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牛板金“停摆”

姜璇 潘晓飞  2018-07-29 19:34:26

目前P2P平台普遍存在重流量 轻风控的问题

浙江省温岭市警方摧毁一个“网络套路贷”团伙,刑拘犯罪嫌疑人213名。图/视觉中国


7月3日,杭州网贷平台“牛板金”的一则逾期公告,在投资人中迅速传开。曾因超8%的高息活期业务广受追捧的牛板金曝出逾期和兑付危机,规模合计约9852万元。


公告称,平台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三款产品发生项目逾期,将暂停平台的充值、赎回业务及所有产品的投资与兑付,保留提现功能。《中国新闻周刊》统计发现,其中约占逾期规模总额九成的牛钱袋产品,对应的底层资产为小微企业贷。


牛板金为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以下简称“佐助金服”)旗下网贷平台,于2015年11月上线运营。根据其官网数据,截至7月4日,平台累计借贷交易总额达到390亿元,涉及用户规模约82万人。


公告发布的第二天,来自杭州、德清、上海等各地的投资人(出借人)赶赴杭州总部,牛板金CEO王旭航现身投资人见面沟通会,并给出“每周兑付不低于1000万,持续兑付2年”的兑付方案。


更令投资人惊诧的是,王旭航透露,实际的资金敞口高达31.5亿,与公告中给出的数额相去甚远。


对此,他解释称,公司于6月底出现流动性危机,细查后发现平台老股东及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通过“牛钱袋”产品卷走项目资金31.5亿元,用于房地产开发。


7月5日,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对佐助金服立案侦查,负责人王某也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中国新闻周刊》最新获悉,7月20日,江干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发布案件侦办情况通报,通报显示:公安机关已经依法对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查封、扣押、冻结了包括房产、国有土地使用权、股票、资金账户、机动车在内的一批涉案资产,案件也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目前,牛板金网站已经处于关闭状态,App大部分功能也已经无法正常使用,比如无法下载电子交易合同。平台曝出逾期至今,除了王旭航在公开信中提及的行业结构性危机压力,多次股权变更、资产端资料造假、自融、关联交易等多重因素浮出水面,正勾勒出这座倒塌冰山的原貌。


与此同时,不断有来自各地的投资人,涌向杭州黄龙体育馆、杭州江干区体育中心两个临时接待点,这场始发于南京、上海的P2P行业重霾,蔓延至同样是互金重镇的杭州。


寻找背书


来自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的投资人(出借人)胡先生,从2016年开始在牛板金平台投资,一直购买的都是活期或者“类活期”产品。在他提供的一份标的截图中显示,其购买的全部为牛钱袋产品,项目期限为365天,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1%,正处于计息中。其中,单项标的最高金额为9万余元。


在胡先生看来,牛板金与自己投资的其他平台相比,没有什么异常。来自上海的徐女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达了相同的观点,2017年初在某问答平台上“年轻人应该如何理财”的回答中,徐女士看到了“牛板金”的名字。在对比多家理财平台后,最终选定了牛板金,“利息没有畸高,对接存管银行,过往没有逾期,运营团队的水平、股东背景也都不错,很多信息也基本可查”。


采访发现,牛板金对投资人来说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安全”。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IDF)近期的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不少网络借贷投资人承受风险的能力偏弱,报告进一步援引机构数据表明,90%的投资人将资金安全作为选择平台的重要标准。


网贷行业野蛮生长的初期,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的血泪教训,使得很多投资人主动远离高返利和“羊毛”平台,一些平台顺势降低收益率,反而收获了一众稳健型投资人。


对比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P2P发展监测报告》中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中国P2P平台项目平均收益率为10.2%,牛板金的平均收益率没有超越行业平均水平。


此外,牛板金自身宣传的诸多“合规”特性和“实力”标签,也在逐步提升投资人的信心。


例如,牛板金于2016年12月13日上线北京银行存管系统并宣称,平台实现与资金的完全隔离,交易由北京银行全程监管,这种捆绑宣传是平台利用存管银行的声誉,也很容易造成投资人对银行存管和托管的概念混淆。


对此,中国银行法学会理事肖飒解释道,银行存管的价值,一是通过平台账户与投资者账户的分离,防范网贷资金挪用风险,二是通过银行账户管理实现资金流向与投资项目的一致性。


牛板金在公开场合一直强调“拥抱”监管,也似乎走在更“合规”的道路上。今年年初,牛板金拿到经营网络信息中介服务必须持有的ICP经营许可证。2017年,牛板金获得国家公安部的“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三级认证,实现法大大电子签章和第三方证据存管。


对于投资人来说,更为直观的安全“背书”,是牛板金频繁出现于媒体报道和政府活动中,2017年浙江金融创新高峰论坛上,王旭航获得“浙江金融创新人物”称号;今年6月中旬,佐助金服成为10家P2P平台代表之一参与了杭州金融工作会议。


而佐力药业、融数金服、春晓资本等“上市系”“风投系”的背景标签,成为广西的从事科研工作的林浩(化名)选择牛板金的重要原因。股东背景作为平台实力背书,最早常见的是“国资系”,这种背景标签逐步成为投资人选择平台的重要参考之一。


肖飒解释,“这种概念上与国资系、上市系的背景关联,并没有多大意义,股东没有法定义务替平台兑付资金”。而这种打标签的股东往往会在平台出事后,第一时间“甩锅”,撇清关系。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独家资料显示,2017年9月28日,深圳春泽天晓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春泽天晓”)通过增加公司注册资本成为佐助金服股东,认缴金额882.3529万元,占股15%。


据悉牛板金于2017年9月宣布获得春泽天晓2亿元融资。据牛板金内部员工证实,该笔融资并没有到账。


活期龙头


牛板金备受追捧另一重要原因,是其最开始对接的资产端是银行票据贴现业务,这项业务也让其成为投资人、网贷大V口中的“活期龙头”。牛板金最早上线的“爆款”,即在逾期公告中出现的活期产品牛钱包。


据前述投资人胡先生回忆,牛钱包上线初期都是需要秒杀,“基本上几十秒所有的投资项目就被抢完,而这样的秒杀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牛钱包的投资门槛较低(最低100元起投),年化收益率在7%到9%,适用T+0赎回。牛板金作为“中介的中介”(票据中介和投资人的居间人),通过转贴现赚取利差。与一般票据贴现到期兑现和票据质押模式不同的是,其借款期限只有一天,而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的转贴现业务能够在一个工作日内完成,保证了其活期的高流动性。


其业务模式是:通过借款方(一般为聚值保理或启风保理)发布需求,从出借人手中募集的资金,再用这笔资金到企业手中收购承兑汇票。在到合作银行办理贴现时,票据中介往往能获得更低的贴现利率,在偿还出借人的本金和利息后,从中获得利差收益。


上述内部员工提供的一份浙江佐助(乙方)与上海聚值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甲方)签订的居间服务协议显示,甲方向乙方支付的服务费用包括:(1)居间服务费;(2)客户清分服务费;(3)垫付业务服务费。其中,居间服务费率为(15%—A),15%为借款本金的年化利率,A为投资人与甲方签订的理财协议中所获得的实际收益率。双方约定,甲方于当日17:00前将服务费汇入牛板金“自有账户”,开户行显示为中国农业银行钱潮路支行。


值得注意的是,两份合同的总借款规模一份为12亿元,一份为10亿元,属于大额资产标的必须拆标进行出借。因此在牛板金操作上一定会存在拆标行为,导致金额、期限错配,并可能导致资金池的存在。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交易合同及公开资料梳理发现,应监管禁售“活期产品”和小额分散的合规性要求,牛板金于今年年初下架牛钱包和牛宝盆产品,上线牛钱袋和牛宝丰。从期限上看分别对应“类活期”和定期。


“类活期”的牛钱袋是面向中小型企业借款人的小额分散需求,年化收益率在7%到11%,标的期限均为一年期,实际适用的是T+3赎回;而牛宝丰属于定期产品,一般会有加息补贴,预期年化收益率较高。


总的来看,牛板金在操作模式基本与主流平台是一致的,平台按期发布借款需求,出借人购买后自动匹配,满标起息。


业内人士透露,为了提高效率和分散风险,平台往往会将借款人的需求,拆分为几个不同的期限或不同金额的标的,这种拆标一般都要配合自动投标和自动债权转让。拆标和自动债转带来的期限错配,一是可能导致资金池的出现,二是因其高流动性会增加资金链断裂风险。


除了业务模式积累的风险,在王旭航承认存在虚假标的后,牛板金员工群聊天记录也曝出公司存在购买假证件、假企业资料等制造假资产违规行为。上述内部员工证实聊天记录所述资产端造假行为。


事发后,投资人根据借款合同的联系方式,致电借款人核实,对方多表示没有在平台借款,也有些投资人反映对方含糊其辞。《中国新闻周刊》随机致电几位牛宝丰产品的借款人,在核对身份信息后,对方均表示对借款行为并不知情。


此外,互联网金融业务核心的风控问题上,牛板金也存在核心信息空白、审核不严格、风险提示不到位的现象。《中国新闻周刊》整理投资人提供的合同时发现,牛宝丰等定期产品的借款人信息相对完整,而牛钱袋借款合同中,借款人联系方式一栏均为空白。


《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两份合作协议显示,浙江佐助的资产端均由北京通汇博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大连汇鑫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分别提供并进行风控审核。两份协议签署时间为2017年11月10日。


前述投资人林浩前前后后在牛板金的交易近百万元,目前有43万元逾期无法提现。“在加入维权群后,群友告知才知道可以从法大大上下载完整合同,而之前在App上的关键信息都打了*号。”


在林浩提供的17份牛钱袋合同中,借款用途均为企业购货。据其统计,这17家在牛板金平台上借款的企业,有4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比如北京易联致远无线技术有限公司,在借款的前一天,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因通过登记的住所和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提示风险。


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IDF)副主任沈艳认为,目前P2P平台普遍存在重流量、轻风控的问题,平台为了快速扩张,对资金采取来者不拒的态度,也有不少不合格借款人获得资金,一些平台的客户申贷通过率甚至超过50%。


疑似“自融”


从2013年开始,互联网金融行业被各路资本的追捧,其中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产业集团是主力资本之一。一些产业集团、上市公司等和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自然而然会产生双方都无法回避的“关联交易”或“自融”问题。


牛板金停摆后,对“上市系”“风投系”的背景的解读,也从上市系、风投系的青睐,转向了事件的反面,高管口中的自融、关联交易都与其前董事、股东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佐助金服股东分别为佐助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助控股”)和春泽天晓,各占股85%和15%。根据天眼查资料,2017年9月7日,北京融数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融数金服”)出资5130万元,占股95%,成为佐助控股实际控制人,而法人王旭航仅占股5%。


融数金服为中国互联网协会会员单位,下辖融数数据、融数征信、融数钱包等,其法人代表为王戎。王旭航投资人沟通会当天的一段视频中称,春泽天晓的投资也是王戎介绍来的。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佐助金服与2015年9月28日出现第一次股权变更,引入上海彤瀚投资管理公司、佐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力控股”)等股东,实缴资本上浮15%。佐力控股注册地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旗下有两家上市企业,分别为佐力药业(300181.SZ)及佐力小贷(6866.HK)。


前述德清投资人胡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德清县是此次事件的“重灾区”,佐力药业是当地著名的龙头企业,很多人看重佐力药业参股而选择了牛板金。


值得注意的是,佐力控股董事长俞有强为佐力药业第一大股东、董事长,而佐力药业法定代表人、副董事长沈海鹰,曾担任佐助金服董事长,佐力控股在第一轮融资中仅占股10%。


此前,有媒体针对佐力控股参股比例及牛板金事件是否会影响上市公司,致电董事会秘书郑超一,郑超一否认佐力药业与佐助金服存在关系。他并称,佐力控股在2015年入股时所持股份仅为10%,属于小股东,沈海鹰于2016年3月辞去佐助金服董事长职务,且佐力控股已在2017年转出了所持股份。


2017年7月,佐助控股全资接手佐助金服,在其高级管理人员备案信息中,被指卷走钱款的陈鄂曾任公司董事之一。


牛板金自融风波缠身并非首次,2017年5月,有自媒体在对牛板金平台标的统计分析后爆料,平台的25亿散标,集中流向了8家借款企业,其中多个大额标的的出借都指向上海彤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原股东及前法定代表人程湧。在近期投资人见面会的一段视频里,王旭航一改对上次自融风波时的否认态度,认为可能存在关联交易。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一些爆雷的网贷平台给上市公司做供应链或者提供贷款,随着股市持续下跌,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爆仓,导致了网贷平台给上市公司输血失败,上市公司面临债务危机,会传导到有业务关联的平台,造成平台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最后导致网贷平台的资产端完全塌陷。