:“1992年去东京大学攻读三年博士,又在企业工作一年,当时正是日本经济最好的时候,薪资水平比较高。1996年底回到清华大学后的第一个月,打开工资条一看才300多元,我的硕士生导师就坐在身边,他对我说,咱们的工资水平还是比较低的。”


“很多人从海外回来不单单是为了薪资,更是为了成就一番事业,实现人生价值。”胡和平这样说。


董曾南记得,胡和平回国后很快就评了教授的职称。因“文革”的影响,那时水利系评职称的名额有限制,许多老教师都在排队等着评教授,董曾南作为系主任,也是在五十多岁才评上教授的。胡和平是海归博士,又符合论文、科研项目等种种要求,在不到40岁时就评上了教授,颇有些“破格”的意味。不过董曾南说,系里的老师们对此没有什么反对之声,都认为胡和平的学术资格确实足够。


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张国新回忆,胡和平在日本INA株式会社工作期间,就表现出色。2010年前后,胡和平在河川计划部工作时的部长已经升任INA株式会社社长,到北京出差,与胡和平、张国新等在清华见了一面。这位社长提起了胡和平当年开发的一款河流模拟程序,该程序可以模拟河流中洪水的演进以及物质的输移。社长说,十多年过去了,这款程序仍然是公司的主要工具,公司仍然在每天使用这款程序,并对胡和平表达了深深的谢意。


“我们编的程序,一般就是自己用。他编的程序,能给公司留下来,且十多年了,一直用到现在,这说明他的学术理念比较前沿,能跟得上时代的发展变化;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确实能解决实际问题,不是纯做学问、脱离实际的。”张国新评价说。


回国后的胡和平很快评了职称,并担任水利系副主任,成为自己的硕士导师雷志栋的副手。2000年,水利系和土木系合并为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胡和平担任院党委书记。


从2000年担任院党委书记起,直到2008年,胡和平进入了一到两年一变动的岗位密集调整时期。


2002年11月,他离开土木水利学院,任清华大学党委组织部部长;10个月后,他调动岗位,成为学校教务处处长;11月后的2004年8月,他再次调动,成为学校人事处处长兼人才资源开发办公室主任。


不少人都看了出来,学校有意培养胡和平,因此让他在主要的党委部门和校务部门轮岗。


清华大学校长、副校长的选拔均要进行民意测验。2006年,清华大学的中层干部、老干部、各学院工会组长、教师代表等,拿到一份学校正处级干部的名单,从中海选出自己觉得可以成为校级领导的人。


一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那时,大家有共识,清华大学60后的干部中,有几人比较突出,除了胡和平之外,还有后来的清华大学校长、现任北京市长陈吉宁,以及现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旭。他们都在清华读的本科,学术上出类拔萃,又都做过政治辅导员,是“双肩挑”的骨干,可以说是清华自己培养起来的人才。巧合的是,三人均毕业于1986年。


2006年2月,毕业20年后,44岁的胡和平和42岁的陈吉宁成为清华大学副校长,43岁的陈旭成为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


2006年8月,副校长胡和平兼任了校党委常务副书记。2007年12月,上述三人的职位再次同时变动。胡和平不再兼任副校长,全职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陈吉宁则担任清华大学常务副校长;陈旭由党委副书记转岗为副校长。


那时,清华大学的党委书记是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陈希。胡和平作为常务副书记,配合陈希的工作。


到地方去


2008年12月,胡和平的工作再次发生变化。


2009年1月5日,清华大学在主楼报告厅召开全校教师代表和中层以上干部会,中组部副部长李建华宣读了职务任免通知:陈希离开清华大学,调入教育部任副部长、党委副书记,胡和平接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一职。李建华说,中央对清华大学党委书记的变动高度重视,经过反复酝酿、慎重研究,从高校领导班子建设的全局和清华大学领导班子建设的实际出发做出了上述决定。


他说,胡和平是清华大学自己培养的人才,“政治上坚定,经历了学校多个岗位的锻炼,熟悉学校情况,党务和行政工作经验都比较丰富,有较强的全局观念和组织协调能力,考虑问题周到细致,处事稳妥”。


“注意加强和改进学校党的工作,努力开创人才工作新局面,在维护学校改革发展稳定等方面作了大量工作。他业务基础扎实,科研能力强,学术水平较高。他组织观念强,坚持民主集中制,作风朴实,团结同志,要求自己严格。中央认为,胡和平同志担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是合适的。”任免通知还如此评价。


无论是董曾南还是张国新,都认为胡和平的人品、性格,从本科开始,就没有太大的变化。


张国新记得,2011年,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他所在的中国水科院的清华校友也组织了一个庆祝活动,希望清华大学能派一名校领导出席。张国新因和胡和平熟识,请校领导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他的头上。他给胡和平打去电话,说明来意,胡和平一口答应了。


按照张国新的设想,这是一个官方活动,作为清华大学党委书记的胡和平应该会坐专车、由秘书陪同前来。活动当天,张国新在会场楼下等着,看到胡和平独自拎着包、乘出租车到了,他当即愣住。大家同桌座谈时,他发现胡和平和过去差不多,仍然说话时爱笑,性子沉稳,不打官腔,没什么架子。


不打官腔的特点,胡和平一直保持着。2017年,胡和平担任陕西省长期间,在出席陕西省政府国际高级经济顾问会议上,会场几家媒体事先拿到领导发言稿,但现场媒体发现,胡和平没有用既定的稿子,说的话更接地气,也更为人所理解和接受。


有一件事情,从胡和平上任之初开始,坚持到了他卸任党委书记、离开清华大学为止。


2008年,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率团访问重庆。此后,清华大学与重庆市合作,以重点单位“打包”招聘会、定向招考选调生等方式引导学生赴渝就业。2009届清华毕业生中,有61位前往重庆就业,其中37名毕业生通过选调的方式签约重庆基层,数量均创几年来新高。


这是自2003年清华大学开启西部实践计划之后,开始实施的另一个计划——基层定向选调。


几年后,胡和平在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网络视频会议上发言总结了校领导班子的想法。学校认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把“充分选择基础上的重点引导”作为就业工作总体原则,鼓励和支持毕业生自觉把个人发展同国家需要结合起来,积极选择到国家重点行业和区域就业。


为此,学校会开展“科学发展,成才报国”等主题教育活动,倡导“祖国至上、人民为先、事业为重”的价值理念,并坚持每年为到西部、基层、重点单位就业的毕业生举行出征仪式,由学校主要领导为这些毕业生送行。


2009年,胡和平担任党委书记的第一年,也是基层定向选调计划开始的第一年,他将首批选调生送到了重庆。之后的每个夏天,胡和平都会和其他校领导一起,带队送选调生到工作岗位上,“扶上马,送一程”。


2013年,离开清华前的最后一个夏天,胡和平前往广西、宁夏,送选调生上岗,并前往西藏,与在那里基层工作的清华17名校友座谈,鼓励他们继续扎根基层。


自2009年之后,清华大学通过定向选调走上基层党政部门工作岗位的毕业生逐年增加,到2012年,已有366名。2013年,清华大学统计了当年毕业的348名本科生辅导员、研究生工作助理。在当时已就业的248人中,有104人签约京外用人单位,比例为41.9%,比2012年同期提高了9.2%,到东北、西部就业比例相对往年有所上升。


最终,胡和平自己也去了地方,去了基层,到浙江省任职。


但即便离开水利系、到校级部门任职之后,胡和平也未曾放下自己的专业。


2002年之后,胡和平先后担任中国国家灌排委员会副主席、国际灌排委员会环境影响工作组主席、北京水利学会第七届理事会副理事长等职务。


在2002年和2006年,他作为课题组第五和第八获奖人,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06年,他作为第一获奖人,获得高等学校科技进步二等奖。


在清华期间,即使已经离开了水利系,胡和平也一直在带硕博士并指导博士后。根据可搜索到的公开信息,胡和平指导的最后一批博士,毕业于2015年。此时,胡和平已经在陕西担任省委副书记。


董曾南说,2013年末,胡和平离开清华前往浙江赴任时,门下仍有未毕业的博士,水利系的其他教师帮着他,一起带完了这些博士生。


这些博士均在毕业论文的致谢部分提到了胡和平。不止一人谈起,胡和平“对学术严谨的态度、对科学的执着、对生活的热爱”使他们难忘,而他“看问题的高屋建瓴”使他们受益终生。


董曾南最近一次见到胡和平,是在2013年末,胡和平离开清华之前。当时,胡和平在东京大学攻读博士时期的导师玉井信行前来清华访问,董曾南将玉井信行及其妻子请到了家里,胡和平也在下班后携妻女前来。


大家一起包饺子,宾主尽欢。董曾南注意到一个细节,胡和平和玉井信行可以用日语沟通。但为了让留美的董曾南能加入话题,他们会选择用英语交流。


二十多天后,调令下达,胡和平离开待了将近30年的清华大学,前往浙江,担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董曾南得知消息时,写邮件告知了玉井信行,后者表示在学术上有点惋惜。“这说明胡和平的学术能力得到了玉井信行的欣赏。”董曾南说。


张国新倒觉得,胡和平素来沉稳务实、能力出众,走上领导岗位会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